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八十八章 半副步辇
    沈云之所以将正屋隔断成里、外两间,主要是多年的生活习惯使然:外间做为正厅,会客或者吃饭,里间当做卧房兼练功室。

    东山院除了正屋,还有东厢房两间、西厢房一间,以及搭在正屋与东厢房之间的半间屋。

    泰阳真君的框架说得很仔细,唯独有一样是没有的,那就是膳食堂。这也怪不得他老人家。因为在仙山,辟谷是主流。修士们大多从筑基境开始,就正式辟谷。到了金丹境,绝大多数人已不食人间烟火多年。但沈云不同。一天三餐,他一顿也少不了。有时候,晚上饿了,还要加一餐宵夜。所以,他准备将这半间屋用来做厨房。

    东厢房的两间屋舍用来做客房,免得真如李琼所言,有客到访,他连接待的地方也没有。

    西厢房的那间屋光线不好,又是小小的一间,他暂且用不上,决定空置着。将来视情况而定。

    百宝囊里带了一些家具。沈云将能用上的都拿出来,先紧着正屋和厨房这两处布置好。有多余的,再放到东厢房里。不多时,正屋便象模象样了。只是做为客房的东厢房还少了床、柜子等大件。

    “先这样吧。一时半刻里也不会有客人造访。”他满意的往身上打了一记去尘术,环顾焕然一新的正屋,自言自语道,“缺的家什,等忙过这段时间再去附近的镇子里淘换。”

    再一看外面的天色,太阳还未偏西,早得很。他在里间的卧床上盘腿坐下来,在小炕几上摆好笔墨纸砚等,开始整理乱哄哄的思绪。

    待初步理顺,他放下手里的笔,抬起来头一看,只见太阳的余晖透过半掩着的窗户视进来,给屋子里染上了一层厚重的暗金色。

    不知不觉之中,竟已是黄昏时候。

    与此同时,肚子也咕噜咕噜叫唤起来。

    中午的接风宴,他只喝了一杯空腹酒,待回到东山院里时,已经饿过了头,没了食欲。再加之,先是忙着收拾新院子,然后是整理思路,也顾不上吃东西。这会儿,饥肠辘辘,是再也扛不住了。

    好在百宝囊里备有半个来月的热饭热菜。沈云麻利的将写好的稿低暂且收进百宝囊里,从中拿出一碗红油牛肉面来权当晚饭。

    刚吃完,还没来得及放下碗筷,他听到刘管事在外头敲门。

    不得不说,魏清尘特意为他量身打造的这个守护大阵真不错,布设起来简单,但功能却没有因此而简化。相反,它集守护大阵与聚灵阵于一体,比寻常的守护大阵更胜一筹。

    因为这里的院落都是不带钥匙的,而他近段时间花了大量的气力钻研“那东西”,受益匪浅。这不,他新琢磨出来一道禁制,用来充当门禁,堪比在院门口设置一守门的童子。

    心念一转,他打开禁制,问道:“刘管事,何事?”

    院门外,刘管事听到副堂主大人问话,好似就站在自己跟前一般,连忙抱拳回答道:“回禀副堂主大人,执事处刚才传讯,令小的禀报副堂主大人,,堂主大人有令,筹备会议定于今晚戌时正,在前院的鹰扬园举行。请副堂主大人务必准时赴会。”

    原来是通知我去参加筹备会议。沈云应道:“知晓了。”

    刘管事略微等了等,见没有吩咐下来,只好壮着胆子问道:“启禀副堂主大人,步辇什么时候过来接您?”

    “步辇?”沈云微怔。从这里去前院总共才几步路?用什么步辇?

    “赴会之人,每人都备有步辇?”他有点儿生气——哪来这么多的讲究?

    刘管事如实以对:“回禀副堂主大人,只有您与堂主大人有步辇。”想了想,又道,“如果您觉得不方便,往后步辇可以收在您的寝苑里,以便随时乘用。”

    一提到这一茬,他就犯了愁——他也是一刻多钟之前才知晓副堂主大人有半副步辇的。全副的步辇是堂主大人在演武堂里的出行配置,一共八人。半副的话,就是四人。可是,据他所知,副堂主大人选的这处东山苑,总共才那么几间房。说句不客气的话,副堂主大人自个儿住都嫌挤。是以,看到站在自己身前,膀大腰圆,跟四头牛犊子一般的炼气境体修,以及他们抬着的那架全新的步辇,他只觉得脑壳疼。东山苑还塞得进这么些人么?

    但身为这一片的外务管事,东山苑能否安排得下,不管归他,而请示副堂主大人,则是他份内之事。

    孰料从敞开的院门里传出来副堂主大人的答复是:“我不会步辇。谁派来的,叫他们回哪里去。”

    刘管事听着,额头上汩汩的往外冒冷汗珠子:“回禀副堂大人,步辇是堂主大人亲自安排的。”心思转得飞快:副堂主大人听着象是不高兴的样子,是生气了吗?因为现在才知晓安排了步辇,嫌太晚了?那我还要不要禀报,说其实只有副半步辇……

    沈云听了,略作沉吟,答道:“这样吧,步辇暂且不动。我亲自去跟堂主大人说。”

    “是。”刘管事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抱拳又问道,“副堂主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本来他还想着,如果副堂主大人执意要他去打发掉那半副半辇,就直接说,这是十大门派里的门主人们的规格。门主大人们出远门有座驾,近些的路,则是乘坐步辇。结果,副堂主大人直接自己去说,真是太好也不过了。

    沈云摆挥手:“没有了。”

    院门口,刘管事爽利的告退。

    果然,和上次一样,前面传来门页轻轻转动的声音。

    他定了定神,抬头一看,是两扇院门复又自个儿关上了。

    里间,沈云先给叶罡传讯:四正兄,现在可否空闲?

    不多时,叶罡回复过来:云弟,我在虎威苑。你过来罢。

    于是,沈云便直接走了过去。

    叶罡亲自在院门口迎接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云弟怎的走过来了?是不满意那四个抬辇的人吗?”那四人是他临时起意安排的。因为他的步辇是师尊私人相赠。是他想示好于沈云,便转送了半副步辇过去。不过现在看来,沈云似乎并不满意,此番过来说不定就是为了这半副步辇而来。

    果然,沈云说道:“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来,屋里说。”叶罡面色不变,笑盈盈的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