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62、凌空(已替换)
    白阳城中,就在陈咏诺他们打算要离开时,陈咏望拉了拉他的衣袖,一脸神秘地说道:“三弟,刚好今天是月末。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绝对能够淘到好东西。”

    陈咏望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需要过来这边办事,加上他个性爽朗,脸皮厚,所以他自然就结交了一些朋友,也知道了一些一般人还真的不知道的场所。

    他也跟着去了一两趟,只不过他胆子太小,而且囊中羞涩,就算他看到了一些好东西,可是因为惧怕父亲的淫威,所以就算身上有货款,也丝毫不敢动用。

    期间,他跟父亲提起过这事,打算旁敲侧击,商量一二。奈何,父亲的思维已经僵化,做事过于保守,只一心求稳,不敢冒任何一点风险。

    刚好这一两天,那处隐秘之地将要再举办一场交易会。

    若是他们能够在会上有所收获,这对于提升云罗山的硬实力是很有帮助的。

    如果说云罗山上除了陈咏诺之外,还有谁是最操心大家的修为,这人一定是陈咏望莫属。

    他在外行走多年,看尽了修行界中的蝇营狗苟,正因为云罗山没有虚形期以上的高人坐镇,他出外做事,有诸多不便,跟人讲话都不敢太大声。

    陈咏诺听了大哥的介绍,心中也有一些异动。

    修行界之中,绝大部份的资源都被各大修真家族占据和把控着。像是他们这一类的新晋家族,只能是靠着仅有的资源慢慢发展。

    如果他们还是按部就班,一点风险也不肯冒,那么他们想要成长为足以保护自己的参天大树,还不得到猴年马月。

    就说他铸就道基使用的白阳图解,不也是父亲冒险才得来的。

    可以肯定的是,十次冒险是不可能次次都成功的,但是只要有一次成功,这十次冒险就都值得了。

    “反正我们就是去看一看嘛,就当作长见识了。”陈咏诺提前给大哥打一记预防针,以免他等下又搞出什么幺蛾子。别看陈咏望刚才很熟络地跟人称兄道弟,他这个大哥,大部分时间还是不靠谱的。

    “那是肯定的。”陈咏望欢喜得直摸鼻头,继续说道:“只有看到好东西,我们才出手嘛!这个我懂的。”

    陈咏晶和广欢,一听又有热闹看了,也赶紧催促他们快过去。

    陈咏望说的这种交易会,其实不是明面上的,而是黑市性质,带有赌斗性质。

    靠的就是个人的眼光和运道,讲究的是买定离手,既往不咎。

    若是你在里面得了大机缘或者好东西,又或者是你吃了个大亏,血本无归,只要买下了,这次交易便算完成,既往不咎。

    所以这种黑市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去的。除非是有熟人介绍,要不然生人还真的进不了。

    陈咏望看来是这边的熟客,他带着另外三人走街窜巷,快把人转晕了,才终于来到了地方。

    “父亲,这个地方保险嘛?三叔那里……”陈广欢思来想去,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心。如今,三叔身上可是带着对他们来说巨额灵石呢,这要是被劫了,或者被坑了,他们上哪儿哭去。

    陈广欢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是陈咏望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担心的是什么,说道:“放心吧。这边的主事之人可是大有来头的。而且他们在这边经营了几百年,每次的交易量都是天文数字。只要我们小心一些,便会没事的。”

    “对了,等一下我做什么,你们便跟着做。”说完之后,陈咏望又反复叮咛了一句。

    陈咏望按照一定的节奏,敲了敲门。

    这扇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门,随即打开。等到他们走进门后,就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

    小房间里,只有一个木桌子,桌上摆放着很多面具,各种形象的都有。

    陈咏望将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们不要说话,跟着自己做。

    他从木桌上随意拿起了一个白面书生的面具,戴在头上。戴上去的那一刻,他本人的形象,立刻随着面具上的脸谱变幻。

    一会儿功夫,他就变成了一个白衣飘飘的书生模样。

    其余三人一看,不由得乐开了怀。于是,他们也有样学样地挑了一个。

    陈咏诺变成了一个粗犷大汉,胸口还飘着一茬的胸毛,手上拿着一只蒲扇。

    陈咏晶变成了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头上还梳着童笄,粉妆玉砌。

    陈广欢则是变成了一个道爷,仙风道骨,手上掌着一根拂尘。

    四人完成变身后,便从另一道门出去。

    一走出去,他们便像是来到了一处仙山。

    远处,珍禽异兽飞舞在山涧和林间,地上遍布仙根灵草,琼花粉蝶,甚是奇妙。

    “这一些都是幻境,并不是真是存在的。”陈咏望开始不停地介绍着这一方天地。

    他们也是在一处空间法器中,至于这法器高达几阶,倒是甚少有人知道。

    如此可见,这主办之人的能量有多大。别说他们身上有一万灵石,就算是有十万灵石,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

    “走,我们去仙宫里面。”陈咏望一脸含笑地看着其他三人被惊讶得合不拢嘴,就喜欢看你们这样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也只有在这种地方,他们才可能淘到好东西呀!

    于是,陈咏望带着他们向仙山上的仙宫走去。

    明明,仙宫近在咫尺,可是他们走了一小会儿,硬是走不到。

    “这又有什么机关呢?”陈咏诺最先察觉到异常,问道。

    “可以的嘛,三弟。你的警觉性倒是挺高的。”陈咏望说完之后,挥手一招,天空中便飞下来一只仙鹤。

    这只仙鹤扑扇着翅膀,降落在他们身边,蹲在地上。

    “走吧。”陈咏望当先一跃,整个人就跳到了仙鹤背上。

    “哇,父亲。你跳得好高呀。”陈咏望轻轻一跃,居然就有三丈多高。若是不知道他只有灵光三重的修为,指不定以为他是虚形期的呢!

    “大哥,你不是说这一些都是幻觉吗?”陈咏晶一脸不解的看向陈咏望。

    “怎么跟你们说呢?这个空间内有古怪,虽然说你们现在所看到的都是虚幻的,可是只要我们把它当成是真的,那么它们便是真的。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陈咏望摸了摸鼻头,他其实也不懂,反正他当时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像他们一样惊奇。

    陈咏望说完之后,陈咏诺陷入了沉思,他好像明白了。

    下一刻,陈咏诺竟然缓缓升空,甚至他还凌空虚渡了一段距离。

    “三叔,你竟然可以飞了。”陈广欢瞧得眼睛都要直了。

    一旁的陈咏望,也是瞬间就大惊失色。

    难道,三弟突破至虚形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