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5、盘旋
    若不是云罗山又重新布置了流风拂云阵,使得灵鹤不得不冒险去那处水潭捕食空螟蛙,它就不会被在那边守株待兔的金喙大鹏鸟逮个正着。

    当然了,云罗山不背这个锅。灵鹤又不是他家的灵禽,他们没有义务帮它养崽,不需要为它考虑那么多。

    灵鹤的实力,虽然不如大鹏鸟,但是它的诡诈胜过对方不少。这几年中,大鹏鸟围堵过它很多次,全都被灵鹤逃了。

    这一次,灵鹤拖家带口,实在是不能带着幼崽冒这么大的险,只能提前用本命神光将幼崽偷偷送入云罗山的阵法中躲藏。而且,大鹏鸟吃了那么多次的亏,灵鹤的套路也基本被它摸透了。

    就在距离云罗山八百里的一处荒山上,金喙大鹏鸟终于追上了灵鹤。

    大鹏鸟拍打着它的翅膀,一道道风刃疾驰而过,刺向灵鹤。

    灵鹤感知到危险,急速转弯。可是,风刃密密麻麻,它哪里全部躲得过去。

    不可避免地,风刃接二连三地刺穿它的翎羽,瞬间,片片落羽如雪花飞舞,灵鹤止不住哀鸣声渐起。

    就这么耽误了一下,金喙大鹏鸟已经扑了过来。它的利爪如钢钉,一下子就嵌住了灵鹤的翅膀。

    灵鹤的脖颈很长,它吃痛之下,用它的长喙狠狠啄在对方的腹肉,连带着也掀起了一串的皮肉。

    在打斗之时,它们全都没有收缩自己大如山岳的本体。在它们翻腾之间,两三座的荒山碎裂成平地,巨大的山石被压碎成石渣。

    沙土扬扬洒洒,漫天飞舞,如沙尘暴一般席卷到附近的城镇。城镇里的凡人百姓,全都躲避在家中,听着从远处传来的阵阵打斗声,不时有一些惨叫声,瑟瑟发抖。

    灵鹤毕竟只是相当于虚形中期的实力,尽管它的实力也是不俗,又如何能够敌得过三阶大鹏鸟,那可是相当于虚形后期的实力。尤其是灵鹤的本命神光被它拿去保护那两只幼崽,使得它无法快速从大鹏鸟的利爪下逃脱。

    一番争斗之后,灵鹤已经被击倒在地,奄奄一息。

    大鹏鸟用金喙在它的身上一阵翻找,竟然一无所获。

    它盯着灵鹤看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不再管地上垂死的灵鹤,往来路飞回去。

    灵鹤抬了抬头,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无力挣扎。它的体形开始慢慢缩小,直到如成人手掌般大小。

    金喙大鹏鸟飞得极慢,但是它的双眼却始终圆睁着。它的视力极佳,就算在两三千丈的高空中,地面上小如蚂蚁般的细节也是纤毫毕现,无所遁形。

    等到它巡视到了云罗山这边时,陈咏诺他们仍然还在严阵以待着。两只凶禽巨鸟飞行速度极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出现在附近了呢!

    看着大鹏鸟不住地在上空盘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陈父马上想到了那团青光,和它里面包裹着的两只丑小鸭。

    “糟了。”他暗道一声不好,赶紧飞身出去,想要去做最后的补救。

    他刚才竟然没有意识到,两只巨鸟在殊死搏斗,它们很可能是在争抢某物。

    然而,金喙大鹏鸟又不是普通的禽鸟,就算它没有直接看到那团青光,以它的神通,它也能察觉到对方的气息。

    虽然隔了两层阵法,目标物的气息已经微不可察。但是,它只要有一丝一毫便能直接确认。

    就在陈父欲要飞身跑出去之际,大鹏鸟已经从半空中直冲而下。

    风声猎猎作响,音爆声接连不停地从半空中产生。

    大鹏鸟双翅一展,狂风从上空卷了下来,击打在阵法的外围,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泛起牙酸。

    狂风倒卷,声势浩大。不过,流风拂云阵,毕竟也是风属性的阵法,那些由万木林气转化而来的蚀骨流风也非等闲之物,直接以量压倒狂风,将它化掉。

    此阵由陈咏诺掌管,大约能发挥出它六七层的实力。这还是陈咏诺神识远超虚形初期的修士才有的结果。若是其他人来操控,阵法大约只能有五层的威力。

    尽管陈咏诺的实力不比以前,但是大鹏鸟也不是善茬。它拥有极高的灵智,并不是只懂得用蛮力去硬扛阵法之力。

    它似乎知道掌控阵法之人需要耗费心神,所以它只是在空中盘旋,时不时用风刃攻击,却不敢亲身下来。

    阵法中的陈咏诺苦不堪言,他只有虚形初期的实力,本来掌控这三阶阵法就很勉强。他想着最好速战速决,却没想到这个畜牲竟然不上当。

    而且,它飞舞在半空之中,就算他还有两道雷法可以克制它,不过距离它太远,无法对它形成威慑之力。

    无奈之下,陈咏诺只能凭借他尚还粗浅的御剑术,御使玄玉钩直击大鹏鸟。

    玄玉钩化为一道青光,从阵法中冲了出来。纵然陈咏诺还未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玄玉钩的剑速依然极快。

    刚才,陈咏诺对着咏晶打了几个手势,让她暂时接替一下自己。如今,他要全力迎击大鹏鸟,容不得有一丝大意。

    剑光飞速前进,一下子就来到了大鹏鸟的面前。大鹏鸟的本体巨大,剑光在它面前微不足道,但是大鹏鸟却不敢有丝毫轻视之心。二阶飞剑锋利无匹,又加上剑光凌厉,若是被它一剑刺中,它也是吃不消的。

    陈咏诺从阵法中解脱出来,他的剑光也只能是给对方造成一些麻烦而已,并不能对它有致命的伤害。

    几招过后,大鹏鸟已经大致知道了对方的实力。它一个爪子劈下去,剑光躲闪不及,便被打飞了。

    陈咏诺佯装不敌,马上回缩剑光。可是,大鹏鸟正玩在兴头上,又哪里会轻易放它离开,急忙追了过去。

    等到对方来到近处,陈咏诺早已等候多时。他双手一扬,两道神罡水神雷就被他甩了出去。

    雷法迅疾如电,比剑光还快。它们撞击在大鹏鸟的身上,瞬间雷声大作,电光闪耀,大鹏鸟哀鸣不已,本体急剧缩小。它的身上多处被炸伤烧焦,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焦灼味。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巴掌大的小鸟,出现在大鹏鸟的上空。它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缩小后的大鹏鸟撞向阵法外围。大鹏躲闪不及,止不住在半空中连续翻了几个跟头。

    这时候,陈咏诺哪里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直接顶替咏晶,像第一次那样,借用阵法之力,强行激发那张太乙分光剑符。

    灵符受阵法牵引之力,直接化为一柄太乙分光剑,直扑大鹏鸟。

    剑光一闪而过,从大鹏鸟的身上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