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75、裂金
    尽管二姐夫妇百般舍不得,但是为了不耽误广亮的根骨资质,也为了给云罗山留一条其它出路,他们还是将孩子送到了白阳山郜枫处。

    临走时,郜枫送上了白阳仙城的一家商铺,交付云罗山使用。这是白阳派给每一个拜师入门亲传弟子的一项福利,帮他们解决家里的一些后顾之忧。

    一来,白阳仙城乃是白阳派的附属之地,白阳弟子及其家人理应受到优待;二来,一般拜师入白阳的弟子,大多年幼,而且家境并不怎么好,有了商铺之后,他的父母时常可以陪伺左右,帮忙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陈咏诺本来还以为这是郜枫私人赠予,遂推托不要。他可不想让人以为他们是在以孩子做交易。此事若是被广亮知道了,肯定会寒了他的心。云罗山不算富庶之地,但是也还没有落到这步田地。若不是家中有各种顾虑,而且怕耽误了他,他是绝对不会将广亮送出去的。

    后来,郜枫解释清楚后,他才接受下来。

    在挑选店铺里,他们考虑到山中并无什么支柱产业,丹器阵符修真四大艺,家中竟无一人精通,就算有商铺在手,也顶多只能售卖像是茶叶等一类的低端物产。

    所以,他们只能挑了一间杂货铺。因为出售的大多是日常用品,所以店铺位置距离散修云集的摆摊区并不远。

    由于位置比较偏,所以商铺是那种独栋三层的木楼,内部空间还算宽敞,就算住七八个人也是不会挤的。

    以后他们再往来仙城,就有落脚之地。特别是大哥陈咏望,他是家里最开心的一个。

    自家外甥不仅进入了白阳派,而且他们在仙城里也有了自己的地方。这对于生意人来说,无疑是极好的,无形当中他的地位就提高了不少,连带着说起话来都可以更有底气。

    这家商铺,陈咏诺就派遣二姐夫妇经营,偶尔还可以去白阳山照看一下广亮的衣食起居。修仙之人,原本需耐得住寂寞孤苦,但是广亮毕竟年幼,又没离家过,总得要有一个过渡期。

    至于商铺的商品,就主推自家的茶叶和有点小名气的猴儿酒。

    经过这几年的培育,猴儿酒已经达到了一阶下品的品质,如果单纯用一阶下品的灵果去酿酒,算是可以开始盈利了,只是这利润空间不大。

    当然了,为了让猴儿酒的销量和收益好一些,他特意用上了蒸馏萃取的技术,然后按比例兑猴儿酒,经过处理后的猴儿酒,酒香味浓郁,口感细腻,一经推出,立马受到爱酒人士的好评。

    虽然陈咏诺特意提高了特制猴儿酒的价格,但是只要喝过一次的人士,立马就会来买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

    有了这家商铺之后,云罗山每月的收入足足提高了三成,差不多达到三千灵石,其中茶叶二千五百灵石,灵酒五百灵石。

    再扣去族人采茶制茶,以及酿酒和经营店铺的人工费等等,云罗山府库也能有近一千灵石的收益。

    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以后,陈咏诺总算腾出手来处理当初就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他把辖区内各个城镇里的修真小家族主事人全都请了过来,直接将刘家目前的情况摊开给他们看。

    因为刘家管事勾结外人,想要对云罗山图谋不轨,刘羽家主被歹人杀害,连带着整个刘家也被祸害得差不多,几近灭族。

    陈咏诺将刘家管事一行人处死,其余无辜的族人则全部打散,分到其他城镇中。原本跟他们交情不错的刘家,一下子就灭族消失了。

    看到刘家这样的结果,这些修真小家族也是心有戚戚然。

    陈咏诺拿出了一份南山文书,拟定了一些条文,给他们两条路选。如果自愿臣服于云罗山的则需签下名讳,不愿臣服的就自行离开云罗地界。

    这些修真小家族,大都知道了陈广亮拜师入白阳派的事。人家云罗山气候已成,背后有靠山,他们又哪里敢说一个不字,所以全部的修真家族表示以后唯云罗山马首是瞻,绝不敢有二心。

    本来,陈咏诺还以为此事较为棘手,说不定他还得以雷霆手段,再以杀一儆百来立威的,却没想到事情竟出乎意料的顺利。

    只是知道真相的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看来,与白阳派攀上关系,也会有一些意料不到的虹吸效应。

    处理好这一件,让陈咏诺特别揪心的后顾之忧,他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去好好参悟那个无名法诀了。

    他让大哥带着咏晶和广欢二人去了一趟仙城,帮他们挑一件顺手的法器。本来,上一次他带着广亮去仙城测试灵光资质,就打算也顺便帮他们两人各挑一把好一些的,只不过,后来他们确实没有那个时间,各种事情一忙起来,就给忘记了。

    如今,云罗山算是有一些家底,而且他们的法器也算是因公报废,自然要赔他们一把好的。

    宗祠内,陈咏诺继续参悟这个法诀。他这几年,一有空就将那部神霄雷霆禁法拿出来熟悉,所以这个法诀对他来说,并不算太难。

    刚好他手中就有一些品质差一些的藤蔓种子,特别是被他洗炼以后,它们差不多可以算是带有一阶下品的一些特征了。

    陈咏诺按照法诀上的步骤,将一个个符文小心翼翼地印入种子之中。

    刚开始时,由于他还不熟练的关系,而且刻画符文还必须心无杂念,胆大心细,更是要一气呵成,绝不能拖泥带水。

    他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找到那个感觉,只要是失败了,整颗种子就会被符文的反噬之力烧成黑炭,灵气尽失,生机全无。

    还好他已经是灵光九重的修为,不仅下丹田中的灵光充盈,上丹田中的神识也挺凝练,再加上道基有成,远比一般的灵光九重修士要深厚得多,他每失败一次就总结一次,不单靠蛮力瞎来。

    因此,他做做停停,在接连七天左右的时间里,直到体内灵光快耗尽、神识也快枯竭之时,终于把这种符文搞定了。

    于是,他休整了半天时间,养好精气神,一鼓作气,直接将剩下十八枚的藤蔓种子全都进行了一番细致的处理,最后得到了十二枚成品。

    他感受了一下手中这十二枚特制的藤蔓种子,发现这一些彼此之间,似乎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

    只要他将它们按照法诀上的方位放好,不需借用法旗之力的联接作用,就能布下阵法。

    为了测试它们的威力,陈咏诺特意去将陈广铭找来。

    陈广铭修行的是金系功法,他的裂金神光刚好克制木系,而且他已经是灵光四重的修为,拿来练手是最恰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