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6、洗炼
    往昔,他怎么也支撑不到白光黯淡就心神憔悴,不得不停下来,等到心神恢复了之后再次尝试。

    如今,他借着脑中的那一股力量,直到雷声淡去,白光消失,他依然还清醒着。

    书页上的这个符号,在不停地游荡着。它每游荡一圈,陈咏诺就觉得自己对这个符号的理解又加深了一些,一些玄之又玄的心得回绕在他的脑中。

    终于,符号停下了,汇聚成了一个字符。下一刻,它直接映射入他的眼中。

    “啊……”

    陈咏诺忍不住大叫一声,将心神收回。他睁眼一看,周围一切如旧,他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眼睛已经被刺瞎了。

    而在陈咏诺的体内,一道金光从他的眼中穿入,顺着他的脑袋,一直流窜到他的左手臂,那边有一个古朴的骨环悬浮在虚空之中。

    可以看到,骨环上时不时闪出一丝雷光,融入到陈咏诺的身体里。

    下一刻,金光毫不犹豫地没入骨环之中,印刻在它的表面。

    一道金光闪过,随即黯淡下来,借着这道金光,可以看到在它的表面上,原本共有七个符号,如今其中一个已然清晰,其余六个又继续沉寂下去。

    这一切均在电光火石中发生。冥冥之中,陈咏诺似乎察觉到脑中多出了一些信息。

    他福至心灵,用心神捕捉到那些信息,梳理了好一会儿,才算是明白了。

    这些符文并不是阵法之道的符号,而是一种上古雷文,乃是天上雷霆击打在龟甲或者石头上形成的符号,具有不可思议之神力。

    这类天地自然生成的神文已大多失传,无人识得,却不想被陈咏诺得到了七个雷文。

    恰好,这七个便是铭刻在雷鼓上的雷文,也许是受灵宝感召,或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如今,雷文与雷鼓相遇,合体而生妙用。这第一妙,便是洗炼之道。

    像是之前,陈咏诺得到的强化版乙木之水,其实它并不是雷水,也不能称之为乙木雷水,而是它带有雷霆之道的洗炼之神力。

    没有雷文的雷鼓,由它产生的乙木之水的洗炼效用,是被动触发的,所以他每一个月或者每两个月才能触动而生成。

    所谓的洗炼,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洗去糟粕,炼出真我。以此类推,只有十年以上自然生长而成的花草树木,厚积薄发之下,才能被洗炼出一阶下品的品级,五十年以上的才能被洗炼出一阶中品,而洗炼出一阶上品的只能是百年以上的积累。

    当然了,这个洗炼并不是百分之百成功,也有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因素影响。就算陈咏诺已经掌握了洗炼的符文,他依然需要遵循这种偶然性和必然性。

    除此之外,最让陈咏诺惊喜的则是,这种洗炼符文并不像强化版的乙木之水只能对灵植类有效,它也可以应用在法器或者灵物之上。经过洗炼的法器或者灵物,依然保有它们原来的品级,只是被提升了部分威力或者纯度而已。

    纵然只能是这样,陈咏诺依然如获至宝。比如说法器,除了升级之外,很难提升它的威力。想要让法器升级,不只要有更好的材料,还得需要经验丰富的炼器师。

    经过洗炼的法器威力,肯定是比不上升了一个品级后的,但是洗炼可是无本买卖,他不需要花费那一些代价的。

    陈咏诺不仅陷入沉思,这雷鼓不知是何方神物,只是解锁了第一枚符文,便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接下去的几天时间里,陈咏诺开始试验,他从自己随身带着的法器和藤蔓种子开始,不断地绘制灵光符文,打入它们的内部,帮它们洗去糟粕,炼出真我。

    经过测试,他总结到了一些经验数据,他差不多需要连续不断绘制出九枚到十二枚灵光符文,才能洗炼一阶下品的物品,十八枚到二十四枚才能洗炼一阶中品,像是一阶上品以上的,就肯定是要二十七到三十六枚之间。

    不过,以他目前灵光中期的修为来说,他大致只能一次性炼制出二十四枚符文,不是说他灵光不够,而是他的神识暂时无法负荷更多了。

    他每完整洗炼一次,大致需要有半个月左右的休息时间,才能完整恢复神识。

    以灵植来说,二十四枚符文,差不多会有三分之一的几率,可以让一阶中品再上升一个品级。

    经过洗炼之后,一阶下品的长刀,它的威力大致可以提升一层左右。而像是藤蔓种子这种成套的灵物,经过洗炼,它们之间似乎有一种连结,同根同源。

    为此,陈咏诺又陷入了沉思,他根据阵法中各个阵旗之间的原理,觉得自己以后或许可以运用成套灵物之间的连结去布简单的一些阵法,让它们的威力提升一些。

    以他对阵法之道的浅薄了解,他觉得如何让各个节点去连结起来,这应该便是阵法能产生作用的奥秘。

    只要这件事情能够让他攻破,那么他自身的安全性就能提高很多的。

    居安思危,他无一刻不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奈何之前他不是忙于灵植,便是帮忙家里的杂事,搞得他一刻都不能离开。

    看到那一道璀璨冰冷的寒光,他多想自己也能如此快意恩仇。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

    等到他将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他便向父亲请示,他需要到北隙坊市一趟,一来感谢老王师傅对他的照顾,二来他准备去搞几棵七息草,让灵蚕可以进化到一阶上品。

    家里的灵谷已经都收起来了,够陈家使用两三年的时间,那些灵气节点除了种植灵果树之外,全都种上了灵药。

    就算没有灵植夫的悉心照顾,它们依然是可以成活的,只是生长成熟的时间不会增快。

    云罗山上的事情渐渐走上了正轨,家里有陈父坐镇,一切自然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陈父看着这个陈家的大功臣,自然不会一直要他待在家里。

    修行之人,务必是要多出去看看这个修行界的。所以,当陈咏诺过来向他请示的时候,他马上就答允了。

    而且,他为了表示自己的支持,还将自己随身使用的一阶中品法器长鞭拿给他使用。

    为此,陈咏诺又多准备了几天时间,才独自一人离开了云罗山。

    这一次,是他单独一人出行,他预计要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时间。

    离别之日,陈家人对他的担心溢于言表,虽然云罗山到北隙之间也是很安全的,但是家里人的担心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陈咏诺一方面觉得他们没必要这样,因为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家人的担心让他很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