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50、接替
    云罗山地界,有资格被称呼“山主”的只有一人,便是大家长陈玉泽。

    陈玉泽被找到的时候,已经从昏迷状态下苏醒过来了。

    但是,他依然很虚弱,像是大病了一场一样。

    陈咏诺赶紧将父亲接回了云罗山。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陈玉泽暗自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捡回一条性命。

    原来,他早在甄清林用五火云床挡下那条虹光时,就趁着双方火拼之际,脚下一抹油,先走一步了。

    由于自己是小角色,所以他的离开没有遭遇到阻拦。在那样的情况下,两名杀手也不敢分心他顾,只能任由他离去。

    双方皆是手段齐出,连压箱底的秘宝也都拿了出来。

    陈玉泽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哪里敢待在那边,只要一被波及到,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灵光境的小角色,就算他奋力疾行,也只能有多远跑多远了,尽量远离战场。

    在他跑后不久,白蓉韵携带着冰魄寒光剑来援,然后她刚一冒头,就被无生道的杀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再接下去,便是金丹高手的一番较量。反正他好像被什么磕到,直接晕倒在山林之中。

    这件事情的幕后操纵者,便是这令人听了闻声丧胆的无生道。大概在八大门派成立的同一个时期,修真界出现了一个杀手组织,被称之为无生道。

    它与五大宗监察整个修行界的职能不同,只要有人请得动无生令,他们便会行暗杀之事,没有善恶是非之分,只有服从命令和完成任务。

    无生杀手,诡秘难测,只要在被杀后的那一刻,才能知晓他的身份。

    而这一次,无生杀手的主要目的不是云罗山陈咏诺,也不是甄清林,正是这白蓉韵。

    一百年前,白蓉韵还只是一名虚形境后期的修士,在一次外出寻找结丹机缘中,偶然得知了山居曹家竟珍藏有一千年雪魄珠。

    千年雪魄珠乃是雪中精华孕育千年而成,世所罕见,据说万年雪魄珠更是天府奇珍,可以寄托修道人的第二元神。

    恰好,此珠正是白蓉韵苦苦寻觅的天地灵物。

    白蓉韵诚心登门,表示自己有意向用同等灵物与之交换,却不料被曹家囚禁在密室之中。

    他们假借雪魄珠之名,诱捕冰雪灵光类的虚形修士,定时抽取本命灵光,挪作他用。

    白蓉韵乃是白阳派真传弟子,自然不肯乖乖就范,为此她受到了百般折磨。后来,她费尽心机,终于逃得了性命,而且侥幸不死,成功晋级金丹境。

    她道成下山,炼成了冰魄寒光剑,战力无双,难逢敌手。她一人一剑杀上山居曹家,要为自己和数十名被囚禁的修士讨回一个公道。

    最终,她恩怨分明,只将罪魁祸首的曹家老祖斩于剑下,并没有对其他曹家人赶尽杀绝。

    二十年后,曹家没了老祖护佑,家道开始败落,但是他们不反省自身,却将所有的罪过归咎于白蓉韵。他们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直接拿出家中仅存的一道无生道的银牌无生令,追杀白蓉韵。

    消息泄漏出去,且被核查属实。在外口碑极好的曹家老祖竟然是无生杀手,白蓉韵带领甄清林直接杀去曹家,将之灭门。

    然而,白蓉韵已上了无生令,她即将遭遇无生道的追杀。

    只要上了无生令,那么不管什么等级,无生道都会派出三波人马,取他的性命。

    白蓉韵在最近三十年已经躲过了无生道妖人的第二波暗杀。

    往日里,无生道杀手神出鬼没,接连暗杀白蓉韵两次而没得手。无奈,白蓉韵躲在了东王阁内,让他们无从下手。

    让人难以意料的是,无生道竟然敢打破道魔禁令,以魔煞之气为引,用诡计将她引诱出来。

    白阳派乃是千年前抵御魔难的先锋,因此而崛起,位列八大门派之一。

    但凡有魔煞之气的踪迹,白阳弟子皆义不容辞,抵御在前。

    她们本以为是魔崽子又开始要兴风作浪,却没想到这个只是无生妖人又一无底线的伎俩。

    若不是最后关头有玉山派道友的支持,白蓉韵二人还真的要舍身取义了。

    这一些事情,陈玉泽当然不可能知道,他差不多在白蓉韵被无生妖人挡下时,就被余波震昏过去了。

    当然了,陈玉泽是不可能将这种事说出去的。

    对于这种能在金丹真人斗法下,还能逃得性命的,已经成为了他这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回来后的陈玉泽,身体却每况愈下。他猜测,可能是由于他碰巧吸收了几口青烟,导致他体内灵光开始慢慢散溢,也就是俗称的散功。

    为此,陈咏诺特意赶去东王阁求见白蓉韵和甄清林,想咨询一下那道青烟到底是什么,问清楚了才能对症下药,但是皆被告知这二人已不见行踪。

    从那以后,家人急得如热锅下的蚂蚁,陈玉泽反而看开了。

    他本来道基就有损,几十年来,修为一直不见进展。以他如今的年纪,他本来也没剩多少年了,他早绝了修为更进一步的心思。

    如果修为散掉了,那么他就安心在云罗山上养老便是。

    陈咏诺看着父亲那日渐苍老的模样,心中很不是滋味。他专门到周围几个坊市到处寻医问药,可是他连那道青烟是什么都讲不明白,又如何求得了良药仙丹呢。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半年时间。

    这一天,陈玉泽将所有的陈家人都召集到了宗祠门口。

    也就过去了半年时间,陈玉泽的头上已经可以见到零星的白发了。他体内的灵光不断散溢,再过一两年,估计就要回退到灵光五重了。

    “我把你们都召集到这边,可能很多人都猜到了我想要做的事。”陈玉泽看着底下的子孙们,心情颇为激动。他虽然已经看开,但是当他下定决心之后,心中百感交集。

    从他下定决心要组建陈家开始,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了这个规模。

    本来他还想带着大家往更好的生活去努力,却没想到这一天竟然这么快来到。

    他不服老,但是他慢慢老了。

    “从今日起,我将主动退出云罗陈氏族长一职。”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对于陈家人来说,陈父的存在,就像是一棵大树。大家已经习惯了在他的羽翼之下,却不想他再也不能替大家遮风挡雨了。

    “我宣布,陈家第二任的族长,便是陈咏诺。”

    接着,陈玉泽将一枚象征着陈家族长信物的铁环,郑重地交给了跪在地上领授的陈咏诺。

    这枚铁环很普通,只是一阶下品,它是陈父这辈子得到的第一件法器。如今,他将它传给了陈玉泽,希望他能接替自己,继续带领陈家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