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6、骨环(新书求推荐)
    这个悬崖绝壁处处透着诡异,但是他们二人仔细搜查了好几遍,依然毫无收获。

    就在他们考虑要不要潜下那深不可见底的峭壁时,陈诺看到了下方不远处竟有几只猴子。

    “猴子!”陈父举目望去,也看到了那边确实有几只手脚太过灵活的猴子。

    他们的体型看起来比一般的猴子略大一些,灵性十足,俨然像个小大人似的。

    难道曹老汉刚才爬下峭壁,就是去寻找这些猴子?

    此处峭壁同样光秃秃一片,并无杂草杂花生长,细细一看,峭壁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山洞。

    “跟上去。”陈父低声交待了一句。

    这些山洞足有上百个,而且相互之间肯定是内部通达,若是光靠二人探清楚,所花费的时间太多,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这些灵猴,直接进去它们的老巢。

    与凡人相比,修士的手段堪比神奇。像曹老汉等人需要借助工具才敢下去,而陈诺二人使出轻身术,只凭着峭壁上凸出的石块,就能如履平地,行动自如。

    他们远远吊在猴子后方,往悬崖更深处潜过去。

    越往下走,峭壁上的罡烈之风就越大。风一及身,就冷咧如刀,刮得陈诺的一张帅脸生疼。而且此风之中,似乎还带有一些特殊的煞气,闻久了就直发晕。

    这悬崖下的环境如此恶劣,难怪曹老汉等人回去时精神萎靡,就像大病一场了一样。

    陈诺二人只能用灵光化成一道紧贴人身的护罩,抵挡这罡风煞气。

    像是这种随手可施展的法术,大多是一些小把戏,于斗法无用,只是方便使用罢了。

    一会儿功夫,他们已下潜了数百米深,探身往下一看,底下依然是黑乎乎一片,渗得人心慌慌。如果看得久了,就感觉底下有一只凶狠异兽,能瞬间将人吞噬。

    再过了一会儿,猴子竟然分散成几波,各自钻进一处山洞。

    “分散开?”陈诺问了一句,他觉得这些猴子的灵智已经不下于人了。

    “不行,我们不能分开。必须紧跟上其中一处,盯死它们,难不成它们就不回去了。”陈父态度坚决,他不放心儿子一个人行动。像这种机缘巧遇,能够拿到当然极好,要是一时没拿到,那也不必着急,多守上几天,敌明我暗,对方肯定会漏马脚的。

    对于生命悠长的修士来说,最不应该丢掉的就是耐心二字。

    于是乎,他们也跟着钻进其中一处山洞。

    山洞中纵横交错,就像是迷宫一样。

    陈诺二人边跟踪边在不起眼处做下记号,就这样他们死盯住其中一波,尽管它们分分合合,拐来拐去,但是在一天之后,它们果然又全部汇合到一处。

    依陈父看来,此处距离它们的巢穴已经不远了。

    这一路,陈诺二人苦不堪言,但是他们咬着牙关坚持到底。

    又经过了一处峭壁,面前出现了一个水坑,边上有几道清泉流下,叮叮咚咚作响,细耳听之,居然有点悦耳。

    “敛息。”陈父比了一个手势,片刻过后,陈父依然站立在陈诺身边,但是陈诺已经感知不到父亲的存在。

    陈诺怔了一下,也跟着照做。他的敛息术并不高深,但是他体内灵光也不算深厚,所以效果勉强也算可以。

    他们躲在一块山石后方,背后便是一处大溶洞,方圆几十丈宽,高也有数丈。

    在溶洞的正中央,有一块巨大的溶柱,中间镂空成一处凹槽。

    一股酒香味随着山风吹过,弥漫在溶洞里。

    “猴儿酒!”

    而且是质量上佳的野生猴儿酒。

    这个完全出乎了两人的意料之外。

    要是他们能够把这一锅端了,便能卖出数万灵石,家族后续的资金也就有了着落。

    陈诺不禁想到,那个曹家该不会一锅端了这些猴子老祖宗的典藏吧。

    这个假设还是有点靠谱的。

    陈父的脑洞明显没陈诺大,他四处张望,觉得迫切需要解决的便是溶洞中的一只白色灵猴。

    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光判断,它应该有一阶上品的实力,相当于灵光后期。

    “我去引开他一会,你只有三息时间可以捞猴儿酒。能捞多少就捞多少,别贪多,时间一到就立马回去,不要停留。”陈父又叮嘱了几句,随后将一青皮葫芦拿给陈诺。

    这种青皮葫芦并不算法器,只是它材质特殊,能够容纳最基础的禁制之术。于是,修行界就拿这种青皮葫芦充当装水装酒的器具,容量也不是很大。

    二人定下的这个时间需要拿捏巧妙,必须在其他灵猴还未反应过来就撤。

    陈父潜行到靠近灵猴一方,而陈诺则潜行到靠近猴儿酒一方。

    若不是这敛息术还算玄妙,他们一进去溶洞,就会被发现的。哪里还有机会盗取灵酒。

    陈父突然暴起,他直接甩动长鞭,狠狠地朝灵猴卷过去。

    灵猴本来摊睡在地上,身边还有几只幼猴在帮它抓虱子。没想到祸从天降,不单那几只幼猴被劲风吹走,他的屁股上也挨了一鞭。

    它立马炸毛了。

    于是,它呲呲几声,直接扑向陈父,其速度之快,让人愕然。

    陈父不敢久留,当即拔腿就跑。

    其他猴子也咿咿呀呀地跟着灵猴追去。溶洞中只剩一些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傻猴子。

    陈诺也赶紧现身,一边掐着手诀,一边几脚踢开挡路的傻猴子。

    “收。”

    陈诺拧开瓶盖,伸指掐诀,一股吸力从青皮葫芦中传出。

    石柱上的灵酒受吸力感召,化为一道水柱进入葫芦中。

    三息时间一闪而过,石柱上的灵酒竟没看出来少了。陈诺也不贪功冒进,收起葫芦就要离开。他已经隐隐听到溶洞的其他入口有了声响,估计是来援已到。

    就在他正要离开之际,他发觉脚底居然有硬物。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可不比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弱,而且他匆忙之间,为了赶速度,用在脚上的气力可不小,就连石头都能踩碎。

    陈诺抬脚一看,发现搁在脚下的是一骨环。

    他来不及想太多,随手就拿起这个骨环收入怀中,只能等回去后再探究一下了。

    就这么一耽搁,陈诺已经可以看到又有两只灵猴呲牙裂嘴的冲了过来。

    妈呀!

    陈诺二话不说,顺着刚才的来路,直接窜了出去。

    脚底抹油,先走为妙。

    背后的灵猴越聚越多,陈诺只能拼了命往前,偶尔会丢几颗藤蔓种子,将跑在前面的猴子缠绕,阻住他们一两刹那。

    靠着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陈诺在身上的藤蔓种子告罄之前,终于逃出了悬崖峭壁,他也不多做停留,直接在悬崖附近藏匿,接应父亲。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他才看到陈父的身影。此时的陈玉泽,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的,一如曹长民一样,两件法器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暂时不能再用了。

    陈诺扬了扬手中的青皮葫芦,父子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