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5、灵猴(新书求抚摸)
    那位中年男子名叫曹长民,是白阳仙城四等望族山居曹家的嫡系传人。

    山居曹家,一个崛起于草根基层的家族,特别是在一百多年前,只要在仙城中提起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纵然它只存在了两三百年,但是曹家毕竟出了一位金丹真人,并以此获得四等望族的封号。

    如今,山居曹家早已破败衰落,不复当年威名,其族人早已四处分散,或改投其他家族,或迁徙他处,这种结局不禁让人唏嘘。

    曹长民生长于曹家倾覆的末期,而且他还是嫡系子孙,这种由盛转衰的落差,他更有体会。

    偶然间,他翻阅家族秘闻,从中得知自家先祖乃是出身于一个山外村的世外桃源,因误食灵桃而踏入修行之门。

    自此之后,曹家先祖平步青云,不但一手创立了家族,还攒下偌大的家业,延了曹家两百多年的富贵。

    以他沉浮修行界底层数十年的曲折过往,他察觉出这短短数十字所蕴含的巨大隐秘。

    一个独门独户的散修,想要供养自身修行就极其艰难了,更不要说家族之后的事了。

    能够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曹家先祖在发源地这边有了奇遇。

    三个月前,他凭借着所剩不多的家传典籍,找到了这里。

    他没料到的是,山外村中居然还有一些曹姓之人世代居住于此。他们应该就是以前未迁移出去的曹家人的后代。

    对付这些已经没有多少血缘关系的山民百姓,曹长民自然不会有多恭敬。为了找寻出能够再度复兴家族的机缘,他轻则随意咒骂,重则奴役惩处。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山外村的大部分村民,特别是村长一家的愤恨。

    当然了,山外村也有一小部分的村民,甘愿充当他的眼线,时刻向他打小报告。

    为了对付曹长民,曹老汉只能将世代相传的一些秘闻,再三增补其他信息,以纸条的方式传递给陈诺父子。

    至于两方谁能胜出,曹老汉心里也没有底。

    这些信息,陈诺父子是不可能知晓的。

    他们在击杀曹长民之后,拿到了他身上的储物袋。

    拿到手的第一感觉,就是曹长民很穷,连一件像样的法器也没有,也有可能他这段时间争斗较多,法器大多已损毁。除了几本记事典籍之外,就只有零星的几枚灵石外加一个曹家身份令牌。

    从储物袋中的几本曹家典籍,陈父只是粗略知道了曹家先祖很可能在山外村获得奇遇的事。

    “三儿,你带着这些东西先回去。既然让我知道了这件事,那么我便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陈父将自己身上的储物袋交给陈诺,这里差不多就是陈家的全部家产了。

    创建家族,让家族兴旺,这两件事已经成为了道途被阻的陈父的最大执念。

    如果他想在有生之年完成这两件事,那么他必须走这一趟。

    至于陈诺,他所有儿子中资质最好的一个,陈父自然不肯让他跟着自己去冒险。

    如果自己不幸出事,陈家还有陈诺撑着,以后的道路难是难了一些,但是好歹家族的希望还在,总能撑下去的。

    但是,如果两人都出事了,陈父想了想家中其他人,只能轻轻地叹息一声。

    “父亲,你在做决定之前,先听我一言。你想一想,以我们这次危机的应对和协作,是不是足以说明我们两个人合在一起,所能做成的事是远大于我们各自单独所做之和。”

    “再者说,从这个曹家人的衣着以及身上的东西,是不是足以说明他应该是独自一人,并无帮手的。”

    “所以,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危险系数应该没刚才的大。我们两个人一起行动,互相也有照应,守望相助。”

    “我也知道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所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穿越至今,陈诺对整个修行界的认识日益深刻。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有所成就的话,只能依托于家族或者门派,独来独往是极不现实的,除非他能有所谓的老爷爷随身指点,或者有那个绿色的小瓶瓶也行。

