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51、闯入
    接任族长一事,陈咏诺早就知道了。

    本来,他并不想走到台前,他更喜欢做一个站在后面默默守护着的那个人。但是看到父亲殷殷期盼的目光,又看到其他人低微的修为,不答应是不可能的。

    陈玉泽看出了他的心思,但是他还是希望老三可以顶替上去。

    云罗山依然还很弱小,要走的路还很长,族长的引领作用还是很大的。只有由一个修为高深的陈家人当族长,才能给一家人足够强大的安全感。

    陈父说,如果等到了有一天,陈家的子孙中有了更合适的人选,那么陈咏诺可以选择将这个位置让给他。

    言尽于此,陈咏诺再推迟的话,那就很不应该了。

    就在他接任族长的那一天,陈咏诺接连颁布了几项措施。他既然当了族长,就要把家族发展摆在第一位,这是他的使命。

    首先,他在原来口头分工的基础上,制定了三大管事,登记在案。从现在开始,为云罗山做事是有报酬可领的,分为内务,负责掌管云罗山内部事务,暂时由陈咏盼和咏晶负责;外务,负责六大城镇事务和山门巡逻,暂时由谢运和陈广欢负责;商务,负责云罗山售卖事务,暂时由陈咏望负责。

    接着,他拟定了家中修士的供奉体制,灵光初期每人每月可得十灵石,灵光中期每人每月可得十五灵石,灵光后期每人每月可得二十五灵石。这是按照最基本生活保障制定的标准。

    领了俸禄之人,每个月必须完成相应的家族任务。随便应付或者未完成者,扣除部分灵石。

    如果想要获得额外的灵石,也可以领用其他任务或者担任管事一职。

    最后,他颁布了人才计划。如果有人有兴趣或者有天赋想要学习其他修真技艺者,家中可垫付相应费用,并提供便利。学有所成者,会给予相应的奖励。

    这几条措施一出,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充分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

    既能够为家里做事,又能够有额外的回报,不再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大家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在陈咏诺看来,替家族做贡献,不能仅仅依靠为爱发电,这样子是不长久的,只有将个人和家族牢牢绑在一起,才能荣辱与共,特别是在以后家族发展壮大以后,家族成员人数增多,没有规章法令,是很难管理的。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听到陈咏诺对于以后的规划,陈玉泽相当的惊讶。他还停留在大家一二三,齐力往一处使,只讲究贡献奉献的那一层。他自己辛辛苦苦做了半辈子,不也一分钱都没拿么!

    不过,他也看开了。既然族长让出去了,就应该让年轻人去承担责任。陈家要继续发展下去,光讲奉献没有回报是不行的。

    众人散去后,陈咏诺跟着父亲进入了宗祠之中。

    先前,接连出了那一些事情,足以说明这云罗山也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随时都会有状况发生。

    只要是陈咏诺有空,他便会待在这宗祠里,随时察看这护山大阵,以便于能够及时应对突发事件。

    他们刚踏入宗祠内,想要再谈及一些家族接下去发展的一些问题,却赫然见到里面竟然出现了另一个人。

    云罗山竟然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了!

    如果对方要做一些对陈氏族人不利的事情,那不是轻而易举吗!

    这一刻,他们又有了极大的危机感。

    “怎么,看到我,这么惊讶吗?”对方转过了身,竟是失踪已久的甄清林。

    这时的甄清林已不再是粉嘟嘟的肥脸蛋,他的脸色苍白,脸蛋瘦削了不少,整个人变得沧桑了。

    “甄管事,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你不见了!”陈玉泽神色颇为激动。若不是有甄清林帮他挡了一招,让他有机会提前跑掉,他恐怕活不下来的。

    “是呀,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已经不是东王阁的管事了。”甄清林说完之后,拿出一个小玉瓶,说道:“我听别人说,你们去东王阁找了我几次。我看你脸上浮现一层青灰之色,你应该是不小心吸入了乌青瘴气,以致于体内灵光不断散溢。”

    “这个小玉瓶中有一粒专解此毒的丹药,你拿去服下吧。”

    “多谢甄前辈,还记挂着我这个没什么用的人。”陈玉泽上前,接过了小玉瓶。

    “哎,如今那瘴气在你体内盘踞日久,与你的灵光纠缠不清,想要完全祛除它们,却是极难。此粒灵丹,也只能暂缓你灵光散溢的速度而已。”

    “这次的事情,本就是专门针对我师姐弟二人,却不想连累到你了。”其实,甄清林受伤也极重,要不然他也不需要藏起来疗伤,等到伤势在控制范围内,才敢冒头出来。

    “我已经到了这把年纪了,能够逃得了性命就已经是万幸了。只是我放心不下我这一家老小,希望甄前辈能够看在这份上,以后多多照拂云罗山。”陈玉泽没想到对方会记挂着自己的伤势,竟还亲自送解药过来。只不过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得很,有没有解药的差别并没有多大。

    他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这一大家子,自己老去之后,他们会不会被人欺负。他现在只能舍弃这张老脸,希望甄清林这种门派的真传弟子可以照应这边一二,全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哈哈哈,当初给了你这云罗山,却没想到这短短数年,这边的情况竟能日新月异,变了另一幅模样。”刚才甄清林大致游览了一番云罗山,却是让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对了,我记得你这儿子便是灵植夫,这山中的灵果树便都是他培育的?”甄清林眉眼带笑,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陈咏诺。

    他刚才数了一下,这云罗山上的灵果树,竟有十株之多。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们当初刚来云罗山时,可都是一穷二白的。

    如果这一些灵果树都是近些年才培育出来的,那么这个灵植夫的天赋之高,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陈咏诺依然面无表情,神色自若。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能慌,不能自乱阵脚,而且这里也暂时轮不到自己说话。

    “甄前辈的记性真好。我这个儿子确实是灵植夫,这山中的灵植一类皆是他在处理。不过,这一阶上品和一阶中品的灵果树,一株是友人赠予,一株是坊市购置,其他那些不入流的一阶下品才是犬儿细心培育这么多年的成果。”

    “犬儿天赋是有一些,但是更多的却是依赖于这灵山胜境的上品灵机。”陈玉泽没想到这些灵植会引起对方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