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57、空螟
    这段时间,陈氏族人大多都在忙着种茶树或者采茶,制茶,为接下去的红莲法会做着最后的准备。

    刚好,陈广欢在距离云罗山三十里处的水潭中发现了一窝空螟蛙。

    这一窝空螟蛙应该已经在水潭附近生存了近百年,细数一下,足有数十只之多。

    水潭的水冰冷刺骨,它们平常大多潜在水潭中,只有在每日的午时,才会爬到水潭边的大石头上晒一晒太阳,驱走肚皮上的寒气。

    这处水潭毫不起眼,而且只有在午时才能看到空螟蛙的身影,所以它们在此生息近百年,一直未被人打搅发现。

    恰好这一段时间,陈广欢又再细致地对云罗地界进行探查,偶然的机会下,这才发觉到这个水潭不一般,进而才发现了这一窝空螟蛙。

    他进一步查探后得知,这一窝空螟蛙大多是一阶下品,只有零星几只是一阶中品,而且空螟蛙生性温顺,不会暴起攻击,虽是在云罗山左近,对人倒是没多大威胁。

    这一消息传到陈咏诺这边时,他思索了一下,便觉得或许他们可以将那一处水潭当成是一个试炼之地。

    家里的孩子,没经历过什么战斗场面,很容易养成纸上谈兵的恶习,对于个人成长极为不利。

    恰好,这一些空螟蛙来得正是时候,给他们练练手是最好不过了。

    打定主意后,陈咏诺就给那五个孩子,每人配备一件适用的法器,除了陈咏晶拿到了一条他褪下不用的一阶中品的长鞭之外,其他人也都各自分到一把一阶下品的法器。

    这些法器,全都经过了陈咏诺的洗炼,它们的品质比原来稍微提高了一些。

    这一些孩子们,除了陈咏晶和广欢两人之外,其余三人都是第一次拿到法器,那个兴奋劲儿,全都要抱着法器才舍得睡觉。

    等到他们熟悉了法器之后,陈咏诺就将五人拉到了水潭边。

    当陈咏诺告诉他们此次行动的任务后,五个人全都跃跃欲试。

    他们五人在平时修炼之余,自然不是什么都没做,淘气得很。他们偶尔也会偷偷跑出去抓一些野猪山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乖乖孩子。

    “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若是谁能最先抓住一只活的空螟蛙,我就把这一张灵符奖励给他。”陈咏诺说完之后,亮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灵符。

    “这是一张一阶中品的灵符,叫做金钟符。它的价值比你们手中的法器还要贵重。它大致能抵挡灵光五重修士的全力一击。而且随着你们温养的时间越长,它的效用也能提高。”

    经过上一次的突发状况,陈咏诺对于这道金钟符特别看重。平平无奇的它竟然可以抵御魔煞之气,要知道就连白蓉韵对付它也要花费一番手脚的。看来,这灵符之上的神力,尽管不知道何谓神力,倒也是个好东西。

    陈咏诺并不是个悲观之人,但是他的内心,总隐隐觉得魔煞之气还会再卷土重来,到那一刻,整个修行界都会为之震惊。

    其实,整个修行界里,持这种观点的修士还是很多的,不是只有他一个。特别是见识过魔煞之气的修士,对于这种魔气,极为敬畏。

    所以,如果以后家里变宽裕之后,他打算让所有人都能随身佩戴这种类型的灵符,至少在魔煞之气及身的时候,灵符可以发出预警,布下第一道防护线。

    看着这道金光闪闪的灵符,连陈咏晶在内,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冒金星。有了这道灵符,就相当于给了自己一个防护罩,等于多出了一个保障。

    一声令下,试炼开始了,五个人全都神采奕奕,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大人们一直说他们这一代就快要垮了,生活条件比起以前好了不少,身上已没了争斗之心。

    可是他们平日里卯足了劲儿,像那些基础类的辅助法术,也全都能一一施展,熟练度还不一定就比陈咏望他们几个生疏呢!

    由于家教伦理的关系,就算大人们这么说他们,他们心中不服,也无法为自己申诉。

    现在好了,新族长给了他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们也不求别的,就想为自己正名一下,好好让大家刮目相看一下。

    于是,他们五人虽然是竞争关系,可是在这一刻,却都准备大家一起合力,若能将空螟蛙引诱一小部分过来,大家再各凭本事,看谁能够第一个抓到。

    这一些计划部署,全都是五人商讨之后确定下来的。陈咏诺虽然就在一边看护着,却也任由他们想怎样做,绝不提供任何帮助。除非出现了危及他们性命之事,他才会动手救助。

    这五人中,最小的陈广茵,也已经十三岁,最大的陈咏晶都快二十了。

    陈咏诺在十三岁时,都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还管理着二三十亩的灵药园。

    他们五人商量好以后,打算第一次就用食诱的方式。他们在陈广欢的带领下,一起到附近的山林里去抓蚊蝇虫,然后把它们用细线绑起来,弄成好几串。

    等到第二天午时,那些空螟蛙全都跑出来晒太阳的时候,他们提前施展敛息术躲在一旁,悄悄放开那些小虫子。

    那些小虫子察觉到天敌的气息,腾地一下就到处乱飞,可是它们全都被绑了起来,又飞不远。

    “哧啦”

    靠得近的一只一阶中品的空螟虫,腾空而跳,舌头一卷,那些小虫子连同细线就全被它卷入了肚子里,然后又继续躺在大石块上。

    等到午时一过,它们又纷纷跳入水潭中,渐渐不见。

    几个人全都拿着光秃秃的一截细线,相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觑,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

    这空螟虫有两大利器,一个是跳得高,另一个是舌头像利剑一样。不要说像是这种细线,就连两三公分的木板,它们一吐舌头,也能轻易戳破。

    “失算了。”没想到这空螟蛙竟然这么厉害,陈广欢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腼腆一笑。

    “过去两天了。你们就只剩下明天一天的时间。”陈咏诺站了出来,适时地提醒了他们一下。他们昨天抓这些蚊蝇虫,就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再加上今天,可不就只剩下最后一天了。

    第三天,他们慌了。

    之前还一副要让大家刮目相看的气势,失败了一次后,他们就开始急了。

    因为太急于表现自己,自身的阅历经验又不足,自然难以维持风度。

    他们自恃武力,想要一力降十会,却没想到那些空螟蛙也不是吃素的。

    一群人自然是羽刹而归,毫无所得。他们被一群空螟蛙打跑了,远处的空螟蛙仰躺着,露出白花花的肚皮,似乎在嘲笑他们。

    看着他们这一群脸上五颜六色的囧样,陈咏诺刚打算趁这个时机做一下机会教育,却听到了高空处传来了一声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