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破碎童话堡 > 第十六章 校园怪谈
    挂掉洛青然的电话,顾与笙装作感叹的模样道:“唉,这一天天的,烦人。现在哪有什么鬼啊。”

    那男生看了顾与笙一眼,道:“说不定呢。”

    顾与笙不屑的看向了那个男生,语气略微有些嚣张道:“不懂别说话,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鬼?你见过?”

    这男生说到底还是学生,应该是没怎么走出过校园,面对顾与笙的嘲讽忍不住的开口反佼道:“怎么没见过,我舍友就是见鬼死的。”

    “你舍友?”顾与笙疑惑的看着这位男学生,那样子好像再说:你不是随便拉出个人来骗我的吧?

    果然,那男生见到顾与笙这表情后瞬间就不淡定了。

    “就是你口中那个跳楼的学生之一。”说罢,顾与笙发现那个男生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个骄傲的表情。

    嗯?

    你舍友见鬼死了你骄傲个屁呀!

    死的又不是你,

    杀人的也不是你,

    见鬼的更不是你,

    道听途说,

    在这瞎比比,说到底,还是为了……

    “叮,‘曾勇’产生炫耀欲,捕获六欲点+1”

    人心呐,

    笑话呀。

    虽然对这个男生顾与笙没多大好感,但是故事还是要听的。

    “哦?你舍友?见鬼死的?”顾与笙表现出一种很是疑惑的样子,这让曾勇很是受用。

    “我跟你讲啊,当初我那个舍友听说了一个校园怪谈,然后非要拉着我去送死,结果没想到自己死在了里头。”那男生喝了一口咖啡道。

    “怪谈?校长不是怎们学校没有怪谈吗?”顾与笙尽量装出了一副萌新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曾勇呸了一声,冷笑道:“那个老头子只在乎升学率,这种干扰学校挣钱的东西他怎么会让它透露出来?我那个舍友是跟一个学长进行了秘密商议这才得到的这个怪谈。”

    顾与笙装出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样子,道:“什么怪谈?说来听听,这顿咖啡我请客。”

    听到顾与笙主动请客,曾勇脸上露出了一副“你小子识相”的表情,然后徐徐道来:

    “据说当初我们学校有一位天真善良的学姐,她生活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中,家人对于她坚持上大学并不看好,虽然每年都拿着奖学金,但是这位学姐的父母对这位学姐是呵来唤去的,像是指使仆人一样。”

    “后来,学姐拿着自己的奖学金开始帮助一些比她还贫穷的学弟学妹们,让她们不至于买不齐教材。”

    “那是,有一位学长被学姐迷住了,整天跑去甜言蜜语的攻略学姐,最终,学姐和他在一起了。”

    “不过,班里面了解学长跟学长熟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花花公子,跟学姐在一起只是玩玩而已。”

    “果然,三个月后两人学长提出了分手,学姐没有问为什么,他看着学长挽着的女人道了声祝福后就离开了。”

    “回到家,父母依旧对她又打又骂,她毫不在意。”

    “不过从那以后,学姐资助的对象就只剩下了一些学妹了。”

    “又过了几个月,学姐回到家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个男人,正拿着刀,抵在自己父母的脖子上,自己的父母跪在这个男人身前。”

    “这个男人,就是学长。”

    “自从有经过几次分手后,学长想起了那个被自己甩了的女孩,因为再他那几次交往中没有一个女人和学姐那么漂亮。”

    “在查了学姐的资料后,学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通过自己家里的势力,让这个女孩变成自己的奴隶!”

    “在学姐的注视下,跪在学长身前的父母竟然主动让学姐做那个拿刀抵在自己脖子上的男人的奴隶。”

    “学姐的心,彻底碎了。”

    “那一夜,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第二天学姐迈着颤抖的腿独自一人在中午来到了楼顶。”

    “她跳楼自杀了,自杀前她留下了一封信,信中揭露了学长的一切。”

    “可惜的是。学校并未把那封信公布于众。想想也是,学校里都出了一场自杀了,再来一个这个,学校还能有好名声吗?”

