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1、白阳庄氏
    没有了灵梭代步,陈咏诺一行人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赶回到家中。

    当陈玉泽宣布陈家即将拥有一座方圆百里的灵山时,古柳镇全镇轰动,古庭柳家甚至还专程派人过来道喜,并且送上了一份不小的贺礼。

    如今,陈家的老底都拿去换护山法阵了,这一份贺礼来得甚是及时。

    陈咏诺身上倒还有一些灵石,但是他暂且不能拿出来。

    索性陈家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若是真到了这种时刻,陈咏诺会毫不犹豫拿出来的,就算没办法交代它们的来历也顾不得了。

    有了这一份柳家的贺礼,陈父暗中让陈咏诺偷偷拿去坊市中换一些待客用的灵食和灵果,再加上恰好刚成熟的灵枣,用这些拿来待客,虽然还是略显得寒酸,但是却也勉勉强强了。

    这些灵枣,陈父还舍不得全部拿出去待客,而是藏了一半起来。四女的功法还没着落呢,他不能为了面子就耽误她的修行进度。

    整个庆典持续了五天五夜,镇上的人特别是以前处境和陈家相似的一些街坊邻居,感慨良多。

    他们怀抱着陈家的今天,也许就是他们家明天的期许,在庆典结束后,再次投入到建家大业中。

    经过陈咏诺的一些暗示,陈父与陈家交好的几个修真家庭达成了一些协议,同意他们搬迁到云罗山管辖的城镇中。

    陈家人只有寥寥几个,属于刚起步阶段,而云罗山方圆百里地,若是要他们管理起来,人手肯定是不够的。

    相比起招募外面的散修,还是知根知底的近邻们更加可靠一些。

    到时候,陈家人一律住在灵山之中,而其余的六个凡人居住的镇,就由这些近邻与当地居民共同管理,起到一个互相监督的作用。

    这一些天,着实把陈父搞得手忙脚乱,晕晕乎乎的。要不是老三咏诺时不时提醒并且分担一二,他肯定是想不到这么长远的事情。

    于是,陈父和大哥陈望二人,先行一步到往云罗山迎接陈盈洁,进行护山阵法的布置和六座小镇的交接事宜。

    陈咏诺负责后续的迁徙工作,顺便将那些想要一起去往云罗山的居民安全护送到达。

    此时,正值秋冬之交,气候开始转凉了。

    但是,路途上的人们向往着美好生活的明天,心里热烘烘的,一点都不觉得冷。

    迁徙的大部队走的并不快,他们从秋末走到了冬天,又从冬天走到了春天,一直到晚春的时候,他们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云罗山,在白阳仙城的东南方向。它距离仙城和东边的北隙坊市的路程差不多都是两万里地。

    在云罗山的西南方向,有一个乌石坊市,规模比北隙小一些,以后他们想要购买一些材料,就可以就近原则到这边去。除此之外,云罗山周围就没有比较大的修士聚居地了。

    陈咏诺先将其他家庭的人都放在了云罗山下十几里外的鸣风镇,然后跟随迎接他们的大哥陈咏望一起前往云罗山。

    路上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陈咏望的大儿子陈欢,也成功点化出三窍灵光,比他老子的根骨资质强了一点点。

    “哎呦,我的宝贝儿子。”陈咏望知道这个消息后,立马跑过去抱起儿子,别提多宝贝了。

    “我的乖儿子,你猜我帮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两个人就在那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陈咏诺看着这一对父子,握紧了身边一脸羡慕神色的妹妹的小手,牵着她往前走。

    “老三,父亲让你去见他一下,顺便把老四也带过去。”陈咏望喊了一声,他本来就是来传达这个消息的,差一点把它忘了。

    “那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和二姐了。”陈咏诺说完之后,就带着小丫头过去了。

    云罗山有一千多丈高,山体巨大。他们上次在仙城内定下了家族驻地,差不多就在山阳处五百丈以下的一块树木繁多且较平缓的地方。

    不同于其他家族,他们陈家为了躲避罡风的侵袭,可以说做足了能做到的准备,他们将住处往地下建,挖出两三丈的深度,然后就地取材,取用树干当横梁和房柱支撑,再用青砖砌墙,只将一些屋瓦露出地面。

