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65、鸣风
    原来,早在一个月前,刘家便有族人在鸣风镇以北五十里的山神庙遭到袭击,意外受伤。

    他还未来得及跑回家,就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而亡。

    刚开始时,刘家家主刘羽以为他是外出采灵药,失手掉下悬崖,也就没再追查下去。

    没想到,又过了七天左右,刘家又有人受了重伤,不过这一次他是逃回家才死掉的。

    临死前,他倒是说出了真相,他在山神庙附近意外看到了一抹宝光,想要过去取宝,却不慎跌入山崖。

    第二天,刘羽就带着人去了山神庙,却没有其他发现,只能派人在附近盯着。

    却没想到,那些盯着的人再没回来,而且尸骨无存。刘羽察觉到事情不寻常,就念叨着要上云罗山寻求帮助,却没想去了两天未归,管事才跑过来找人。

    听完之后,陈咏诺只能安慰对方或许是刘羽刚好有事耽搁了,晚几天便会回去,叫他回家耐心等待一二。

    刘管事想了一下,也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就起身告辞。

    送走对方之后,陈咏诺若有所思。虽然说他们陈氏是这百里云罗地界的山主,可是他们那些生活在这里上百年的修真家族却只是表面上的遵从而已。

    特别是陈家刚搬来云罗山,这些土著家族受他人指使,阳奉阴违。虽然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双方却有了一些隔阂,更像是山主与租客的关系,甚少来往。

    而今,这刘家管事兴冲冲地跑了过来,没说几句话,就直接全盘托出,甚至连山神庙的神迹不加掩饰全都说了。

    若是陈咏诺是那见钱眼开之人,他铁定第一时间就跑去山神庙,强占那个宝物。

    这山神庙有没有宝物另说,但是他直接跑过去,肯定是拿不到任何东西的,或许可能还中了别人的圈套。

    其实,从陈咏诺打定主意将茶叶推广出去之时,他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么一天。

    修行之人,并非都是视名利为粪土,要不然也不会有修真家族等级之分。

    只要有利可图,就足以让人眼热发红。修真炼己,说得挺清新脱俗的,可是真的做到的又有几人。

    暂且不说那些太虚无的大道理,修士中能够克制自身贪念和执念的,就已经是凤毛麟角的了。这一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能成为修行巨摩。

    刘管事显然并不在列,他的这番行径不得不让人起疑心。就感觉他一直在暗示山神庙中能够获得一些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送走刘管事后,陈咏诺待在原地又想了一下,直接叫来陈咏晶和陈广欢就出门了。

    “你们陪我到鸣风镇去一趟。”

    “好呀,刚好这几天忙得很。我很久没下山了。”二姐的大娃到了点化灵光的年纪,所以云罗山上的内务,几乎都压在陈咏晶身上。她从刚开始的生疏青涩,已经慢慢步入正轨了。

    可是,她依然还是一个大姑娘。一有好玩的,立马开心得像个孩子。

    在下山的路上,陈咏诺询问了一番两人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也叮嘱他们并不能放下修行。

    一来到鸣风镇,镇上的居民一看到新任山主,就停下手中的事情,作揖问好,甚至有一些人还会跪下磕头。

    这一些贫苦百姓,以前爹不疼娘不爱,就算生活过不去,也没人会去关心他们。那些镇上的修真家族只顾着自家,哪里会去管他们的死活。

    自从云罗山来了山主,每一个城镇都配备了聚灵阵,有了灵气的滋润,他们的后代子孙就有孕育出灵光的一天。

    这样子有希望的生活,才让他们过得有劲儿。更不要说,他们若是有了困难,求到陈广欢那边,大多都会得到解决。

    陈咏诺微笑颔首,彬彬有礼。他可以感觉得到这些朴实的百姓,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他,感谢云罗山。

    表面上,陈咏诺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实际上他都把话题引到他想探查的方向上。

    经过半个下午的打探,他可以确认刘家这一个月确实死了好几位族人,死因与刘管事交待的相差无几,至于刘羽是不是外出两三天未归,附近的百姓倒是不大清楚。

    随后,陈咏诺就带着二人离开了。陈咏晶二人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哥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等到他们回到山门后,陈咏诺穿上了一件蚕丝背心,然后贴上隐身符,再度出门。这一件蚕丝背心,乃是那只已经进阶为一阶上品的灵蚕织就。像是这种背心,陈氏库存中还有两件。

    以他如今灵光九重的修为,加上蚕丝背心,再加上敛息术和隐身符,除非是遇到虚形期及以上的修士,要不然他足以做到人在无痕。

    陈咏诺又一次回到了鸣风镇,而且他直接来到刘宅。

    刘家宅邸有阵法保护,未经允许是无法进入的。

    不过,这难不倒陈咏诺。整个鸣风镇的阵法都是他们家布置的,像是刘宅的这个阵法只是其中一个节点而已。他身为山主,必然是有法阵的控制令牌。

    陈咏诺来到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从储物袋中拿出令牌,直接就闪身进入,神不知鬼不觉。

    整个刘宅静悄悄的,连仆人都看不到。

    陈咏诺又找了一会儿,才在后院找到了刘管事。

    此时的刘管事,哼着小曲儿躺在座椅上,悠哉悠哉的。在他身后,还有两个小丫头在帮他捏着肩。

    陈咏诺就坐在离他不远处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厮从大门处跑了过来,说道:“刘叔,那个山主已经回去了。”

    “你给我小心一点,千万把人给我盯紧了,要是出了一丁点儿差错,我可保不住你。”刘管事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当着面又是一通说教。

    那个小厮从怀里取出一件灵符,用手扬了扬,嘿嘿一笑,道:“刘叔,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有了这张一阶上品的匿迹符,除非山主进阶到虚形期,要不然他可发现不了我。”

    “你给我把它放好了。”刘管事赶紧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周围再没有其他人,这才又躺了下去,道:“为了这一次任务,你们两人可是各得了一张匿迹符。若是你们出了差错,到时候别怪那位大爷翻脸不认人。”

    “刘叔,你们就不担心山主来到镇上是打听消息的?”那个小厮一想到那位大爷,心里就直发毛。

    特别是刘管事背后的两个丫头脸色铁青,浑身不由自主地发抖。

    “就算他来到镇上又怎样,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九分真一分假。我还巴不得他赶紧去查探,只要他查得越深,这件事情越显得真实,到时候不怕他不往圈套上钻。”刘管事说完之后,似乎察觉到三人神色异常,喝斥一声,道:“你们慌什么!只要我们把事情办得好,那位大爷难不成还能把你们吃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