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59、会英
    历年来,举办红莲法会的场所,都是在白阳仙城中。

    法会的倡导者是东王阁,却是由三大豪门具体实施,法会的场地由三大豪门轮流安排和布置。

    这一次的红莲法会就在白阳周氏的会英楼举行。

    说是会英楼,其实它是一个庄园。远远看过去,它表面上只是一栋不起眼的楼阁,可是一走进去,阁楼内占地极广,足有上百亩的空间。

    这便是二品豪门的家族底蕴。据说一品世家更为豪奢,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毫无疑问,这个会英楼,便是罕见的空间法器,而且是四阶以上级别的。它远不是陈父以前的那个一阶下品的竹楼可比,两者差距甚***本没有可比性。

    不说会英楼的内置空间极大,可容纳上千人居住的要求。而且它还有飞遁功能,它飞行的速度不比甄清林那艘三阶灵船慢多少,法器中的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丝震动,就好像仍是在地面上一样。

    古时,常有书生或是猎户,偶入山间桃源仙境,游玩一番出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不知何处。这种桃源仙境,便是高阶的空间法器,甚至是空间法宝,一遁千里,更有穿梭时空之能。

    法会当日,陈咏诺带着其余三人,凭着那张请柬,也就是三阶传音符,来到了会英楼前。

    原本以为这会英楼门前有重兵把守,却没想到这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陈咏望往前走一步,却发现步伐迈不过去,似有一层赤色光罩在拦阻。

    “这要怎么进去,难不成我们被耍了?”陈咏望又四周察看,这边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法找个人问一下的。

    陈咏诺往前走了一步,将传音符贴在护罩上,赤光一闪,护罩随即打开了一个小门户。

    陈咏诺当先一步走了进去,背后三人随即跟上。

    一走进大门,他们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楼阁,却没想到别有一番天地。

    隐约之间,陈咏诺似乎察觉到有一道强劲的神识,从他们四人身上扫过。这种感觉太过**,让人觉得无一丝隐秘。

    好在这道神识一扫而过,并没停留,若不是陈咏诺神识远超众人,他也无法感知到。

    看来这道神识,便是相当于原本世界的“安检”功能。

    于是,陈咏诺再不作他想,而是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陈咏望惊叹出声,啧啧赞叹:“天啊,这会英楼一个得值多少灵石啊?你们看看,这里面的空间,可真大啊。”

    一眼望过去,十几栋五六层高的阁楼鳞次栉比,富丽堂皇。

    这一些阁楼都是木制结构,全用四阶以上的灵木搭建而成,雕龙画凤,还布置上了无数禁制,淡淡地闪耀着光芒,带着一股仙气儿。

    它们的奢侈程度,可不单单只要灵石就可以买到的,还得有能工巧匠,花费诸多功夫才能完成。

    “要是我们家能有这么一个楼阁,该有多好。我们就把它放置在云罗山的最高处,远远一看,阁楼竟能与日月争辉。哇,想想就开心。”陈咏望看得眼睛都要直了,恨不得把它们都抢回家。

    “父亲,走这边呢!三叔都在那边等着呢。”陈广欢赶紧过来拉他,他寻思着,自家父亲平常也不是财迷,怎么一到这边就开始巴巴了。

    “诶,你们怎么走那么快。你们快过来摸一下这根蟠龙柱,它上面的鳞片竟然用的是乌玉金,这手感很不错的。你们再来闻一闻,这根木柱好像是紫纹沉香木。哎呀,这根柱子,价值连城呀。”

    陈咏望看着其余三人似乎都没有理他的意思,最后狠狠摸了一把蟠龙柱,这才恋恋不舍地跟上去。

    除了新晋家族,这一次也有邀请一些观摩法会的老牌修真家族,他们大多是白阳城附近有名望的。

    像是云罗山这种最近半个甲子才建立的修真小家族,更像是顺带着的。

    说是专为了修真小家族举办的红莲法会,慢慢变成了各大家族的一次大聚会。

    被陈咏诺寄予厚望的物产展销,则被随意安置,法会原本的意义已经变味了。

    但是,这也是无奈之事。大家族掌握着资源,也掌握着话语权。纵然四大世家之上,还有五大宗行使督察之权,只要他们没将新晋家族踢出法会,公然违抗东王宗的法令,那么他们便不算违逆。

    小家族的生存,只能依附在大家族边上。他们也不敢将这种事告到东王宗那里。各大仙城的东王阁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走近阁楼,就有一名周氏族人迎了过来,将他们引到一处客舍中休息。

    客舍的布置格局颇为雅致,各类家具齐全,就连招待他们的灵果也都是一阶上品的。要知道,云罗山上的一阶上品灵桃,可不是随便想吃都可以吃到的。

    一阶下品的灵果,他们倒是可以随时去采摘,可是它们的味道哪能跟一阶上品的比呢!

    什么时候,云罗山上可以实现一阶上品灵果自由,那么整个家族才算是有了样子。

    “哇,这周家的待客之道真的是太厚道了。”陈咏望直接拿起一个蜜瓜,大口啃食,吃得汁水直流,口中冒泡。

    像他们小家小户的,一株一阶上品的灵桃树都像宝贝一样,可是人家待客用的灵果可都是这个级别的。而且,自己这种还真的不算客,至今只有一个仆人过来接待而已。

    “诶,你们别站着呀,两个傻孩子,快来拿着吃,不吃白不吃呢!这吃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三弟,也别光看着,你们快吃一些。”陈咏望直接将灵果塞在两个孩子的手上,这两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学他这三弟的行为作风不好。

    一行人在客舍中,休整了一天时间,灵果都换了两回,可就是没人过来叫他们,他们一度觉得自家是不是被遗忘了。

    陈咏望坐不住了,他起身拍了拍屁股,就要出去溜达。

    “父亲,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陈广欢看了陈咏诺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这边可是人家的地盘,有他跟着,免得父亲又做了什么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两父子沿着亭台水榭游览,倒是长了不少见识。期间,陈咏望将一些楼阁布置记在心里,想着以后家里要是宽裕了,也可以按照这样子修建一二。

    他们拐了一个弯,前方出现了一抹宝光。再细细一看,那抹宝光竟是从一座宫殿中透体而出。

    宫殿里,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呼,颇为嘈杂。

    他们两人想要过去一探究竟。不过一会儿,两人就气呼呼地跑了回来,直接闷头走回去,也没有了游览的心思。

    “太看不起人了。”陈咏望一回到客舍,就直嚷嚷,他拿起一颗灵杏,咬牙切齿地吃了起来。

    陈咏诺向陈广欢问清楚了,才知道这大哥的气愤从何而来。

    原来,他们二人看到了一抹宝光,就想着去看看热闹,没想到他们被外面的周家仆人拦住了,不让过去。

    那边正在进行着一场宝物拍卖,只有那些有名望的大家族,才有资格进去。

    像是他们这种新晋家族,是不在邀请之列的,连门都进不去。

    进了门,也是买不起的。

    “你们说,他们是不是瞧不起人。”其实陈咏望并不在乎那场拍卖会,只是他在儿子面前被拦在外面,感觉丢了脸。

    其实,这就是修行界的常态。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只有具备了相应的实力,才会被容纳进圈子里。

    “儿子,我们要奋发图强,不能让人看扁了。”本来,陈咏望还对这红莲法会充满了兴趣,等到彻底明白“侯门深似海”之后,他的心思也就淡了下来,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明天的展销会上,期待着自家茶叶能够一炮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