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8、鱼玄(求推荐票求收藏)
    三更半夜,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有偶尔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会卷起地上的尘土,又不知吹到哪里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咏诺猛地从梦魇中挣脱,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的面前赫然是一座道观。

    此时,他便站在一座“鱼玄观”前,道观大门紧闭,显得威严肃穆。

    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将他映照得清冷孤傲。

    刚才,他的心神被锁在体内,但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能够看到自己所做的事情。

    这种感觉刚开始有点刺激,随后他便觉得毛骨悚然,特别在他感觉最无力,无法挣脱束缚的时候。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也不清楚自己将面对的又是什么。

    他一直不断努力着夺回自己的身体,终于在进入道观之前,他挣脱了束缚。

    当心神回归到身体之中,他有一种恍如隔世,活着真好的感觉。

    “吱呀”一声响,道观的门开了。

    “公子,既然来到了门口,何不进来坐一下。”陈咏诺的耳中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这种声音似乎带着一种魔力,挠得他心痒痒。

    但是,陈咏诺哪里敢进去,这深夜突来女声,怎么想都画风不对呀。

    他还没有嫌命长,所以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要往回跑。

    “哎哟,我的心肝,我的宝贝。宝贝,别走呀。”

    “姐姐,这位公子好无情。他都还没看到我们,怎么就拔腿跑了。”

    额的天呀,道观里又有一道女声传出,这个声音极为哀怨,让人一听之下就生出怜惜之心。

    自己这是撞到妖精窝了吧。一个妖精,就能要了他的命,再来一个,他的骨头估计都会被嚼碎了。

    当下,陈咏诺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

    他顺着原来的道路不停地跑,跑呀跑呀,终于回到了旅店门口。

    当他抬头一看,瞬息之间,他惊恐万分,差一点魂消天外。

    “鱼玄观”三个大字,依然高高挂在道观门口。他跑了那么久,却又回到了原点。

    这个地方有古怪,肯定有阵法。

    “公子,你就进来看我们一眼呀。你要是不进来,你就回不去的。”那个娇媚的声音又再度传来。

    “姐姐,你还叫他进来干嘛。他就是一个负心薄幸的男子,枉费我们对他一片深情。”哀怨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看来不进门是不行的,这其他地方越来越黑了,连路都开始看不清。

    如果随便逮着一个方向随便跑,会让自己跑断腿的,到时候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任人宰割。

    陈咏诺眼见无法逃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当他心中闪过要不进去看看的念头之后,他左脚都还没抬起来,场景又是一阵变幻,他已经来到了一处房间中。

    雕龙画凤双金钩,玉枕杏床红纱帐。

    这哪里是什么道观,明明就是温柔乡。

    “公子,你终于舍得进来看看我了。”那个娇媚的声音愈加动听,真能把男人的骨头都听酥了。

    “臭不要脸,他明明是来看我。我和公子两人可是三生相守的缘分。”哀怨的声音又响起,直接呵斥对方。

    恍惚之间,陈咏诺似乎看到了两位神女下界,她们穿着华丽的宫装,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公子,快来。”

    “公子,我好想你。”

    有那么一瞬间,陈咏诺的心里真的生出了想要跟着她们走的心思。

    他抬起了右腿,就要往前踩下去。

    但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硬是收守心神,抬起的右腿绝不放下。

    突然,外面传来了沙沙的声音,惊扰到对面两位,她们神色焦急地探望了一番。

    陈咏诺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将右腿收回。

    同时,他屈指一弹,一颗藤蔓种子就此飞了出去。

    这颗藤蔓种子,是经过洗炼的,虽然它仅有一阶下品,但是它的韧性已经不弱于一些一阶中品级别的。

    藤蔓落地生根,抽芽蔓延。说来很久,其实一切都发生了电光火石之间。

    本来情意绵绵的温柔乡,艳丽的色彩肉眼可见的褪去,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破落的道观。

    房间内,蜘蛛网随处可见,神龛上的神像早已不见,四周墙壁上的壁画斑驳不堪,已脱落了大半。

    而在房间的中央,一株藤蔓肆意蔓延,在它的枝丫上挂着两片碎布。

    “淫贼,看我一剑。”

    就在陈咏诺还疑心这是不是对方的伎俩时,一道剑光从门口疾驰而来,攻向他的面门。

    陈咏诺本来就处于戒备状态,他一见剑光袭来,就闪身避开,而且他也抽出长刀,电射出一道刀芒,迎击而上。

    “啵”地一声响,刀芒被剑光直接击穿,剑光的余势不减,直接卷向藤蔓,瞬间将它切成一地杂碎。

    “妖人。”

    一声娇喝响起,门口一道红影显现出来,一位妙龄少女背着双剑,英姿飒爽,横眉冷目,瞪着陈咏诺。

    “淫贼,你今日被我逮了个正着,可有话说。”妙龄少女捏出剑指,轻轻一挑,背后双剑就“铮”地一声出鞘,遥遥指着陈咏诺。

    只要对方敢反抗,她的双剑立马出击,把他刺成一团蜂窝。

    “什么妖人?我也是刚过来的,差一点就被两个女人抓了。”对面的两把飞剑,一看就颇为不凡,刚才稍微试探了一下,自己明显就不如对方。

    而且,这个女娃子看起来怪怪的,一上来不先了解情况,就喊打喊杀,怕是个郭芙蓉式的中二少女。

    “我师父说了,妖人最是伶牙俐齿,巧言善辩。我刚才明明看到你用妖藤吃了人,你还要哄骗于我吗?”妙龄少女厉声喝道,她都明明看到两个女子在她的妖藤之下,瞬间化成灰了,他还要狡辩,真是可恶。

    “妖藤?你再看一下,这株藤蔓可是会吃人的?”陈咏诺略感无语,这个问题少女怎么都是张口就来。

    “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今日,你休想从我手中逃跑。”妙龄少女把手一翻,手中便出现一面铜镜,她拿起来当空一照,一道金光射出,照在那株碎了一地的藤蔓上。

    金光一照,万物现行。只要是吸了人血的妖藤,便会显露出黑红之色。

    妙龄少女一看,本想再度喝斥,却说不出口。

    “奇怪,这妖藤怎么不现行?难道是这破镜子坏了?”妙龄少女嘀咕了两句,她刚要再说几句,背后又传来了声响。

    “乖徒儿,剑下留人。”话音未落,一道遁光划过,一位矮胖的秃头大叔,已经出现在少女的身前。

    “还好,我没晚来一步。”秃头大叔撇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陈咏诺,看着他好胳膊好腿的,这才用手抚胸,放下心来。

    他这徒儿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大好用。

    要不是他这一路看着,还不知道她要闯出多大的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