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446 我回来了
    慷慨要酬平昔志,猖狂休起少年心。

    ……

    以地球的标准来看,重华和逸飞甚至都还没有成年。

    可是仗着一身不凡的修为,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却反而比大部分人都更有胆气。

    虽然他们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的闯进天枢遗迹。

    但在确认事实真的发生了以后,就连一向谨慎的逸飞都没有再嚷嚷着要回去,反而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友谊的小船重新徜徉开来。

    两名少年挤在船头,看着穿云梭以极快的速度深入太阳系,他们眼中却没有丝毫对于未知的恐惧,只有一股对于上古传说的浓烈向往。

    “重华,还是小心一点吧……”

    “传闻天枢遗迹是上古大能的修炼场所,其中虽然可能藏有莫大机缘,却也必然暗藏杀机……”

    “我们俩修为尚浅,如果没有这艘穿云梭,甚至都无法自由的遨游星空……”

    “若是这星球上布有什么大阵,我们俩今天怕是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一边说着,逸飞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冥王星。

    冥王星的体积只有月球的三分之一,远远看去,它并不会给人带来任何视觉上的压迫感。

    类似于冥王星这样的矮行星在宇宙中极为常见。

    但冥王星毕竟位于天枢遗迹之内,所以哪怕他们俩从小遨游星海,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宇宙凶险,此刻也根本不敢轻易靠近。

    因此,两人驾驶木舟绕着冥王星巡视了一圈,确定上面没有任何值得探索的东西后,便又迅速驶向了下一颗星球。

    ……

    实际上,太阳系就像一个鸡蛋。

    太阳是蛋黄,八大行星所处的空间是蛋清,最外围遍布了数万亿颗彗星的奥特星云则是蛋壳。

    密密麻麻的彗星漂浮于太阳系外围,所以站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太阳系里面的情况。

    而这,便是外人眼中的——

    天枢遗迹。

    对于外界的修仙者传承来说,天枢遗迹就像一座枯竭的宝库。

    据古籍记载,天枢遗迹尚未封闭之前也曾是一方修炼圣地,甚至就连现在辉煌无比的玉清洞天,曾经也只是天枢遗迹里的一脉传承罢了。

    当然,那时候的天枢遗迹也不叫天枢遗迹,而是被人尊称为——

    天枢界。

    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如日中天的天枢界突然没落了。

    随后,更是有上古大能为之布下天地大阵,从而彻底将这个星系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在大阵的保护下,根本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近奥特星云。

    一转眼,上万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关于天枢遗迹的一切,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化于人们心中。

    直到前些年,玉清洞天出了一位惊采绝艳的天才,方才让天枢遗迹重新回到了大众视线。

    这位天才修行不到千年,一身修为却已然踏入了天尊之列。

    因此,他也被誉为至尊境下第一人,甚至极有希望成为玉清洞天的下一任掌教。

    但很可惜的是……

    这位‘年纪轻轻’的天尊却不知发了哪门子疯,居然想要以一探天枢遗迹的方式,从而令自己的名号响彻【太微垣】。(垣,读:yuan,断壁残垣的垣。)

    洛阳虽有十三朝古都的美称,但两千年的时间过去后,它却已然沦为三线小城市。

    天枢遗迹又何止沉寂了两千年?

    万载岁月悠悠而过,早已让太微垣里的修仙者忘记了它昔日的辉煌。

    这位天尊想要将天枢遗迹当作垫脚石,却是万万没有想到……

    在日月星辰大阵面前,他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连一点火星都没有掀起,就彻底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于世间。

    而这,也是如今没人再敢擅自靠近奥特星云的根本原因。

    少年不知天高地厚,更不会因此畏首畏尾。

    于是,两个胆大包天的小屁孩就这么驾驶着穿云梭,朝地球所在的方向急速赶了过来……

    ……

    且说回陈曦这边。

    将天都一行人囚禁在土星环后,他便径直赶回了地球。

    久违的上京城。

    久违的四合大院。

    眼下正值深秋时分,院子里的老槐树早已落叶。

    枯败的叶子堆积在青石板上,秋风一吹,顿时就有几片残叶随着风儿飘到了院外。

    冷清的并不是大院,而是人心。

    陈曦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因此,他皱着眉头打量了院子一周,确认自己的禁制没有受到任何破坏后,便立刻抬手一挥,以无上修为强行逆转了院内植物的花期。

    霎那间。

    几如春回大地、百花竞开,就连院子里的老槐树也突然长出了茂盛的绿叶。

    伴着那四溢扑鼻的花香,陈曦大步走向了西厢房。

    此刻是上京时间下午四点。

    念念没在家,那么秦永言和大猫应该都在校门口等她放学,所以偌大的四合院里,也就只剩下了一条只会整天翻白眼的鱼。

    陈曦推开房门,秦若盈的身影也随之映入了他眼帘。

    一年多的时间,足以让崭新的棉被染上些许暗黄,却没有在秦若盈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

    陈曦来到床边,为她捋了捋被念念弄的略显散乱发丝后,便轻轻握住了爱人的手。

    “盈盈,我回来了……”

    “对不起……”

    “让你等久了。”

    一边说着,陈曦一边从怀里掏出了那面该死的破镜子。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端视一件法宝,仿佛他看到的不是镜中的自己,而是镜子里的秦若盈……

    魂鉴是找到了。

    盈盈却还没有醒过来。

    那么,他还在等什么呢?

    犹豫是因为害怕。

    他害怕自己胡乱操作会波及到秦若盈,就像之前无意间触动九星连珠那样。

    毕竟,魂鉴可是一件先天至宝。

    其中不光涉及了玄女的阴魂,也涉及了天都的迁移,更涉及了日月星辰大阵……

    所以陈曦根本不敢轻易将其启动。

    他犹豫了很久。

    直到又看了一眼爱人紧闭的双眸后,陈曦才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似得,在秦若盈额头轻轻留下一吻后,便默默的盘膝坐到了她身旁。

    他准备让自己的神魂再次进入魂鉴,然后像之前那样不断朝魂鉴灌输真元,以求将其启动。

    不过这一次……

    管它天都爆炸也好,还是九星连珠也好……

    他都一定要把盈盈的神魂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