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7、南明离火
    “哥哥,为什么也有大人要来这边测试灵光属性?”陈晶晶看了看周围,虽然周围大部分是像她一样大小的孩子,但是也偶尔会看到一些看起来比陈父的年纪还大的老人,他们也要像她一样被贴叩神符。

    “人身的奥秘极多,光是三大丹田,无数修士大家参悟几千年了,也没有完全弄懂。每点化出一处丹田,便有几率会改变灵光属性,而且有一些功法或者某一些人的体质也会有很大的影响。那些大人可不是像你一样的新手,而是虚形境以上的高人。他们在进阶一个大境界时,很有必要再核定一次。”陈诺解释道。

    像是陈诺等人,已经错过了一次灵光属性的测试,就只能等突破至虚形期,点化出中丹田后,才有第二次机会可以再测试一次。

    “第七七八号。”

    陈诺核对了一下晶晶手中号码牌上的号码,确认轮到她了,就带着她走进无量观的大殿。

    殿中,供奉的是三尊金身塑像,其面目模糊一片,让人看不真切。

    陈诺二人在一道士的引导下,对着塑像行三拜九叩之礼,叩谢三位真君五六千年前从天外带来了天书法统,并且传承下元神之道的功法真经。

    礼毕之后,从三尊法相金身前的一面铜镜中射出了一道光线,罩住晶晶。

    此光线似近实远,就好像从不知多远处而来,又好像不知穿越过多少岁月,明明只有一瞬,却像经过了无数层的时空穿梭。

    晶晶的下丹田受此光牵引,从穴窍之中导出了一朵火苗。

    南明离火。

    火苗化为了四个古篆字,随即熄灭。

    “第七七九号。”

    陈诺二人随即醒转,对着虚空又叩谢一拜之后,道士冷漠地指引他们从大殿中离开了。

    听到这如雷贯耳的四个字,陈诺竟然有点懵了。他记得自己以前从一些杂书中看过秘闻,这南明离火可是千年以前的一桩奇物,最擅于破解邪魔异宝,威力强大,大名鼎鼎。

    千年以前,修行界发生了几场大争斗,五大道宗中有两大强力宗门在那场浩劫之后销声匿迹,仅余三宗留存。关于此事,书中只有零星记录,遮遮掩掩,就连那消失的二宗叫什么名字也不可查。

    这一桩事就像一个无头公案一样,无人可问,无人谈及。

    但是,在那场争斗中,有几种天地灵物大放光彩,南明离火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妹妹的灵光属性果真是那种天地灵物,那么她的资质绝对可以算得上良才美质了。

    不过,陈诺看着刚才那道士的冷漠模样,心里也是没什么底。难道那些秘闻都是假,要不然他们怎么一点反应也无呢!

    至少也应该恭喜一下嘛!

    “哥哥,我的灵光属性算好的还是坏的?”晶晶看着哥哥绷着一张脸,刚开始不敢说话,后来,她的好奇心占据上风,又觉得哥哥肯定是疼她的,肯定不会因为她资质不好就不要她了,才怯着胆子问道。

    “不错的。我带你去看一下功法,然后再把好消息告诉父亲和大哥,好不好!”陈诺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拉着她的手,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去往城南。

    城南那边遍布集市店铺等交易场所,想要购买功法一类的就只能去那边。

    如果他们运气好一些,买到了南明离火真经,那么小丫头的灵光修行大致可增加一层的速度。

    按照秘闻上记载,这南明离火真经可是千年前离火真君的独门绝学,他从南方离火之精中提炼出一把南明离火剑,乃是十大飞剑之一,声名赫赫。

    可惜的是,经过千年前的魔劫之难,离火真君早已销声匿迹,再无其他消息传出,就连那把飞剑也是音讯全无。

    本来陈诺只是心里打着鼓,他觉得很可能是那些道士见惯了百年或者几百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天才,才会对南明离火如此冷漠,但是,当他来到了城南,他心里的疑问更大了。

    陈诺逛遍了七八个大店铺,他们的说辞基本一致,除了以上这一些消息之外,他再也无法得到有关南明离火的其他讯息了。

    哪怕是所谓的南方离火之精,他们不要说售卖了,就连见都没见过。

    难道南明离火已经失传了?

