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钧仙 > 第128章大运
    短时间内,修行无头绪,张子陵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只好去寻找机缘了。”

    实际上,张子陵的确是想着就这样离开时光洞的,奈何,逆着罡风而行,除非张子陵一直催动帝兵,但这有些不太现实。

    张子陵对于帝兵菩提枝的掌控,绝对谈不上得心应手,更多的还是帝兵自身的伟力外泄出来,受到张子陵心念而动。

    至于菩提枝之中的神祗,自然不可能一直醒着,就这样等着受到张子陵调遣,这根本就不可能。

    当然,若张子陵真的不顾一切,强行唤醒那帝兵之中的神祗,同样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这菩提枝可不是张子陵自身锤炼出来的帝兵,张子陵所作所为是不好太过分的,除非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不然只是为了赶路,怕不是帝兵中的神祗要气爆了。

    “寻找机缘吗?好啊好啊。”

    胧月对此颇是期待,若寻找机缘,只是做了无用功,胧月自然没有兴趣。

    但看起来圣子的气运实在非凡,寻找机缘,手到擒来,胧月心中自是高兴。

    张子陵摇摇头,不知胧月究竟期待着什么,就算这里面有着机缘,但胧月身份应该不凡,对机缘,没有迫切需求才对。

    张子陵自是不清楚,胧月这种惫懒的性子,一些有助于修行的灵丹灵药,都被宗门中大人物收了起来,是不会给胧月服用的。

    修行路上,天资固然重要,但百折不挠的毅力,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在修行路上坚持下去的根本。

    唯有具有这样的毅力,在遇到瓶颈,前路无望之际,才能不放弃任何希望,于绝路中砸穿所有阻碍。

    而一时的境界突破,相对于那漫漫修行路而言,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胧月才会跑到枢峰之上,垂涎那里的灵药。

    这大地之上,到处都是一片枯寂萧条景象,并无其它任何生灵。

    未必没有宗门弟子在这时光洞中修行,但时光洞广大,想要彼此相遇,那实在太艰难了一些。

    而除了宗门弟子,这里就没有其它生灵了。

    真说起来,时光洞中,灵气浓郁,天长地久之下,应该会孕育出生灵才对。

    张子陵眸子中露出疑惑之色,“胧月,这时光洞就没有天生地养的生灵吗?”

    “没有的。”

    胧月摇摇头,“据说太皇逆转了这里的大道规则,若时光洞中出现生灵,在这样的时光流速之下,恐怕会孕育出许多可怕的存在。”

    “如此一来,门中弟子想要在这里修行,那到头来或许会死伤惨重。”

    张子陵摇摇头,“若是我的话,让时光洞中出现生灵,但天地受限,无法突破到更高一层境界,这样或许更好,时时处于危机当中,修行起来,经历过血的洗炼,才能不断成长。”

    “这算是一种试炼了,受到宗门控制,风险不大,总比到头来直接死在外面好。”

    胧月嘻嘻笑了一声道:“圣子说的有道理哦,太皇也是这样想的,时光洞中的确有给弟子试炼呢。”

    张子陵眸光微转,“给弟子试炼?可是这里不曾出现其它生灵?”

    张子陵有些惊疑不定,这彼岸境修为,想要勘破时光洞背后的布置,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张子陵掌控帝道道果,倒是一念间就可以将这一切都勘破了。

    “到了特定时间,时光洞中会出现时光流影,过往古史中天骄人杰,会在这里显化出来,这就需要跟那些天骄打上一场了。”

    张子陵心中一动,“过往古史中的天骄人杰?如此来看,太皇莫非还懂得时间大道?”

    “我抽空倒是可以一一翻看人书,尽管太皇记忆很多,但总能看完的。”

    若非是担心太皇的记忆,会对自身记忆造成污染,张子陵是不必这般麻烦的。

    甚至只要张子陵不担心隐患,从人书中得到所有记忆,那相当于得到太皇所有积累,这都是十分可观的。

    这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太皇横渡轮回归来,多上一世积累,张子陵根基底蕴,那恐怕会极其恐怖。

    这世间,虽说不是修行时间越长,实力就越强,但对于绝世天骄而言,彼此之间的差距,或许就在修行的时间上了。

    可惜,涉及到神魂,张子陵是不敢轻举妄动的,稍有不慎,这造成的后果会极其严重。

    “又找到一处机缘了。”

    陡然间,张子陵眸光微动,只见挥手间,一杆大旗自行飞了过来。

    这是一杆星辰旗,其上有着浓郁的星光,那星光垂落,宛若化作飞瀑一般。

    “我可不曾修行跟星辰相关的玄法,这星辰旗,到我手中,实在很没道理。”

    张子陵心中微感无语,“这可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一时大运加身,这等道兵,已经生出本能,可算是圣兵了,居然也能被蒙蔽,成为我掌中之物吗?”

    “可这大运来自何方?”

    张子陵心中沉吟,“若说来自人皇印,这不可能,人皇印自是可以让我分润部分人道气运,改易我的命格,但这大运内敛,并不曾爆发开来。”

    “这很好理解,我本身实力不足,若大运爆发,反倒是会运大压命,毕竟整个人道气运,哪怕只是分流一点点,对我而言,都宛若沧海一样。”

    修行中人,自是不信命的,但不代表命就不存在了。

    “胧月修行跟星辰相关的玄法了吗?”张子陵看着胧月,轻笑一声道。

    胧月听到张子陵这话,眸子中露出欣喜,很显然,是听出了张子陵话语中的深意。

    不过仔细想了一会,胧月小脸都皱了起来。

    “没有,好像宗门之中有一门紫微斗数,跟星辰有关,不过我不感兴趣。”

    “既然这样,那这星辰旗我就收下了。”

    胧月眼巴巴看着张子陵将星辰旗收入苦海之中,只能吧唧吧唧小嘴,然后催促道:“圣子,我们快点去寻找其它机缘吧。”

    “放心,机缘不会长腿自己跑了。”

    张子陵神情淡淡,心中倒是半点着急的情绪都没有。

    这有什么好急的,这所谓机缘,对张子陵没什么大用。

    张子陵在这里努力寻找机缘,还不如等到了外面,打听到合适梦境,进入梦境之中,梦境中机缘无数,借此修行,这对张子陵而言,反倒是更加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