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0、橘子
    陈玉泽父子俩从东王阁走了出来,神色轻松,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感觉自己走起路来都带着风。

    陈父走在前头,陈咏望巴巴地陪着笑脸,走在后面。

    等到他们已经远离东王阁很远了,陈咏望快走几步,谄媚地说道:“父亲,你刚才有没有看到甄前辈喝完茶水的表情,那一脸享受的样子,实在是太逗了。”

    陈父也想到了刚才那个画面,嘴角微微上扬。陈咏望一看有戏,为了能让父亲答应自己的要求,决定再加一把火,反正甄清林也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前面还不以为然呢,最后还不是被茶水给征服了。还有呀,他最后喊那一声,再来一杯。那语气可真着急,一点都不把我们当外人。你说,像他这种层次的高人,怎么那么沉不住气呢!”

    陈父刚开始由着他说,自家这茶叶可真是好东西,给自己长了那么大的脸。甄清林见过的好东西可不少,一遇到自家这茶叶,一样没抵抗力。但是,他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个大嘴巴怎么什么都往外说,什么都敢说出来。

    这要是让人家听见了,之前做的事情可都白费了,陈父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给我少说几句,前辈的事也是你能随便说的。”

    “赶紧跟我回去,家里的事情还多着呢!。”说完,陈父就要拐到城门口。

    陈咏望一看自己拍马屁没拍到位置上,眼看着父亲就要走了,就赶紧小跑过去,一伸手就拉着陈父的衣襟,不撒开了。

    不管了,再不撒泼,不是,再不撒娇就来不及了。

    反正丢脸也就丢脸吧,为了自家儿子,也值了。

    陈咏望一拉着父亲的衣袖,就讨好地说道:“父亲,我想求你一件事。我自小就跟着你一起走南闯北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今天一定要答应我。”

    “放手。你一个当爹的人了,怎么做事还分不清轻重。快撒手,要不然我就……”陈父看着他一脸的嫌弃,而且右手就要抬起来了。

    脑瓜蹦就要临头了,陈咏望居然不躲闪,一副让你打下去,绝不吭声的气势。

    “说吧,什么事。”陈父反倒弹不下去了。

    “嘻嘻。父亲,这前半个月,咱们不是才去了一趟山外村嘛。我琢磨着,咱们现在手头上也不那么紧巴巴的,就想让您给我儿子,也就是您孙子,买几个灵橘。”

    “广欢这孩子,最近忙着修炼,没日没夜的,而且整理那些文献书册也耗去了很多心力。我这几天回去,看他都瘦了,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吃橘子。您给他买几个灵橘嘛,就当奖赏一下。”听到父亲的语气缓和下来了,陈咏望赶紧把事情说了。

    虽说隔代亲,但陈广欢自小就害怕严厉的爷爷,自然不讨他欢心。为了让儿子修行得快一些,别像自己一样,陈咏望只能是亲自上阵了。

    “买什么灵橘,不是留给他两颗青阳桃了嘛。”陈父一脸的不乐意,这兜里才有那么几个子,这小子就又要买这买那。向大哥借的那两百灵石,可还没有还呢!

    “父亲,广欢这孩子贪嘴,就喜欢那橘子,您就买几个回去嘛!”

    “那你回去把那两颗青阳桃拿给我。你等在这里,我去给你买橘子。”

    “……”

    最后,陈咏望快要磨烂了舌头,才让父亲帮他买了几个橘子。他提着这一些晶莹剔透的灵橘,脸上乐开了花。

    “你在这边等着,我也去给我儿子买一些东西。”陈父看着他偏爱儿子的拳拳之意,心中也有一些触动。他好像从未这么做过,那么今日就开一次先例吧。

    陈咏望等了一会儿,就看到父亲从四海阁店铺中心满意足地走出来。

    “父亲,您给我买了什么?”陈咏望以手遮脸,父亲突然对他这么好,他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买了一些丹药。”陈父将丹药收入储物袋中,隔开陈咏望伸过来的手,说道:“不是给你买的,是买给老三的。”

    “走吧,回去了。”陈父说完之后,就大踏步地走了,只留下陈咏望在风中凌乱。

    我买给我的儿子,你买给你的儿子,这没毛病,可是我也是你的儿子呀!

    陈咏望瞬间泪流满面。

    ……

    夜深了,云罗山上。

    陈咏诺照例在宗祠这边守着阵法,父亲和大哥二人还未回来,这守夜的事情自然就得他亲身出马。

    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咏诺已经习惯在这边打坐修行,说是守阵法,那只是顺道而已。

    这云罗山方圆两三百里,都是贫瘠之地,人烟也稀少,自然就无人过来打秋风。

    可是,今晚却是个例外。

    就在陈咏诺准备掏出古书,再研究一遍那些古怪的符号时,他旁边的阵眼却是接连颤动了一下。

    这个颤动极为细微,但是依然让陈咏诺发觉了。

    有人进入阵法了?

    目前,陈家由于刚办完二姐的婚事,又因为大家长与各个城镇的修真小家族没谈拢,所以除了他们两人去了白阳仙城办事之外,其余人都在云罗山上了。

    而且,父亲和大哥二人也才刚走没几天,说不定都还没赶到仙城呢!

    有情况。

    陈咏诺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将古书收了,一个闪身,就到了阵眼边。

    在当初布置家门阵法的时候,七姑陈盈洁特意为他们设计了一个阵台,便于让这一家皆是灵光期的低阶修士使用。

    如果是由灵光六重的陈玉泽使用,借助阵法之能,勉强可以抵挡虚形期的高手,想要战而胜之,难度极大,除非他在驾驭阵法时,能够熟能生巧,心至念至,毫无阻碍、生涩之感。

    但是,如果是由陈咏诺使用的话,以他灵光四重的修为,他大抵上能应付灵光后期的修士。

    陈咏诺掀开供桌上的绒布,一个石台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个便是阵台,俗称阵法中枢,只要掌控它,便能操纵阵法。

    陈咏诺心中有一点慌乱,他默默期许,只是山中野兽误入而已,千万别是剪径的恶人。

    他在古柳镇的时候,就听过有一些散修会联合起来,专门劫掠老弱孤身之人,只要被他们盯上了,就如同被饿狼盯上一样,不死也要脱成皮。

    在这种慌乱之中,陈咏诺竟然没有丝毫停顿就打出了一连串的手诀,以灵光开启了阵眼。

    阵眼一激活,陈咏诺神识一顿,心神差点失守,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完全控制整个阵法,还是有一些勉强的。

    事情紧急,陈咏诺来不及计较太多,立马将自己的神识延伸出去,借助阵眼之力,将阵法完全打开。

    在陈家外围,有一大片的林地充当着缓冲带,阵法一经启动,林地中的雾气逐渐增多。

    这一些雾气,乃是这一段时间里,阵法自行吸收林木生发之气而成,它们被收束于林地之中,只要阵法一经开启,立马弥漫开,遍布整个林地。

    雾气渐浓,林地中却是有三道黑道,一见到这等异变,他们便知道此次潜行失败,已经暴露了。

    不过,他们的斗法经验极其丰富,丝毫不见慌乱,而是各自拿出了一面旌旗,轻轻一摇,三个人的身影竟在原地慢慢不见。

    夜幕下的林地越发阴森可怖,一场危机已悄然而至。

    整个云罗山,除了陈咏诺,全都在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