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78、同心
    当陈咏晶走进大厅时,看到了那个庄子穆,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这个登徒子居然还敢上门,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了。

    本来行事也算得体的庄子穆,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起,整个人瞬间变得焦灼不安。

    特别是他看向陈咏晶的眼神,羞涩中带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这便是小女咏晶。咏晶,快来见见你的七叔公和大伯。”陈玉泽将咏晶拉到了来人的面前,介绍道。

    “咏晶见过七叔公、见过大伯。”陈咏晶边说边道了个万福。

    “咏晶都长成大姑娘了。十年前,我见你的时候,你可还只是一个小丫头,一下子就这么大了。”庄加恩微笑着虚扶一把,继续说道:“子煦、子穆,快过来认识一下咏晶。”

    “子煦有礼了。”站在前方的年轻男子,便是庄子煦,他面白无须,五官清秀,言语之间嘴角淡淡一笑。

    “子穆。”庄子煦用手肘顶了一下庄子穆,这个呆子居然看人都看傻了。这小子以前可是正经得很,怎么一遇到陈咏晶就跟失了魂一样。若不是他这一整天都跟他一起,还真的怀疑他被人移魂了。

    “子,子穆,有礼了。”庄子穆顿了一下,终于回过了神,说话都有点磕磕碰碰的。他感觉,自己这几天就像是在云里一样,所思所作并非全是自己本意,可是偏偏自己又控制不了。

    陈咏晶又道了个万福,算是回礼,随后就走回到父亲的身后。

    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在她身上,让她很不好意思,小脸蛋热得发烫。

    “四妹,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陈咏诺如今忝为山主,而且他又是咏晶的亲哥,虽然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有一点怪怪的,不过为了妹妹以后的幸福,他不得不打破这个僵局。

    果不其然,那个庄以碌听完之后,眉头紧锁。这男女婚姻之事,只能是父母之命,哪里轮得到这小一辈作主。在他看来,这个陈玉泽真是越老越不中用,就连一点主意也拿不了。

    不过,他刚才打量了一下咏晶,小模样挺周正的,仪态也还不错,倒也配得上子穆。他这个子侄,平常一心修行,没想到挑老婆的本事还无师自通了。

    这个陈玉泽小老儿,管理家业不行,这生出来的儿女倒是都有好相貌。

    只是,他们这家的议事方法,让他极为反感。小字辈都快要爬到长辈的头上了。不过,接下来咏晶说的话,则是让他差一点气炸。

    “小女子一心修道,如果未进阶虚形期,绝不论及婚嫁。”陈咏晶丝毫没有留下商谈的余地,直接否决。

    看着陈咏晶气鼓鼓地跑走,庄以碌气得当场甩手就要走人。他们诚心诚意过来,却没想到正事没办成,反碰了一鼻子灰,他的老脸都丢光了。

    自家这后辈子侄,哪里配不上她了,论相貌论家世,全都绰绰有余。

    陈玉泽想要去将她拉回来给人赔罪,却被陈咏诺拦住了。既然咏晶不想要嫁过去,自家也没这个心理准备,哪里有架着女儿送过去的道理。

    陈玉泽哑口无言,说又说不过他,只能是父子二人给人陪个不是,要不这门亲事就暂且放下不谈,不要伤了两家的和气为好。

    尽管庄加恩也在一旁说好话,先让两个小辈再熟悉一段时间,说不定他们自然就成了。可是这个地方,庄以碌是再也不想待下去了。人家不仅女孩子表态了,就连主事的人也不看他的面子上,他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

    过后,他们四人随即回返白阳仙城。

    这件事情,就这样草草结束了。除了陈玉泽会忧心之外,其他人倒是没受到多大的影响。

    至于他忧心之事,无非便是他担心白阳庄氏会不会因此事报复过来,云罗山能发展到现在不容易,可不能因为此事而毁于一旦。

    陈咏诺则不这样认为,若是连这种小事,堂堂二品豪门还会专门针对一个小小的云罗山,那也太掉价了。况且,他们也只是旁支,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左右庄氏嫡系的决议。

    陈咏诺安慰了父亲一番后,就将他送出宗祠。

    当他再度回到宗祠内,竟又有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你,白前辈。”陈咏诺一眼便认出眼前之人便是那山洞里冰封住的那位。

    “我这一次的伤势已经好了五分,再在这边待下去,也没多大用处,所以我准备走了。回头,你跟那个丫头说一下就好。”白蓉韵生性冷酷,若不是她这一次受人帮助极多,她很可能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

    “好的。”陈咏诺回道。

    “对了,根据我昨天的观察,咏晶和那个庄子穆之事,全是因同心蛊而起,也就是说他们两人被下了一对同心蛊。”白蓉韵淡淡地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

    “什么,咏晶被下蛊了?”陈咏诺听完之后,差一点跳了起来。

    这蛊虫一道乃是旁门左道,邪门得很,他们两人怎么会招惹到这种妖人。

    “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咏晶确实被下了蛊,不过她体内的南明离火随即就将蛊虫焚化了,并没有什么事。不过,那个庄子穆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道了。”白蓉韵翻了一个白眼,她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人。只有他的家人,他才能着急上火,要不然平常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他的这副样子,倒是跟那个人很像。不过,这种人,一辈子都被家里的事牵绊着,真没意思。但是,跟这种人做事,倒是不怕会被坑,他们的人品信得过。

    “那就好。”陈咏诺长舒了一口气,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不过,他们干嘛要这么做?”

    “我这段时间待在这边,倒是知道了很多云罗山的事情。你也不要怪那个丫头,她以为我昏迷不醒呢。”白蓉韵一想到那个丫头,她万年冰封不动的嘴角,居然微微上扬,似乎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这一次特意过来这边,也是要跟你说一些事情。”

    “根据我的猜想,你们这一段时间以来,经历过的这些事情,恐怕跟那个小丫头有关,更确切地说,是跟南明离火有关。”

    接下来,白蓉韵就将她这段时间知道的一些讯息,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