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国掌门人 > 96.认错
    苏布冬师承苏降龙,苏降龙当年所学甚杂,在苏布冬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当时他奶奶一招一式的监督他苦练国术,稍有不对便是一下皮鞭招呼。所谓天伦之乐苏布冬并未有感触,反而记忆犹新的是儿时晒的日头,吃的苦头。

    苏布冬刚跟高顺交手,便知道对方浸淫爪功许久,否则不会练出如此刚烈无匹的气势来。

    苏布冬此时尚未练出内劲,对上高顺的招式,颇有“王奶奶遇到了玉奶奶——就差一点”的感觉。

    苏布冬后撤几步,不再藏私,再一提气,拳术如雨点般击出!

    高顺双臂交叉,硬生生抗下许多拳,却还是有几拳打在了他的侧脸上。

    高顺被苏布冬的一番乱拳打出了火气,单腿下压,避过拳风,右抓向右一挑,想要打在苏布冬的膝盖上。苏布冬收招不及,只好一跃而起,谁知高顺左爪早已经等着,向苏布冬肚子抓来!

    这一抓若是抓实,苏布冬定然受伤不轻,于是苏布冬双手下压高顺左爪,借力越过高顺头顶,刚一落地,高顺脚底轻抬,在苏布冬的背后踩出了两个鞋印,这一招,正是苏布冬刚刚所用的谭腿招式!

    如果这一下高顺不留劲,苏布冬非在医院躺上半个月不可。

    “承让。”高顺微笑着一抱拳,算是结束两人的比试。

    苏布冬同样也是一抱拳:“是我输了,刚才多有得罪。”

    “却是后生可畏,少林的太祖长拳和十二路谭腿练到你这般的,如今可不多了。”高顺点出苏布冬的太祖长拳与谭腿同样是来自少林一脉。

    “少林?”苏布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所学会跟少林牵扯上什么关系,但是又不知自家老爷子武学根底,不好多说什么。只微微一摆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高顺说道:“洪门弟子,大多出自少林一派,你既然会少林武学,自然跟我洪门有渊源,所以我刚才已经留力,否则就冲你冒充我洪门长辈一事,我就要狠狠的教训你。”

    “我的身份是与不是,一问别人不就知道了?”苏布冬啼笑皆非,这人武术练得好,脑子却有些死板。

    高顺一拍脑袋,惭愧道:“只想着你肯定是冒充,没有想过求证,我回去就问下几个兄长你身份真假。”

    苏布冬摇头说不用,他请高顺跟他一起去车上取大哥大(砖头手机),此时大哥大业务在国内刚刚开展,张洋他们几个是经常拿在手里人前显摆,这是身份的象征。苏布冬是用过后世的智能机的,嫌弃这板砖太过笨重,就扔在车上了,苏布冬拿出大哥大,拨通陈八两的电话,问道:“八两,有事找你呢。”

    “现在越来越没大没小的,八两也是你叫的?”陈八两没好气道。

    “那你看是按洪门辈分算还是按咱俩交情算了,按辈分我叫你你就得应着,按交情我叫你一声八两叔算便宜你。”苏布冬笑说。

    “得得得,我没空跟你耍嘴皮子,一会还要准备去宝岛的东西呢,你又有什么事?”“高顺你认识吗?刚跟我切磋了一手。”苏布冬说道。

    那边“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来跟他说吧。”

    “陈八两,你应该认识吧?”苏布冬将电话交给高顺。

    高顺点点头,此时他心里算是信了四五成。

    接过电话,高顺沉声道:“陈堂主……”

    苏布冬点着一根烟,靠在车边,看着被八两电话里一通教训满头大汗的高顺,觉得自己的辈分确实有些吓人了,也难怪别人不信。

    过了五六分钟,高顺擦了一下汗,将电话还给苏布冬,用晚辈礼从新见过了苏布冬:“大爷,是我有错在先,要打要罚,都是我一个人担着,跟我这些兄弟没有关系。”

    苏布冬苦笑不得:“我打你罚你干嘛?不知者不罪。”

    现在高顺是又庆幸又自责,庆幸自己没让兄弟们废了苏布冬,自责的是自己还是跟苏布冬动上了手。

    高顺站立不安,苏布冬摆摆手,“我没缺胳膊少腿,你紧张个什么劲,今天咱们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现在手头上没有趁手东西送你,这电话你拿着,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

    看着如此贵重东西,高顺哪里敢要,连连拒绝。苏布冬把手机往高顺小弟身上一塞,笑道:“回头让人来我公司拿充电器,费用什么的你不用操心,我都给交了。”

    见高顺还有拒绝,苏布冬装出不开心的样子:“不受我就要责罚你们了啊。”

    高顺长叹一口气,心中却不无感动,觉得这位爷不像洪门中人,倒有些江湖豪侠的风范。

    高顺见苏布冬想走,却不肯他走,一直拉着苏布冬,说自己要请酒赔罪,苏布冬拗不过他,只好跟他去高顺熟识的一家驴肉店喝酒。

    苏布冬和高顺两人坐着喝酒,桌上摆满了白瓶二锅头,其他人都在一旁站着,苏布冬这酒喝的有些紧张,就对高顺说道:“让他们都散了吧。”

    高顺说道:“都过来跟大爷把罚酒喝了,喝完了就滚蛋,都把今天的事闷在肚子里,谁要是敢说出去,那咱们走着瞧。”

    那些人恭敬的一人拿了一瓶二锅头,一口气闷掉喝完。

    高顺摆摆手,于是其余人都散了,只留下一个给他们添酒的弟兄在旁服侍,这人是认出苏布冬的那名弟兄,让他在旁服侍,说明高顺承他今天提醒有功的情,让自己没有捅出大篓子。

    “大爷,今天他们的酒喝完了,但是我心里不得劲,我还要喝……”高顺将他们为何会围住苏布冬的事说了一遍,原来是这李志是宝岛的帮派中人,这宝岛帮派大多是青帮,但是跟洪门有同家之好,于是找上门来,请高顺这地头蛇给他做主。

    苏布冬连忙劝住,刚才小弟喝酒的时候,高顺也是一瓶酒陪着,“我知道你也是被人请来出头的,今天这事错不在你我,是有人故意想借刀杀人……”苏布冬将李志为何要找事的来龙去脉跟高顺说了,高顺气道:“实在是恶人先告状,气煞我了!”

    他一拍桌子,跟服侍的那人说道:“找几个人,把那个叫李什么的歌手揍一顿,记住,别打脸,往身上招呼。”

    苏布冬一听又是一通汗,连忙劝住:“年关底下查的严,别让兄弟们进去蹲局子,这事先记着,往后再算帐也不迟。”

    高顺点头道:“大爷说的在理,但是我心里不得劲啊。”

    苏布冬转睛想到,“既然这样,我告诉你一个法子,保准让你消气还能发笔小横财,这钱你就放心收着,就当是那李志给你的见面礼了……”你以为他苏布冬不想报仇吗,谁被人暗算都想报复回去,他当然不例外,但是高顺的法子太直接了,也太容易出事,要治李志这种人,就需要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