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魔帝降临 > 第2章:卷土重来
    他尝试着翻动秘典,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后面的内容。

    秘典烙印着一副图案,看上去像是一扇门,

    门的一角释放着一丝微亮,仿佛需要什么东西来开启才行,里面可能藏着其他秘辛。

    审视打量许久,楚源也没搞懂打开门的方式,不管是将微弱的真气灌入其中,或者其他办法,门都没有一丝动静。

    皱了皱眉,将秘典合上,任由它停留在识海空间中。

    罢了,

    现在打不开继续钻牛角尖也无用,必然是时机未到,或者有其他什么方式,等时机到了,自然而然的就开了。

    这样的东西不易外露,识海空间是最安全的地方。

    脱离识海,楚源盘膝开始运转法门,这具羸弱的身躯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安全感,

    哪怕此地没有修士。

    …

    …

    转世重生,除了祖境秘典,上一世的经验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根本不可能走歪路。

    上一世他能称帝,这一世亦能卷土重来。

    只是,这具身体的资质很普通,

    但作为魔帝,他又岂能没有窍门,转眼就找到气感。渐渐的,空气中稀薄的真气汇聚而来。

    真的稀薄,

    整个空气中就透露着一股贫穷的气息。

    睁开双目,楚源思索了一下道:“真气稀薄到如此境地,这具身体资质又普通,恐怕筑基都难,但也全然不是没有办法……”

    这点小事又岂能难得住他。

    既然这具身体修炼如此缓慢,空气中的真气又少,那就去抢,那就去夺。一个人的不够,那就十个,十个不够那就一百个,总能得到满足。

    肆无忌惮?

    若非如此,他就不是魔帝了。

    《吞灵决》,拥有着吞噬万物,化为已用之能,乃是上一世他座下魔尊修炼之法,缺点就是真气不够纯粹,根基也没有其他强**门来的牢固。

    除了能夺取万物之灵外,没有特殊之处,亦不是至强者所创。

    放在前世,此法他断然是看不上的,但现在却是最适合的法门。

    ‘吞灵决’能够弥补修炼过慢的缺点,‘混元浮屠’则将吸收的精、气、神加以锤炼、净化排除吸取的精气神中的杂质,淬炼出‘混元真气’使自身的精气神纯净,给自身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资质?

    这东西他就从来没有担心过。

    世间何其庞大,能改变一个人资质的珍宝数之不尽,用之不绝,等以后有机会在改善也不迟。

    ……

    天边泛起鱼肚白,京城居民已经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街道菜市上,叫卖吆喝上不绝于耳。

    离开庙宇,走进城区,街道渐渐热闹起来,楚源望着一幕幕,内心颇为感慨,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很久,

    久的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行走在街头,楚源捋着思绪,首先得打听下京城的形势,获取一些信息,在做下一步打算。

    重活一世,他会比上一世更谨慎。

    途径赌场门口之际,楚源脚步顿住,扫了一眼就朝里面走去。

    清晨的赌场有些冷清,但也不妨碍赌徒疯狂。

    整就一个词,

    乌烟瘴气。

    离开赌坊的时候,他嘴角挂着淡笑,抛了抛自己手中的袋子。银子不多,也就几十辆,暂时够用就行了。

    ……

    酒楼中,楚源吃着酒菜,店小二则望着桌上银两吞咽口水。

    “爷,不瞒您说,小人我还真知道不少消息。”

    客栈里每日要招待的客人数都数不过来,人多嘴杂,各种各样的消息都有,特别是江湖上的事情更多。

    店小二倒着酒,恭敬道:“这京城除了皇上啊,最厉害的就是东厂的曹大人了,京城的事都由他说了算。还有护龙山庄的‘铁胆神侯’,乃是武林第一强者……”

    片刻后,将楚源送出客栈,店小二才停止喋喋不休。攥着手中的银子,急忙揣进兜里。

    离开客栈后,楚源对京城的人物与局势有了大概的了解。

    曹正淳,东厂督主,武功盖世,权倾朝野,但名声不太好,听闻一些事迹,仿佛权利似乎还凌驾于皇帝之上。

    真是稀奇,

    他所在的十方神域,皇朝天子不但需要有治国之能,还需要极高的修为。据现在的信息看来,大明皇帝只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也难怪被阉狗欺压-在头上。

    至于那铁胆神侯,恐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武功天下第一,手下又有无数高手,这样的人物又怎肯屈居人下,有可能包藏祸心,

    两个皇帝最忌惮的人物,偏偏都有野心,大明天子朝不保夕啊,除非有办法将这两人铲除。

    世间所有的不确定因素,都是源于自身的能力不足。

    就像前世,若楚源能将数十名仙尊击杀,废了天帝和神女,也就不会有如今的情况了。

    如今,相比于势力,他更注重自身的实力。

    除了前世的经验,从祖境中取出的秘典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打听过消息,楚源就来到一家铁匠铺。

    帘子将狭小的门扉掩盖住,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金玉交击的碰撞声,以及内部涌出的热量。

    掀开帘幕踏进铁匠铺,周围靠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视线从枪、剑上扫过,楚源目光定格在一把佩刀上。

    佩刀出鞘,寒光乍现,很普通的打造技术,普通到他挑不出一丝一毫的优点,刀刃还算锋利。

    似乎也是察觉到有客人到访,内部一名男子走了出来,赤着上身,身材魁梧。

    “五两银子。”

    见楚源拿在手上的佩刀,男子报了个价格,便从缸里打了瓢水灌入口中。

    刚放下瓢,他就见帘子飘动了几下,桌上则留下了五两银子,佩刀和人已经不见了。

    男子愣了半响,没想到对方比自己还冷淡。

    ……

    回到破庙,楚源挥舞了几下刀,每一刀除了快,感觉都格外普通。

    陌生的刀,羸弱的身躯,但他很快就找回了前世的感觉。

    此刀法无名,他也没有给刀法取名的习惯,施展时有若地狱魔影,阎罗化身,

    凌冽,

    霸道!

    上一世他只用刀,这一世亦是如此。

    刀的意境烙印在灵魂的根源,其他武器用来也发挥不出他最大的实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