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老天别搞我 > 第二十八章:疑云再起
    天将明亮,可路却依旧昏暗,黎明之前的黑暗总是最深的。

    路上三人正快步飞驰,萧子晴一马当先带路,徐小三抗着一个人紧随其后,奚直阳则扛着两个人跟在末尾。

    “真的不要紧吗?”

    萧子晴回过头来看向奚直阳关切问道:

    “要不还是我自己来抗吧。”

    奚直阳温柔微笑摇摇头,怎么可能让你来抗!

    他偏过头看了看自己肩上的两人,他们夜行装的面罩已经被摘了下来,容貌也显露了出来。

    两个都是尚在青壮之年的臭男人,你能怎么抗?

    抗在身上不就等于摸到碰到了吗!

    老子绝不容许!

    萧子晴当然不知道奚直阳打的是什么算盘,她眉头微皱再次确认道:

    “真的没问题吗?”

    “杠杠的,完全没有问题!”

    奚直阳裂开笑容担保,萧子晴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挂上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夹在中间的徐小三却是看得通通透透!

    他凑到奚直阳身旁嘿嘿一笑低声问道:

    “嘿嘿,重不重啊?”

    “滚!”

    ......

    一路疾驰,黑暗慢慢散去,三人来到杏花村前时,天已开始明亮。

    他们刚想找个地方把人绑好就冲进存内,却见一大一小两道身影与晨曦之中缓缓走出了杏花村。

    大的那一道身影特征极其鲜明,三人一眼就已能认出他的身份,可大身影牵着的那小身影他们却是完全不认识。

    “哟,老严!”

    虽对现在的状况感到有些意外与不解,但见严世龙还是安全的,三人心中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从哪拐来的小姑娘啊?”

    严世龙摇了摇头,他看到三人身上血迹后不由一愣,问道:

    “你们这是怎么了?”

    “嘿嘿,昨天我们出去后被人暗算了,干了一架。”

    徐小三指了指自己肩上的人,道:

    “这些就是魔君的人马,通过他们应该可以知道不少事情!”

    严世龙闻言眉头微皱,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徐小三的伤势,紧锁的眉头当即皱得更紧!

    他一把将小女孩抱起,向同伴们道:

    “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三言两语之间很难捋得清楚。”

    “你的伤势也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们先回去再说!”

    .....

    一行人又再开始飞奔,一路赶回听风阁。

    清晨的路已有不少行人,不少行人都一大清早就被直接吓得一懵!

    严世龙这一伙人,走在路上实在是太过显眼了...

    一个看着就不像好人的男子抱着个女孩跑在最前面,后面还跟着三个满身都是血迹的人,其中两个男子还扛着几个五花大绑毫不动弹的黑衣人!

    这般景象,实在是很难令人产生好的联想...

    一路上行人皆投来奇怪的目光,只是严世龙一行人已经顾不上他人异样的目光了!

    将人关进听风阁的柴房,通知官府,找人疗伤止血,将小姑娘安置在隔壁房间...一系列行动过后,四人立马又回到了徐小三的房间之中,开始就当下情况进行讨论。

    “什么?”

    听闻小女孩身份后,奚直阳忍不住惊声反问:

    “你说她是魔君的孙女?”

    严世龙点点头,将昨晚的经历大致说出,然后将自己的想法分享:

    “我觉得这次事件的主谋并不是魔君。”

    “你们有注意到潇潇的眼睛吗?”

    奚直阳与徐小三摇了摇头,萧子晴却是细想了一下后试着道:

    “那双眼睛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眼睛。”

    “没错,那是魔君的眼睛。”严世龙点头肯定。

    “什么?”

    萧子晴三人闻言又是一惊,严世龙则分析道:

    “魔君说他已经很久没杀过人了...虽只相处了一个晚上,但我觉得他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

    真正骄傲的人,从不屑于说谎!

    “他宁愿将自己的眼睛挖出来给潇潇,都不去取其他人的眼睛,我觉得我们可以相信他...”

    徐小三微微地点了点头,继续将分析推进下去:

    “如果主谋不是魔君,那么昨晚袭击我们的人,乃至于这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有没有可能是魔君的手下呢?”

    手下瞒着主子行事的情况也不是没有的!

    严世龙却又摇了摇头,道:

    “我也曾问过魔君这一种情况的可能性,但魔君却说他没有任何一个手下。”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本泛黄的草纸书,这一本正是魔君的毕生最为骄傲的武功秘籍——《孤寂刀》

    “十年孤寂,只为一刀!”

    “魔君叶枯蓬早在多年前便遣散了所有人马,退隐江湖苦研刀法!”

    “足足十年,等他重新步入江湖时已是五十有余。”

    “复出之后还没在江湖中留下什么事迹,在短短的半年后他便又淡出了江湖人的视野,从此再未踏足江湖。”

    “据他所言,他为追求极致刀法,即使成家立室后也少有与家人相处。”

    “在他复出半年后,他的儿子因风寒离世,后悔莫急之下他心灰意冷,才就此彻底退出江湖,准备余下时光都与家人共度...”

    “要验证这番说辞是否属实,只需查一查魔君在江湖中是否有过十年空洞期,又是否在复出半年之后便彻底归隐即可。”

    “这若是谎言,未免也太过于容易被差穿了,我觉得应该可以相信。”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怎么都还是得去查一查。”

    三人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大家都明白,要证明魔君之言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证明:

    连孙女都让严世龙给带跑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若非走投无路,魔君绝不会如此!

    萧子晴沉默了半晌之后,缓缓分析道:

    “如果真与魔君毫无关系,那凶手就是狐假虎威,以此造成威慑,并隐藏自己真实身份...”

    袭击自己的那几个人,报的就是魔君的名号!

    “也就是说,他们想嫁祸魔君,借此脱身!”

    四人的讨论正到酣处,楼下忽然闹起的一阵骚乱却将四人的思绪打断。

    奚直阳眉头微皱打开窗户看向楼下,楼下此时已来了几个捕头打扮的大汉。

    捕头们脸色并不好看,此时发生的,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奚直阳朝楼下大声发问。

    楼下听风阁的一个伙计闻言抬头带着哭腔回话道:

    “少侠,坏事了!”

    “诸位捕头赶到时,少侠吩咐严加看守的那一间关人的柴房已经...”

    “已经连一个人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