    “于是,校长将那封信藏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

    “第二年,春暖花开。”

    “在学姐跳楼的地方长出了一棵小草,这棵草很奇怪,拔了以后过三秒就又长出来了。”

    “有人就发现,在午夜十二点整,有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小草会出现疯长,会在50秒后笼罩住整个学校,视频根本拍不出来。”

    “那个发现小草异状的人就是之前学姐资助过的学妹,见到这场景后,那个女孩吓傻了,直到她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说出你的愿望。”

    “学妹认出了这个声音就是学姐的声音,然后许下了愿望。”

    “不久后,学妹的愿望实现了。”

    “之后,每当午夜十二点整,学姐都会实现一个经过那里的人许下的愿望。”

    “然后……”

    “我那个智障舍友带着我和一群人去了。”

    “他许下的愿望居然是让学姐陪她一夜,简直是色心蒙眼。”

    “还好,我接着许了一个愿望,是舍友的愿望不成立,学姐可以幸福快乐的过一生。”

    “那群傻缺竟然笑话我求生欲很强。”

    “他们说对了。”

    “不管如何,学姐的善良是学校的人有目共睹的,我许下这个愿望,只不过是救自己一命而已。”

    “可惜,我那个舍友并不领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抵在了学姐脖子上,用一种阴冷的语气对她道:你还记得这把刀吗?”

    “学姐看到这把刀后那一身校服上竟然渐渐出现了白斑,最后那一身校服变成了一身白衣。”

    “学姐被我那舍友捅了一刀,然后伸手一指,无数的藤蔓从地底冲出,没入了那群和舍友一起来的同学们脑中。”

    “第二天,他们集体跳楼了,位置和学姐当初跳楼的位置一模一样。”

    故事讲完了,似乎觉得讲完后有些阴郁,曾勇又喝了一口咖啡。

    哒!哒!

    在故事讲到一半时顾与笙就开始用左手在那里扣桌子。

    富有节奏的哒哒声与故事相互搭配,成功的令气氛又压抑了许多。

    故事恐怖,“配乐”惊悚。

    曾勇很快便被这诡异的气氛给吓唬住了,脑门上不断流下冷汗,代表他此时内心并不轻松。

    “你没事敲桌子干嘛!”曾勇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满的对着顾与笙道。

    顾与笙没有回答,两只眼睛无神,用漆黑的瞳孔看着曾勇,手指僵硬的指向了他背后,机械般的张开嘴,声音沙哑道:“你……背后……那个女孩,是学姐吗……”

    曾勇闻言先是一惊,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脖子僵硬的转向咖啡店洗手间的位置,那动作,与顾与笙指向他的动作简直是如出一辙!

    曾勇此时看到了一个他这辈子无法忘掉的场景。

    洗手间的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半,从这里望去,正好可以看见洗手间内的镜子。

    镜子里,顾与笙双眼空洞,嘴巴正呈一个诡异的角度咧开,苍白的皮肤根本不像正常人能够拥有的,那画着诡异图案的右手正在慢慢伸向他的脖子。

    而……

    他的脖子上,贴着一个眼睛处被挖出两个孔洞的血色小纸人。

    “啊!鬼啊!”

    曾勇发出了一声不亚于海豚音的惨叫,然后直接挣脱了小纸人的束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到了无数桌子逃了出去。

    那样子,慌张中带着一丝狼狈,眼神中尽显恐惧之色,一步也没有停下,似乎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一样。

    随着他这一闹,原本再咖啡店低头看书的学生们都抬起了头,奇怪的看着这个张牙舞爪逃出咖啡店的男生。

    “神经病吧!”不知道谁→顾与笙喊了一句,周围的人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就又低下头看向了手中的书籍。

    知识,就是力量!

    此时,顾与笙也恢复了原样,桌子上的小纸人也回到了他口袋中。

    “叮,‘曾勇’产生恐惧情绪,捕获七情点+1”

    美滋滋~

    顾与笙将手揣在兜里,脸上挂着阳光似的微笑走出了咖啡店。

    果然,自己的快乐就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刚走出咖啡店,一辆银色跑车就停在了顾与笙的一侧。

    “上车!”洛青然摇下车窗微微伸出在主驾驶的脑袋对顾与笙道。

    砰!

    顾与笙打开车门坐在了后座,洛青然蹭的一声就发动了汽车。

    “我刚才看见那个男生尖叫着跑出去了,怎么回事?”洛青然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吓唬了一下那孩子而已。”顾与笙脸色平常,一点也没有变化,他并没有对洛青然将他是怎么吓唬那个男生的。

    洛青然也没多怀疑,他现在心底更多的是激动。

    只要这次行动成功,他就能成为捕梦人!

    超凡的诱惑,凡人怎可不动心?

    顾与笙见到洛青然这副表情,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对了老洛,刚才我去跟那个男生打探消息,发现这个男生就是那跳楼者之一的舍友。他那个舍友根据他们学校里的一个怪谈找到了一个可以许愿的女鬼,然后发现……”

    停顿了一下,顾与笙继续开口道:

    “那个女鬼,是白衣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