    房顶的流线型设计,能够最大限度将可能流窜到这里的强风隔开至两边。那些树干皆是被山风洗炼过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时间的,极其坚硬耐用。

    陈家买不起能够帮忙营建驻地的力士灵符等,所以陈父只能发动山下的居民,帮忙伐木筑砖,深挖坑洞。

    他们花费了近四个月,直到陈家大部队人马到达这边的前几天,才修炼完成三个宫殿。好在陈家族人并不多,大家互相挤一挤,克服几个月时间,也就能腾出时间来营建更好的住所了。

    “父亲,我们一行人从古柳镇出发,陈家族人56人,其余族人654人,历经五个多月,终于安全到达云罗山。”陈咏诺将任务交接给站在外面,正往下看着家人的大家长陈玉泽。

    “很好,辛苦你们了。”陈父的胡须已经成型了,他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

    “老四也来了,我们进去祠堂说话。”陈父领着二人走进一处大树洞。

    这个大树洞的本体乃是一株生长了上千年的榕树,它被山风侵蚀了数百年时间,主干上被穿透成一个天然的大树洞,而且它位于云罗山的一处天然灵机处,所以就被二阶阵法师陈盈洁巧妙的利用来充当祠堂,也是整个阵法的三大中枢之一。

    一走近宗祠,陈咏诺就看到房间内的西侧有一处祭台,上面放着一本族谱。

    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长者正端坐在祭台前的太师椅上,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小丫头陈咏晶。

    “你们快见过庄大伯,他是我的大哥,以前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陈咏诺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鹤发童颜的老人,竟是父亲当年的大哥。

    当年闯荡江湖的七人,只余四人在世。陈咏诺以前曾在老二林火丁那边得他传授功法一年,与二伯相比,大伯庄加恩的性情跟陈父相差无几,都是惜字如金之人。

    “见过大伯。”兄妹二人做了一个揖,随后退回到父亲后面。

    “这位就是陈咏晶了吧。”自他们进来到现在,庄加恩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小丫头。

    “是的。”陈父答道,他低声吩咐了几句,陈咏晶就走上前,站立大伯身前。

    庄加恩乃是剑修,只要一剑在手,他便能挥出犀利的剑光,已经快要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他摸了摸陈咏晶的手骨和头骨,然后沉思不语,左手掐诀,似乎在推演着什么。

    陈咏晶不敢言语,乖乖地站在一旁。

    陈父看出了陈咏诺的不解,说道:“大哥此次过来,是听闻了老四的灵根资质乃是南明离火,刚好他庄家收藏有一本南明离火经,所以他不辞万里,特意将之送了过来。”

    这位庄加恩乃是白阳城三大豪门之一的庄家旁系子弟。纵然他只是不被家族看好的旁系,他在外面行走江湖的时候依旧无人敢惹。

    当年,要不是队伍里有他统领着其他人,扯着白阳庄家的大旗,他们这些人早就被一些小家族吃干抹净。

    前段时间,他去找六妹陈盈洁帮他修补某一处的阵法,闲谈之中说及到陈玉泽的一些家事,刚好听到了四弟恰有一女身具南明离火的灵光,正在为修行功法而烦恼。于是,他在征询了家中管事之人的同意后,赶忙从库房中提取出功法第一卷,直接来到云罗山这边。

    “你只需将体内灵光输入一丝到南山文书之中,这份协议就算是生效了。”陈玉泽将一份冒着紫光的书卷经陈咏诺之手,直接拿给了陈咏晶。

    庄家自然不会白给他们南明离火灵光期的功法,而是看在庄加恩的面子上,以功法来换取陈咏晶进阶虚形期后三十年为他庄家所用的年限。

    只要陈咏晶能够成长到虚形期,那么她便需去往庄家本宅,用南明离火洗炼他家指定的几件秘宝。

    任务完成之后,后续的功法也会一并拿给陈咏晶,作为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