    既然他没有那种命,那么他只能与家族共进退。家族兴,他兴;家族亡,他估计也嗝屁了。至于依托另一个门派,这个他就更别想了。此界的门派传承,不同于家族的血脉关系,它靠的是师徒关系,师傅选徒弟,徒弟也挑师傅,想要配对成功,并没有那么简单。

    要知道此界明面上的顶尖八大门派,可是唯一能对抗一等世家的存在,它的传承绝对不简单,收徒当然也很苛刻。除此之外的小门小派,也就是另类的家族传承,派中关系错综复杂不说,还很排外,还不如窝在家里呢。

    所以,陈诺想要跟着一起去,这并不是他一时冲动,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而且,他也想要赌一次。

    以后能不能吃得起茶叶蛋,很可能就看这一回了。

    至于榨菜?这辈子是不可能吃榨菜的。

    “那么,去之前你要先答应我,如果你察觉到危险,你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要管我。”陈父想了一下,觉得陈诺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曹长民都能独自在这边搜寻了三个多月,没理由他们一踩就是屎坑。

    父子二人又商量了一下,再次往山外村方向前进。

    下一站,他们打算从曹老汉那边着手。

    于是,他们绕了一圈,假装从桃林收获了不少灵桃,而且两人还很开心,回去前特来向他们辞行。

    等到曹老汉亲自护送他们离开后,他们又悄悄尾随而来。

    果不其然,他们听到了曹老汉和他两个儿子的对话。

    他们又隐身潜藏了两天之后,曹老汉和他的两个儿子在察觉到那个曹长民已经十几天未见人影之后,三人悄悄走进桃林深处,他们则尾随其后。

    如果不是曹老汉三人带路,陈诺父子是铁定找不到的。

    在兜兜转转之间,他们来到了画中的那处寸草不生的悬崖边。

    曹老汉三人在附近又翻找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同时,他们也借用工具,两个儿子攀爬着滑下悬崖,悬崖深不可见底,他们在挑战完各自的极限后,一行人就又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等到他们回去后,陈诺父子才显露出身形。像这种隐身术,只能用来骗骗凡人百姓而已,若是用它来对付修士,那是铁定不成的。

    散修是很可怜的,往往身上有的都是别人连看都不看一眼的次品。

    陈父身上倒是有一个还算有点价值的秘术。这是他的立身之本,家里也只陈诺才学有小成。

    此术是一敛息术,修行至高深处,可以瞒过同阶修士。陈诺只得皮毛,所以他用来敛去藤蔓种子的灵性。

    陈诺所修的功法是镜水乙木诀,他身上的灵光是水木双属性,利于植物生长,所以他得高人相助采摘品阶较低的藤蔓种子,将它们带在身边,每隔一段时间温养一下,同时运转秘术,敛去它们的灵性。

    正是他在平常做足了准备,所以在危机关头,陈诺先假装呕吐恶心,将藤蔓种子借机掉落在地,等到曹长民来到了区域范围,陈父瞬间击杀他的妖蛇,让他短暂失神。

    再由陈诺施法,引动藤蔓种子快速生长,瞬间缠绕住他,补上陈父的这个空档,陈父只是灵光六重,之前与妖蛇缠斗也耗费了不少法力。等到陈父解决了妖蛇,再用长刀法器直接砍杀对手。

    其实,早在他们见到曹长民假扮的血人时,他们便察觉出异常了。

    从常理推断,一般人受到攻击,在看到他人时,会下意识喊“救命”,除非是很熟悉的关系,自觉非死不可,才会让对方快跑。

    于是,他们就顺着这个假设,想要将计就计。需要用到诡计阴谋的,说明两者实力伯仲相间,鹿死谁手未可知。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就都是父子二人推敲判断的了,所幸的是他们蒙对了。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袭杀向陈诺的妖蛇居然实力如此强悍,要不是陈父又给了陈诺一件软甲,及时挡住了妖蛇的毒牙,他们就很可能阴沟里翻船,得不偿失了。

    不过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父子二人笑到了最后。

    这一刻,陈诺将它称之为主角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