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嫁春色 > 第二十八章:担心
    第28章担心

    赵夫人娘家是官宦人家,当年两家的老爷子私交甚笃,因此给孙辈的孩子定下的娃娃亲,从小就指腹为婚。

    温桃蹊的那个舅舅,勉强算是祖荫做的官,总之比温桃蹊的姨父要轻松得多,加上他自己又争气,是以一路升迁便很快。

    只不过赵琏这个人最是个一身正气的,平日里大多时候也都是不苟言笑,甚少有人敢同他玩笑几句,且他做起事来又总是认真过了头,以前温桃蹊的外祖父不知教导过他多少遍,官场上,总要学会变通二字,才能够走的长远,尤其是他后来在京,进了刑部为官。

    京官难为,那是龙章凤姿之辈聚集的地方,说不准走在大街上,随便提个锦衣华服的小公子,都是什么朝中三品家的孩子,似赵琏那样的脾性,实在是太容易得罪人。

    好在刑部尚书是个两袖清风的官儿,又一向爱惜人才,才总对赵琏诸多包容,不过后来赵琏还是自己主动辞了官,觉着京城那样的地方,实在不大适合他。

    赵家老太爷因知晓儿子的脾气,加之彼时赵琏的上官又写过一封书信,私下里送给了赵家老太爷,无非是说些赵琏在京城数年,已将朝中同僚得罪了小半,如今辞官,也不失为上上之策,总好过来日为人排挤陷害,弄得一身骚,想走也走不成,这才叫赵家老太爷没有那样大的气性,凭着他辞官回家了而已。

    在扬州的这件案子上,眼下他们劝再多,家里的长辈们也未必听得进去。

    温长青神色有些晦涩,两只手背在身后,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温桃蹊眼珠子滚了两滚:“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究竟好不好,毕竟秦行拿银子,拿的也是姨妈和二哥的银子,事情抖出来,是不是对姨妈和二哥都不好啊?”

    “问题倒不在这儿……”温长青眼神已然又暗下去,方才的亮光真正是一闪而过,“凡事讲个情有可原,况且真的请了舅舅出面,难道舅舅会害了姨妈和长玄吗?这事儿就算是闹到了刑部去,刑部的大人们看在舅舅的面子上,也会周全一二,是以姨妈和长玄倒也没什么。只是……”

    他吞吞吐吐,温桃蹊便很是揪心,两只小手交叠在一起搓弄了好半天:“只是怎么样?大哥你有话直说不好吗?我也是一时想起舅舅来,本来呢,这事儿我打心眼里不赞成,可是爹娘都首肯同意了,我也说不了什么,要是表哥真的知道收敛,家里想法子把他救了,我无话可说,但偏偏他自己不争气,现在弄成这个样子,连二哥都说不要管他,姨妈那边,不也是为着,怕真相叫咱们知道了,爹必定不管,所以才瞒着阿娘吗?”

    她又往温长青的身侧凑了凑:“大哥,说句实话,你就一点也不生气吗?”

    温长青低头看她,良久叹了一声:“换了谁不生气呢?姨妈这样做,和利用咱们,又有什么区别?”

    温桃蹊松了口气。

    从知道了姨妈隐瞒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一直觉得,这是欺骗利用,有那么一瞬间,她脑子里浮现出林月泉的那张脸。

    重生以来,她尽可能的不去想林月泉,不去想前世的那些伤痛。

    她也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她不是为了报复谁,也不要动心思去报复谁,她怕,怕极了这一辈子,会把自己逼上绝路,走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报仇两个字,哪里有那么容易的?

    林月泉前世用了那么多年,搭上了自己一生的幸福,才报了他所谓的仇,难不成她如今,倒也要走上林月泉走过的那条路?

    可有些时候,控制不住……

    她也晓得,姨妈同林月泉自然是不一样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姨妈今次为了杜昶能骗他们一次,今后就总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在姨妈的心里,相安无事时,他们是亲人,可是只要发生了事,他们也不过是可利用的棋子。

    或许这样想太过偏激,但温桃蹊觉得,这样想,也未必有坏处,多些防备的心,才能不轻易落入他人彀中。

    她会想起请舅舅出面,也正是因为,舅舅一向正派,眼里容不得沙子,对姨妈又成见颇多,而阿娘又一直都很听舅舅的话,如今外祖父年迈体弱,常年卧病,舅舅就是长兄如父,在阿娘和姨妈的眼里,舅舅的教导,总还是要听一听的。

    不过看大哥眼下的样子,倒像是不大赞成。

    温桃蹊先前时候分明看见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这人嘛,活着就是杂念太多,牵绊太多,要做一件事,畏首畏尾,瞻前顾后,这个要考虑,那个要顾及,到头来,便什么都做不成,能把自己为难死。

    “大哥,你是不是怕,真的闹到舅舅那里,今后和姨妈一家,就再不能和和睦睦的相处了?”她抿起唇来,犹豫了很久,才问出口来,“而且让外面的人知道了,笑话的,总归是我们。都是一家子骨肉,咱们却这样子不留情面,就算是不想出手帮,也没必要把秦知府给害了,这样行事,始终太决然狠辣了一些,我们温家是做生意的,场面上往来走动少不了,真闹成那样,谁还敢同咱们家打交道,是吗?”

    她说的这些,的确是温长青心里担忧的。

    一家子骨肉能下手这么狠,还是背地里下的黑手,真的叫外面人知道了,谁还敢跟他们做生意呢?

    但也不全然如此……

    温长青摇摇头,一抬手落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姨父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虽然我劝娘不要管,长玄也是这样的心思,可是我们不插手,姨妈总还能自己想别的办法,但我们真的请了舅舅出面,桃蹊,你知不知道,那就等同是我们把杜昶送上了绝路,姨妈再没法子能救这个儿子了。”

    丧夫又丧子,还是被亲姐姐一家给逼到一步……

    温桃蹊浑身一僵:“我不是想……大哥,我不是想这样逼姨妈,但你看阿娘的样子……”她扬起小脸来,“我有很多年没见到阿娘这样发愁,我很担心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