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2、舔狗
    另一边,就在陈玉泽父子俩离去不久后,在东王阁内的一间不起眼房间内,甄清林兴冲冲地推门而入,他的手中还拿着两个木盒。

    甄清林自然不知道外面俩父子的对话,刚才他确实急迫了一些,但这其中确是有陈玉泽不知道的隐情。

    要知道,修士的修行之道,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守住心神,只有等心思沉淀下来了,才能搬气运功。如若心思不定,强行运功,便是事倍功半,收效甚微,严重一点的话,很可能走火入魔,伤了道基,前路尽毁。

    甄清林在几十年前受过重伤,体内有异种灵光捣乱,让他无法长时间凝神静气,以至于他疗伤这么久,伤势依旧不见好转。

    刚才,他在品茶之际,发现这茶水竟然有一丝安神的功效。本来伤势好转遥遥无期,就算兑换了白阳丹,那也得是二三十年之后。

    如今,他借着这茶水之功,有极大可能,可以加快恢复体内的伤势,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门一打开,一道光亮犹如利剑,劈开殿内的重重迷雾,一道黑影由远及近,由虚转实,出现在光亮之中。

    “师姐,你猜一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过来?”此时的甄清林一脸讨好的样子,哪里有半分高人的模样。不知内情之人,还以为他天生二皮脸呢!

    也不见那道黑影有什么动作,甄清林手中的两个盒子,就齐齐出现在对方的手中。

    “咦。”甄清林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丝苦笑。自己这师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这不告而取的习惯,还真的是一如年少之时。

    或许,正是由于她数十年不变的性情,不在意外人对她的看法,才能历经磨难,最终结成金丹吧。

    借着亮光,依稀可以看到这道黑影穿着一身黑衣,脸上还蒙着一张面纱。她将一个木盒打开,一道馨香从盒中透出。

    “这些东西,就是你刚才在那边品尝的茶叶?”黑衣女子一边说话,一边将一面古朴的镜子收入储物袋中。

    甄清林本来还很讶异,师姐怎么会知道前殿之事,不过他看到师姐手中的那面镜子,便不觉得奇怪了。

    师父真偏心,连这件东西都借给师姐防身。

    如此一来,师姐几次三番遭遇无生妖人的围堵追杀,还能有命逃来自己这边,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没错,这个黑衣人便是白阳派三代大师姐白蓉韵。

    她之所以隐匿在这里,便是在躲避无生杀道的追杀。

    任凭无生杀道在外多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他们也不敢在东王宗的地盘上撒野。

    白蓉韵把手一伸,甄清林就将刚得来不久的泡茶三件套递了上来。

    她旁若无人地开始煮水泡茶,还别说,虽然前后两人的步骤差相仿佛,但是由白蓉韵操作起来,更赏心悦目一些。

    “这种茶水,真的有如你所说的效用?”白蓉韵看着手中的这一碗青黄相间的茶水,问道。

    “我那一杯呢?”甄清林只能心里默默无言,她这个师姐的眼里呀,从小就没有他的身影。

    明明他就站在旁边,而且自己一拿到好东西就跑过来跟她分享,可是她却连多泡一杯茶水给他都没有。

    可能,他自小就在众多师兄弟中是隐形人吧。

    “它的主要功效就是可以帮忙凝神静气。当然了,它的效力肯定是比不上百荣凝神丹,就连百分之一的效用也及不上。”甄清林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把这些负面情绪散掉。

    他盯着对方手中的那一碗茶水,慢慢回味刚才的那一番滋味。

    百荣凝神丹的功效确实强大,但是有哪几个可以把它当糖丸吃的。但是,这茶水可就不一样,虽然功效不高,但胜在量大管饱,自己闲暇之余就可以泡上一杯,而且它甘醇的口感还不错。

    一杯茶水在手,就能品出生活的真谛,这样的日子过得才有意思嘛。

    “好了,你出去吧。我要疗伤了。”白蓉韵的一双美目,就算在黑夜之中,依然可以闪耀出动人心魄的光华。接着,她素手一提,直接将这碗茶水一饮而尽。

    送客!

    “诶,其中一个木盒是要给我的呀。”甄清林还来不及开口嚷嚷,一道寒风袭来,有一抹冰凉直接灌进他的口中,将他到嘴的话给压到喉咙里了。

    木盒被抢了,也就算了,还吃了一嘴巴的冰风,把他冷得直哆嗦。

    大殿赫然关上了门,一句轻飘飘的话儿传了出来。

    “你把人家的礼给收了,记得把事也给摆平了。”

    一听这话,甄清林差一点又噎到了,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境界没人高,打架也打不过。他只能跺了跺脚,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

    话说回来,陈玉泽父子俩又辛苦奔波了七八天,这才远远看到自家的云罗山。

    从这边看过去,云罗山高耸入云,比旁边的山峰要高出很大一截。它的顶端位于云层之间,越往下看,眉黛之色越重。

    “别歇了,都到家门口了。”陈玉泽抬脚轻轻踢了一下陈咏望的屁股,这小子的屁股就像安了石块一样,一停下来就要往下掉。

    陈咏望不满地小声嘟哝了一句,就又屁颠屁颠地跟着跑起来。

    等到他们来到了山门之外,赫然看到了在自家阵法的入口处,几十个人乌泱泱地聚在那里。

    家里出事了。

    陈咏望一看这阵势,吓得脸都青了一大半。他大叫一声,气冲冲地就跑了过去。

    “你们想要干什么?”

    “是不是欺我陈家无人?”

    “你们有胆就放马过来,我要是皱一眉头,我陈字倒着写!”

    这被人欺到了家门口,任平时再窝囊的人,也是会火冒三丈。陈咏望这人,缺点一大堆,但是他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绝不会腿软。

    上一次,就是有几个泼皮小散修说了他家的坏话,恰好被他听到了,他立马卷起袖子就跟着他们干,最后腿被砍伤了,差一点就瘸了。

    这几十个人聚在这里,神色悲苦焦急,传音符发了十几张进入阵法之中,却都石沉大海,里面连个出来应答的人都没有。

    他们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愣头青就这么从天而降。

    当他们看清来人后,差一点痛哭流涕,没有一个人觉得他是个愣头青,反而觉得他越看越顺眼。

    救星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