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47、黑虫
    最后这一击,其实是陈咏诺平常跟咏晶在斗剑的时候,他常用的招式。

    法剑的速度极快,真要用玄玉钩把它钩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陈咏诺知道这钩体毕竟不是剑体,真把它当剑用,还不如直接御剑。只有把它的形制优势体现出来,才能发挥出它百分之百的威力。

    正是有了他千百次的斗剑经验,他才能熟练掌握钩的技巧,在真正生死搏斗中,抓住这一闪即过的机会,直接反败为胜。

    这一场斗法,说起来双方你来我往,斗得不可开交。实际上,斗法的时间并没有很长,连一刻钟都不到。

    过程中的险象环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玩的不是心跳,而是生死一瞬间。

    总之,此时的陈咏诺心神交瘁,只想躺下来休息一番。

    可是,这荒山野岭的,而且不知道对方是否还有没有接应之人。再让他继续斗法下去,他可能连自身实力的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他赶紧将对方遗落在地上的东西收拾一番,尽快回家才是对的。

    正当陈咏诺要去拿御使法剑之人的储物袋时,他的身上骤然出现了一座金钟虚影,只坚持了片刻,随后散失成光影,随风飘散。

    他立马后退几步,正好看到一只黑色小虫仓皇逃窜。陈咏诺毫不犹豫,直接挥出一道青光,将它钉死在地上。

    他走近一看,这黑色小虫张牙舞爪,萦绕着淡淡黑光,甚是怪异。不过,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黑色小虫怪异,它身上的黑光更为怪异。

    陈咏诺只是看了黑光一眼,还未来得及接触,心中就涌起无数念头,它们前突后进,就好像无数只蚂蚁一样,就要破体而出,极为可怖。

    陈咏诺心中一震,瞧出这黑光的不寻常之处,再不敢盯着它看,而是取出一个玉盒,用长刀将它挑到了其中,封禁起来。他觉得还不保险,又在玉盒上画下几个禁制,才收入储物袋中。

    处理好这一些后,陈咏诺又去将残破的灵舟收起来,头也不回地逃离此地。

    而在某个不起眼的阴影处,一双如虫豸一般的眼睛,全程注视着这一切。

    直到陈咏诺已走远,再看不见身影,他又隐匿在更深处,消失不见。

    途中,陈咏诺费尽心思,也想不通为何有人埋伏在路上要杀他,他只以为有人要针对云罗山,才设下的陷阱。

    糟了。

    难道有人又在攻击云罗山?

    陈咏诺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再不迟疑,赶紧贴了一张疾行符,拼命地往家里赶。

    等到他气喘吁吁,浑身无力地回到云罗山时,却发现家里这边一点事情都没有。

    幸好,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陈咏诺长舒了一口气。

    进入山门后,他走入宗祠,将此事告知守候在阵法中枢处的父亲。

    “什么,你在路上遭遇了袭击!”陈玉泽大惊失色,他拍了一下桌子,直接站了起来。

    陈咏诺将自己得来的两个储物袋,还有穿心锤,法剑和那个玉盒,全都摆了出来。

    这一些战利品,他初步估计了一下,大概也能值个一百块灵石。

    其中,法剑和穿心锤的价值最大,都是一阶中品的法器,而且没什么损伤。

    “老三,你没伤到哪里吧。”陈玉泽只看了这些一眼,转而问起了儿子的情况。在他眼里,自己儿子的安危,可是最重要的。

    他这一段时间刚好在修炼道基,绝对不能受伤太重,以免造成没必要的损失。

    陈玉泽当初就是因为大意受伤颇重,又错过了及时救助的机会,这才让道基有了不可挽回的损伤,以致于他不仅修为再无一丝上进的可能,还倒退到了灵光六重。

    “父亲,我没事。”陈咏诺感受到父亲的关切之意,回答道。

    “那就好。”陈玉泽听完之后,才放下心来。

    他拿起桌上的那些东西,稍微看了一眼,就随即放下,直到他看到了那个玉盒,说道:“你说击破你金钟符的小黑虫就在里面?”

    “是的。这金钟符可是一阶中品的灵符,而且被我贴身温养了好多年,它足可以抵挡灵光七重的全力一击。却没想到,这小黑虫轻易就能破了灵符,它一击没中,立马逃遁,所以才被我杀了。”回想到当时灵符莫名破碎的那一刻,陈咏诺仍然心有余悸。

    要是没有灵符护身,遭此毒手的可是自己了。对方那两个人实在是太恶毒了,死了都还要拖人埋葬,要是真碰到了大意之人,这个后手足以要了对方的命。

    看来这外面的修行界真是太危险了,处处都得小心防范,连死人都可以害死人。

    陈玉泽解开玉盒上的禁制,还未打开,就有一丝丝煞气散溢出来,吓得他赶紧又加固了好几层禁制。

    瞬间,陈玉泽被吓得脸色铁青,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喘息了好久才说出话来,说道:“我得赶紧去一趟白阳仙城,此事非同小可,稍不注意,便是灭门之祸,云罗地界生灵涂炭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咏诺有点迷糊,父亲只是看了几缕黑气,就被吓成这样,难不成又有大事要发生。

    陈玉泽平息情绪后,给他讲了一段过往,陈咏诺总算是了解父亲为何一看到煞气就那么紧张,甚至是恐惧了。

    原来,在四五十年前,他们七个年轻人初出茅庐,在外闯荡。一次探险时,有两个兄弟就死于这种煞气之下。这种煞气可以影响人的心智,六亲不认,见人就杀,而且极难清除。

    后来,东王宗颁布了一些法度,但凡是谁遇见了这种煞气,无论多寡,必须得上报,不得隐瞒。

    坊间的一些传闻,将这种煞气称之为魔煞之气。

    “你在家守着,我亲自去一趟东王阁。要是我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带着家人撑下去。”此事非同小可,陈父思来想去,自己一定得去这么一趟。这黑煞之气既然出现在云罗山地界,此事便不可隐瞒,需要寻求东王宗的援手。

    “父亲,还是我去吧。我修为比你高,就算有其他妖人,我打不过也能跑掉的。”陈咏诺没想到,这小黑虫背后竟然还衍生出这么多的问题。

    “不行,你再出去就太危险了。云罗山总要有一个人守着,有你在,我才能放心。为父已经活到了这个岁数,趋吉避难的本事肯定比你高。你就乖乖地守在家里,等着我的消息。”陈父斩钉截铁地说道。这片云罗山是他这一辈子的执念,想要毁掉他的家园,得首先经过他这一关。

    两人争抢了好一会儿,此事最后的决断还是得依循大家长的安排。

    兵分两路,陈父带着玉盒偷偷潜去白阳仙城,而陈咏诺则固守云罗山。

    几个孩子刚刚回到山门,就被陈咏诺抓了个正着。

    陈咏诺也没将这些事透露给其他人,怕引起大家的恐慌和担忧,但是他又担心这几个小孩子不知轻重,又到处去瞎逛,于是,就将这四个人关了禁闭,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出来。

    他们四人何曾见过陈咏诺如此严厉的时候,就算心中有委屈,也只能照做,不敢有丝毫的抵触情绪。

    话说陈玉泽,为了保障自身的安全,他不敢走乌石坊市这一条线,而是直接拐到北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