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88、青光
    陈咏诺看了它们一眼,随即就想到了,在他进阶虚形期出关的时候,他好像就看到咏晶当时在逗弄的就是这两只鸭子。

    陈咏诺当初也不在意,还以为它们是两只到处跑来跑去的鸭子,却没想到一直逮捉不到的小偷,竟然是它们。

    这十几年来,族人繁衍的速度变快了不少。他们刚来云罗山时,整个陈家也就只有不到六十人。

    十几年过去了,就算是当初被抱在襁褓中的娃儿,若是没点化出灵光,此生无法修行,有的甚至都娶妻生子了。

    特别是“妙”字辈的男丁,也冒头了好几个,也许再过两三年,就会出现第四代的修士了。

    云罗山上的陈家人早已突破了百人关口,比原来的多了差不多两倍的数量。而且,族人的身体状况也随之越来越好,连带着孩童点化出灵光的频率也变快了。这两年里,又陆续多出了两个“广”字辈的修士,只不过他们的资质并没有出彩的地方。

    看来,像是广亮这种资质,还真的是撞了大运。或许正如同陈玉泽所说,应该是他家祖坟冒青烟了,要不然怎么会让云罗山撞上大运呢。

    暂且不说其他,这族人一多,各种事情便层出不穷。像是一些小娃娃,就会在云罗山上饲养宠物,大到狗马,小到兔子鸡鸭,应有尽有。

    对于这种事情,陈玉泽包括咏诺也都没说什么,只要不放任宠物出来捣乱就没事的。

    只是没想到,这诺大的云罗山,竟被两只丑小鸭混了进来,还那么大摇大摆地在山上闲逛,如入无人之境。

    此刻,在陈咏诺的灵眼之中,它们可不再是一副灰不溜秋的模样,它们的羽毛大多是洁白无暇的,细看之下,则是闪耀着一层青光。

    不过,它们还处于幼生期,看不出它们是哪一种禽类。

    只见它们在五行果树下面逗留,抬头看看这株,又看看那株,看它们的作态,这地方没少来过。

    陈咏诺估计,这两只小贼应该是惯犯了,很可能以前就一直偷盗一阶下品乃至中品的灵果,只不过大家不会去留意这些灵果的数量,才没有发觉。

    要不是它们最近胃口大了,竟然敢偷偷盗取一阶上品的灵桃,才被陈父发觉,要不然他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它们察看了一番,发现这五行果还未成熟,就算摘了也没有用。于是,它们只能暂时放弃这里,转而又溜达到一阶上品的灵桃树那边。

    别看它们腿短个小,差着树上的灵桃足有两三米远。它们扑闪了几次肉翅,就凭空出现了一团怪风。

    那团怪风似乎极有灵性,直接往鲜嫩欲滴的灵桃吹去,瞬间就卷了一颗已经成熟的灵桃,被它吞入口中。

    另外一只也是同样动作,看起来比人类采摘灵桃还要更轻松容易得多。

    一眨眼的功夫,两只小鸭子就各自吞了两颗灵桃。也不知道是不是陈咏诺眼花,他甚至都看到它们像是打了一个饱嗝。

    随后,它们丝毫不留恋,立马打算回头溜走。

    此时,陈咏诺的手中已经扣着好几颗藤蔓种子。看着这两只灵禽的灵性如此高,他本来打算将它们抓起来,看看是不是能够驯服它们,心中却又有另一层担忧。

    若是抓了小的,又来个大的,到时候可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虽然心中一度想把这两个小不点收为灵禽,却也不敢随便出手。能够养育出如此高灵性的灵禽,肯定也是不凡,说不定就是具备什么神兽血脉。

    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观望一下再说,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反正它们也只是过来偷盗一些灵果而已,并没有破坏云罗山的坏心思,暂时算不上什么损失。

    只不过他这一段时间,可要好好保护这三颗五行果,千万不能让它们偷吃了,到时候哭都没处去哭。有了这三颗五行果,便可以让三个小辈的功行提高一大截,省却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苦修,说不定他们就有虚形之望了。

    进阶虚形期之后,陈咏诺才发现灵光期真的不算什么。若是他再过几年,修成了人剑合一之术,这天下之大,他都可去得。

    这样子的修行,才算是有了意义。像是灵光期,只能龟缩在一个小地方,就像是从井口观天一样,无法窥探这世间的美妙之处。

    眼看着它们好像要出去,陈咏诺顿时来了兴趣。

    这个阵法再怎么弱,那也是二阶的。这两只小鸭子顶多算是一阶中品好了,凭它们的实力,是铁定出不去的。

    不过看它们的架势,它们分明是经常往来这边。说不定它们还真的有其他手段可以自由出入阵法。

    陈咏诺就紧紧跟在它们的身后,仔细观察它们的行动。

    小鸭子对这一带极为熟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到达阵法的外围。只要再踏上一步,就很可能会触动阵法。

    可是,它们及时停下了。

    紧接着,它们低声鸣叫了几次。

    阵外也随即传来呼应。

    霎时,一声鹤鸣传来,将陈咏诺惊出了一声冷汗。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个鹤鸣声他不只听过一次。

    他最后一次听到的时候,那只灵鹤正被一只三阶金喙大鹏鸟追捕。陈咏诺本以为这只灵鹤凶多吉少,却没想到它竟然还能逃出来。

    对于这只灵鹤,陈咏诺还是挺感激它的。若不是它引走了那只金喙大鹏鸟,说不定自己早已被灭杀了,光是它那一声“嘤嘤”叫,就直接破掉了他好几层的隐身术。

    这一刻,陈咏诺有点庆幸刚才的犹豫不决。若是他刚才一咬牙把这两只疑似灵鹤的崽给捉了,估计现在整个云罗山,已被它弄得天翻地覆的。

    当然了,陈咏诺已经进阶虚形期,而且是依仗二阶阵法迎战,手中还有好几个杀手锏,估计也能勉强对抗一下这只灵鹤,不至于被它讨了好去。

    但是,估计争斗过后,云罗山会是狼藉一片。好不容易攒下的家业,很可能被毁于一旦,这是陈咏诺不想的。

    在陈咏诺思索之间,阵外的灵鹤从口中吐出一团青光。这团青光似乎对它极为重要,吐出之后,它的身影似乎虚幻了几分。

    这团青光一下子就没入阵法中,而阵法却没有丝毫反应,就好像无事发生一样。

    青光的速度似慢实快,一会儿时间就直接穿过阵法。它往前一卷,将两只鸭子包裹在青光中,又从原路返回。

    整个过程严丝合缝,显得荒唐却又极为合理。

    这完全超出陈咏诺的想象之外。对方只是三只牲畜,却没想到有如此灵智。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绝对是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