    纵然陈诺很不想承认,但是如今也只剩下这一个解释了。

    至于说他们狗眼看人低,故意看人下菜,认为他们买不起,就借故不让人看,这一切却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一些商铺都是开门做生意的,没理由放着生意不做吧。

    如果他们果真鼠目寸光,店铺的生意早就被其他同行拉走了。

    这些店铺的服务态度还是很好的,并不会因为对方的穿着或者修为低,就趾高气扬,看不起人。很明显,这一些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不只对各种灵物极为熟悉,甚至连一些典故也是随手拈来。

    “哥哥,我以后是不是没办法修行了!”跟着陈诺这样跑来跑去,小丫头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其实已经早就有了计较。

    “傻丫头,我本来是想帮你找到最契合灵光属性的功法,再不济也淘到相关的灵物,只是这功法和灵物太过于稀少,不易搜寻到而已。”

    “找不到他们也是无妨,我们已经知道你适合修行火属性的功法,这就足够了。”

    “哥哥,我只要能够修行就好了,不用给我找最好的。”小丫头很懂事,她最不想的就是给家里和哥哥添麻烦。

    如今这结果,已经出乎她很大的意料之外,她很满足了。

    正当他们还在找寻功法时,一道传音符出现在陈诺面前,围绕着他飞转。

    难道是父亲那边有事了?

    陈诺一想到这,就赶紧将传音符收下。

    “速来东王阁。”父亲的声音从符中传出来。

    “走,我们先去父亲那里。”说完之后,陈诺就赶紧带着妹妹,赶往东王阁。

    陈诺二人已经就在城南这边,距离东王阁处不远,所以他们只花了半柱香时间就来到了陈父身边。

    “本来,我们也应该听听你二姐的意见。但是,如今这情形,只能是我们四人拿主意。”

    “东王令已到手,刚好内阁的家族管事今天当值,所以我们等一下就直接去选择家族驻地。”

    一看到陈诺二人,早已守候在阁外的大哥就将他们领到了父亲身边。

    也许是事情进展得颇为顺利,陈父的心情大好,立马交待了一些事项,免得这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孩子,等一下无意中冲撞了家族管事等大人物。

    这一些人物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胜任的。可以说,能够到五大道宗讨一个管事级别以上差事的修士,全都不简单。

    若是不小心冲撞了他们,估计这辈子他们家不要说崛起了,很可能连怎么挂的都不知道。

    陈玉泽看了看天色,他一直紧绷着神经,突然松懈下来后,顿觉身体有一些疲累。

    从早上到如今,已经过了九个多时辰。仙城外,早已是繁星满天,夜幕当空了。

    只是仙城内有虚空禁制,除了城东内的各大家族驻地有日夜调节的功能之外,像是城南这边,一天之内尽是白昼,到处都是亮堂堂一片。

    修士,特别是修有所成的高人,只要打坐一两个时辰,便能抵去数天乃至数月数年的疲乏,精力再度充沛。

    父子四人,除了晶晶之外,其他人也不算是高人,只是硬撑着而已。

    又等了一个时辰,有一小厮跑过来找陈父四人。

    “管事大人有请,劳烦各位请随我过去。”这小厮看起来也就比陈诺大一两岁,看起来是个老实人。

    “有劳了。”陈父拱了拱手,然后不着痕迹的将一枚灵石塞给他。灵石不多,但是重要的是他们传递过去的心意。

    能够在这东王阁当差的凡人,应该也是一些有跟脚之人。宁愿得罪其他人,也不能得罪这一些小厮。

    果不其然,小厮在带路时,就着重提醒了,管事如今的心情还不错。

    有了这则内幕,四人心中大定。他们手中虽有东王令,但是背后并无跟脚,如果刚好撞到了人家的枪口上,就算吃了大亏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请进吧,管事早已在此等候了。”

    陈父一行人,随即被领进了一间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