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摘桃
    这两天,两人看似闲庭若步,一路上颇为轻松自在,实际上他们用尽了所掌握的各种手段去反侦察有没有被人跟踪而不自知。

    石沉大海,毫无所获。

    青阳桃成熟在即,要是拖延几日,它们灵气散失大半,便不值钱了。如今这情形,要么就是没被跟踪,要么跟踪他们的人实力远胜于他们,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事已至此,他们总不能因为这样就疑神疑鬼的,正事要紧。

    于是,他们二人只能打开阵法,走进山谷之中。

    “父亲,我们已经在阵法之中了?”没有期待中的空间转换,甚至连眼前的山谷都没变样,陈诺只觉得这算哪门子的阵法。就算没有他前世看的那种所到之处金光遍地,至少也得有昨晚那一层好像放屁一下就会吹散的白雾吧,这阵法想必是假的吧。

    在坊市中,他只见过聚灵阵。

    听到陈诺的这种疑惑,陈父有点哭笑不得,这只是一品中阶的下脚料次品,像陈诺描述的这种,怎么说也得是三阶以上的,两者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况且,这阵法被他分割成三四十个小节点,它的威力已经微乎其微了。

    这小子,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陈父发现他好像又被打击到了,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没撑上几息时间,就又倒塌了。

    话不多说,这一边陈父石台一转,眼前的桃树便多出了一个枝桠,两个鸭蛋大小的青阳桃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青阳桃!”陈诺指着桃子,激动的说道。他拿起父亲递过来的一柄玉如意,身子一纵,如灵猴般爬上枝头。

    灵光期,正是修士打熬身体的好时机,所以一般的灵光境修士,都会在闲暇之余行功练武。

    玉如意轻轻一击,青阳桃随即脱落,被收入专门准备的玉盒之中。此玉盒可保灵桃灵气不失,是常用的保存方法。

    陈父翻转石台,打开阵法节点,陈诺则负责收拾灵桃。两人配合无间,小半天就完成了任务。

    期间,陈诺也再次见识到百里桃林的怪异之处。按理说,入阶灵植都是整棵算的,而此地的桃林竟然是某个枝桠入阶,百里桃林竟无一棵完整的灵果树,天地造化之神奇诡异如斯。

    “如果这些枝桠都长在同一个灵果树上,我早就把它移植回去了。哪里还需要每年都辛辛苦苦来此一趟!”陈父如此念叨道。

    最后统计了一下,整个山谷共有三十九处结有青阳桃的桃枝,这一趟共收获了七十六枚青阳桃,以一颗两灵石的市价计算,可卖出152块灵石。

    这些灵石对于陈家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笔巨资了。要知道,陈诺在灵药园辛苦一月,也仅能每三天配置一斤灵米,一月只能领到十斤灵米的报酬,以一斤灵米一灵石计算,月薪十灵石。

    为了给陈诺找到这份差事,陈父可花了不少心思,托了很多熟人。就这样,在坊市里可有无数双眼睛巴巴地看着,全都想找个时机替换掉陈诺。

    有了这次的收获,陈家其他人这大半年的修行物资也算是有了着落。

    此界的修行方法,不同于陈诺前世熟知的练气筑基金丹一类,而是先得点化出下丹田的一缕灵光。

    此灵光乃是刚出生时婴儿伴随着第一声啼哭与天地初次接触时,根植于九大灵窍之中的。

    婴儿慢慢长大,灵光逐渐化入身躯之中。

    等到十岁左右,人身上的骨骼脉络逐渐成型了,如果灵光还未全部化光,那么依靠灵物点化,就可以点化出下丹田的灵光,踏上修行之路。

    修行的第一道门槛,便是点化灵光。依照惯例,能够成功点化灵光的孩童,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人则是终生无法踏入修行之门。

    除此之外,就算是那些已经踏入灵光境的孩童,大部分的根骨资质也只是三窍以下,除非是家境雄厚,否则就算是修行数十年,也无法进入下一阶段。

    灵光境的修士尚未百脉皆通,无法吸收天地元气入体,只能通过服食灵米或者丹药,或者以体内元精转化为灵光。只有进入虚形境,打通中丹田,体内生就一口真气,才能采天地之灵气。

    陈诺是四窍灵光的资质,比三窍灵光的普通资质仅高一线,只要有足够的修行物资,此生有望进阶虚形境。因此,陈父才花费大力气,将他塞入坊市之中学艺。

    对于他们这种尚处在初建阶段的不入流家族来说,家族成员想要成功进阶虚形境,只能依靠家族全策全力的支持。

    这也是陈父每天忙碌奔波的终极目的所在。自从他身体受损,影响了道途之后,他熄了问道长生的念头,偏居一隅,娶了四五房的妻妾,生子育女,就是想要成立一个家族,以传承他的血脉和信念。

    如此兜兜转转了三十几年,他也到了古稀之年,虽然由于常年服食灵米灵果的关系,他看起来也未显老态,还是一副中年男子的样貌,但是底层修士的各种磨难,他是深有体会的。

    这三十年来,陈父一共育有八子九女,最大的儿女已经三十岁了,最小的尚在襁褓之中,身具灵光穴窍的仅有二子一女,可堪培养的只有陈诺一人。

    陈父深知,家族的建立并不是一蹴而就,说不定要历经数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的努力。以他目前的寿数,他应该是看不到家族崛起的那一天了,但是他依然竭尽所能的做着自己可以做到的事,不曾后悔这个决定。

    ……

    此间事了,陈父又重新启动阵法,两人结伴离去。

    父子二人都不是话多的个性,而且他们的身上还带着一些足以让人谋财害命的物资,他们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也颇为忐忑,特别是还有一桩未知之事,这让他们如鲠在喉。

    他们早在出发前的那天早上,就将要给山外村民的丝帛绸缎和一些生活必需品等俗物放在了那处空地上,所以他们并不打算多此一事去告别,而是决定直接回去,省得夜长梦多。

    “再越过那处山岗,我们便算是离开山外村了。”陈父指了指前方的一处小山坳。

    只要再辛苦几天,他们这一趟的差事便算是完成了,希望一路上有惊无险、安然到家。

    就在陈父思绪之中,稍有放松之际,前方一道人影从山林之中飞奔而出,他的身上沾满了血迹,神情慌张。

    他远远看着陈父二人,大叫一声,“别过来,快跑。”随即倒地不起,似是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