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补习班 > 第二五八章 新罗使团到了
    李昊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盯着那边的新罗水师官兵瞧着。

    只见那些新罗水师独自占了一片营房,营中生有火把,大概有二、三十个军卒在营房前围成一团,咋咋呼呼不知在叫嚷些什么,说的是新罗语,李昊听不大懂。

    在新罗水师营地的外围,四个守夜的军卒拄着枪站着,脑袋时不时点一下,估计是在打瞌睡。

    看到如此情景,李昊摇头叹了口气,对王文度说道:“如此军纪败坏,为何不将他们迁移出去?”

    “某家也想,奈何……”王文度说了一半闭口不再言语,显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李昊双眼微微一眯,王文度已经是登州水师最高长官,能让他有所顾忌,不能开口明言之人估计也就是登州刺使之流。

    此事不归自己管辖,加之眼下身上麻烦已经够多了,犯不着引火烧身。

    想到这里,李昊索性也就闭口不再询问,只跟着王文度向营中行去,不过心里却对此次百济之行升起了几分警惕之心。

    ……

    ……

    来到登州转眼已经过两日,除了水师都尉王文度,不见任何登州官吏前来营中。

    李昊在乐得清闲的同时,也觉得心中有些不大舒服。

    自己不在乎他们是一回事,那帮人不把自己这个小年轻放在眼里又是另外一回事。

    好歹李昊也是堂堂的开国县伯,位列当朝四品,按说与登州刺使的品级相当,更不要说他还是个京官,跑到地方上来,照例还要被高看一眼。

    可是,登州这帮人却全然没把李昊放在眼中,一个人都没来不说,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这就让人心里有些不大舒服了。

    “好!再比一次!再比一次!”房间外面,传来一阵吆喝声,估计又是程处默那个憨憨在与王文度放对。

    自从那天晚上因为需要休息,李昊制止了程处默与王文度的较量之后,这两个家伙就没闲着,第二天一大早便开始没完没了的比拼。

    比饭量,比力气,比速度……,最后甚至连多长时间眨一次眼也要比比。

    李昊本就心情不好,再被他们一吵更觉心烦,推开门走出去,望着摩拳擦掌正准备比试第二场的两人叫道:“你们若是有力气便去船上把甲板都擦了,没的在这里乱搞什么!”

    “嘿嘿,德謇,这家伙不服咱们远洋水师,非要跟俺比,俺有什么办法。”程处默见李昊出来,收了力气嘿嘿笑着说道。

    “程小公爷说的甚话,明明是你找俺……“王文度这几日也与程处默等人混的熟了,当下也不含糊,直朝李昊拱了拱手道:“都督,是程小公爷要与俺比拳脚,说是若输了便将船上的火炮输给俺们一门。”

    李昊等人的战船就停在码头上,尽管火炮已经用苫布盖住,奈何有程处默这个大嘴巴,没到半天已经把火炮的威力嚷嚷的近乎整个登州水师都知道了。

    在得知众人在虎牢关一炮将城头上的垛口轰平,还差点把左骁骑卫大将军段志玄送走之后,王文度立刻意识到火炮是个好东西。

    李昊听完王文度的解释之后,气的三尸神暴跳,对着程处默就是一脚踹了过去,怒道:“你是猪吗?什么话都往外说!”

    程处默不用看李昊的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好,见他抬脚连忙闪身躲开,连声解释道:“德謇,德謇你听俺说,这次俺跟这厮比的是憋气,凭俺的本事……。”

    “比憋气……,你咋不把自己憋死!”见程处默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错在什么地方,李昊简直气到要爆炸。

    那火炮对于远洋水师来说可是秘密武器,李昊还准备在百济之战中发发利市,结果没想到,这才到登州就被程处默这个憨憨全都给说出去了。

    这样的情况如果只有登州水师还好说,可是……这营地里还有新罗水师好么,鬼知道那些人里有没有百济的探子,万一有百济探子岂不是提前暴露了,更不要说程处默这家伙竟然还要拿火炮来送人情。

    程处默这时才发现李昊是动了真怒,讪笑着刚想说点什么,却见自远处一骑飞奔而来,不多时到了营外,稍耽搁片刻便又如风般向着众人的方向疾驰而来。

    片刻后,那人已经到了众人面前,一跃下马来到李昊面前:“都督,新罗使团已经到登州境内,不日可至。”

    李昊闻言面色一变:“这么快?他们不是走的陆路么?”

    “回都督,新罗使团已经全员乘马而行,换马不换人,可日行两百余里。”前来报信之人本是翎府军卒,受李昊安排一路护卫新罗使团,故而很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

    李昊解了心中疑惑,对来人摆摆手道:“嗯,你起来吧,自去找个地方休息。”

    “诺!”来人唱了个诺,起身又对程处默、长孙冲等人行了一礼,这才自去找营中相熟之人引路去寻休息的地方。

    李昊见那人走了,对王文度、雷耀招了招手:“事不宜迟,你们随我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出海之事。”

    王文度与雷耀对视一眼,双双跟着李昊进了他的房间,场院上只余程处默几人以及围观的吃瓜群众。

    “咱们咋办?”程处默见李昊走了,讷讷向长孙冲问道。

    “还能怎么办,咱们虽然隶书水师,却是陆战之兵。”长孙冲朝程处默挤挤眼睛,幸灾乐祸道:“程大少你若是有时间,还是想想等德謇空闲下来会如何炮制你吧。真是的,王文度不说我们还不知道,你这厮竟然胆大到敢拿火炮去赌斗,估计德謇眼下吃人的心都有了。”

    李震这时也随声附和道:“要是我遇见这事儿,估计能把你塞进炮管里直接打出去。所以……处默,你还是想想怎么跟德謇认错吧。”

    场院上,长孙冲与李震调侃着程处默,房间里面,李昊却放下一切心思,对不明所以的王文度说道:“王都尉,本都督此次出海事关重大,我……可以相信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