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十四章 认可
    看到妻子的眼睛里全是期待,袁峰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嘿嘿笑道:“你回娘家多住几天,行啊。只是我这边怕是抽不出那么多的时间来,真不能陪你回菱洲。”

    沈九妹暗中松了一口气,但明面上却露出一点点失望的样子,撅了撅嘴,说出一番善解人意的话来:“我知道你近来事多……没事。这次有钱姑姑和柳妹妹陪我呢。那等以后,你空闲了,再陪我回沈家庄小住吧。”

    还扯上了钱姑姑与小师妹……袁峰更不好拒绝了,只能强装大方的应下:“好。我正好新领了飞船,送你们去石头岛。”

    “峰哥,”沈九妹两眼亮晶晶的望着他,笑得花枝招展,“你真是太好了。”

    刹那间,看得袁峰错不过眼来。

    沈九妹被他这般看着,大窘,红着脸故意转过身去,对钱姑姑和钱柳说:“钱姑姑,柳妹妹,听到没,峰哥要用飞船送我们过去呢。比我御剑要快多了。”

    “真是太感谢了。”钱姑姑意会,笑盈盈的握着她的手,“你们夫妇太好了。”

    沈九妹笑道:“你可别谢我。都是峰哥出力呢。”

    “自家人,应当的。”袁峰强装大方的笑道。

    沈云在一旁看着,不得不佩服九姐好手段。如此一来,他不但完全放心下来,而且颇为感激袁峰的。当即提起手边的长颈小酒壶,先给袁峰的酒盅倒满,再给自己倒满酒,然后,端起满满的一盅酒,笑着向袁峰敬酒:“来,姐夫,我陪你再喝一盅。”

    袁峰听得真切,简直是受宠若惊——啊啊啊,终于通过了小舅子的考验!

    “好。”

    两人亲亲热热的碰了杯,一仰脖,“滋溜”的一饮而尽。

    “痛快!”袁峰投桃报李,也提起小酒壶,先给沈云倒上酒,再给自己满上,"云弟,来,姐夫也陪你喝一盅。“

    给点阳光,就灿烂啊!沈云拿眼睛瞅着他,无声的笑了。

    袁峰一抬头,恰好看到了他笑成这副怪模样,得意的两个嘴角都咧到了耳后根。

    “行。”沈云端起酒盅,又主动与他碰杯。

    两人都笑眯眯的再次一饮而尽,然后,拿着空酒盅,看着对方。

    扶子兴坐在沈云的下首,见状,眨了眨眼。

    呀,真没看错。这姐夫和小舅子都是脸上笑得跟朵花一样,但两个人的眼睛里,却快要喷火了。

    他们要斗酒?

    哈哈,重头戏来了!

    此时不添把火,还待何时?

    扶子兴兴致勃勃的伸手去提那只小酒壶。

    却不想一只纤纤玉手自一旁斜里伸了过来。

    是九娘!

    她要阻止?

    那可不成!

    扶子兴毫不示弱的伸长手去抢。

    那边,沈九妹佯装没有看见,轻轻一钩手指头,将小酒壶稳稳的拿到了手里,双手护住,依旧笑靥如花,却是红唇微嘟:“秋宝,今天你不能再灌你姐夫酒了。把人灌醉了,谁给我们娘儿三个驾飞船?”

    这个理由……还能更勉强一点吗?但九姐护夫心切,沈云只能败下阵来,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放下酒盅:“九姐说的极是。来日放长。”

    扶子兴好不失望,隔着沈云,探头看向袁峰,不甘心的拱火:“峰哥,你的酒量不差啊。这么几小盅下肚,就不能驾飞船了?”

    袁峰何尝不知道他的用意?懒懒的看了他一眼,笑道:“那倒不至于。”

    “九娘,你听到没……”扶子兴连忙去向沈九妹讨要酒壶。

    哪知,袁峰眼子皮一翻,打断他道:“不过,九娘说的极是,喝酒误事。”

    原来是怕婆娘啊。那怎么行?扶子兴觉得做弟兄的,完全有义务帮好兄弟撑腰,想着非要从九娘那里讨回酒壶不可。

    就在这时,沈云拿起筷子,伸手夹起一片卤蹄膀肉片,不露痕迹的将他的手挡了回去,嘴里赞道:“子兴的刀工真是神了!能将蹄膀片成花儿出来的,怕也只有我们子兴了。”

    扶子兴其实是真心喜欢厨艺,听到“刀工”二字,注意力立时被转移了,接过话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这算什么呀。在去历练池之前,我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练出了一手好刀工。结果,在历练池里,险些没被打死。好不容易突破了,出来前,还被那声音鄙视了一把,说我资质太差,费了这么大的气力,也只能勉强达到厨艺小学徒的级别,叫我回去好,务必勤学苦练,以勤补拙。”

    “竟有这等事?”沈云好奇的问道,“那声音有没有跟你说,厨艺小学徒之上是什么?”

    “有啊。”扶子兴答道,“大学徒。”

    “不是炼气境,筑基境这样的?”沈云又问。

    扶子兴摇头:“没有。我突破时,那声音也只是说,突破了小学徒。我出来后,峰哥跟我说,我是炼气境一层了。是吧,峰哥?”

    袁峰点头:“是的。我们几个里,子兴在里头的经历是最奇特的。我,九娘,还有其他人,都是实打实的打斗。”

    旁边,沈九妹垂眸放下手里的小酒壶。

    但她这般遮掩,哪能逃得过沈云的法眼?

    后者立刻明了:其实,九姐在历练池里也是另有一番奇遇的。

    只不过,九姐显然不愿意说,那么,他也不好相问。

    是以,故意装着没察觉。

    但扶子兴无意中透露出来的历练池情形,让他思路大开——原来,历练池里的修为等级,也不全是先天、炼气、筑基、凝丹……等这一套。这么说来,历练池的主人与他的想法是不谋而合啊。

    同时,他对历练池的兴趣更浓了。历练池简直是修为升级的神器啊。到底是何人建成了这等神器?这种做法是完全可行的。回头问问魏长老,以前天神宗有没有类似的存在,我们青木派能否效仿……

    吃罢认亲宴,大家一起动手,收拾起来。

    本来,钱姑姑是不让沈云他们三个动手的:“此许小事,值不得你们爷们沾手。”对于修士为说,涮这样一堆碗就是一个去尘术的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再说,她一直认为洗衣烧饭都是妇道人家分内之事,也不该让家里的男人们沾手。

    但沈云却道:“吃饭和睡觉,是人生两大顶顶重要的事情。与它们密切相关的事情,哪能是小事呢?”又道,“再说了,哪能光吃饭,不做事?人多力量大,大家一齐动手,三两下就收拾妥当了。”

    扶子兴与袁峰两个觉得他说得甚是在理,也加入了进来。

    沈九妹听着,抚掌笑道:“秋宝这番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秋宝身为一派之门主,竟是这样的想法。她真的好奇极了,由秋宝亲创的青木派会是什么样子的。如此一想,她对接下来的“回娘家”之行,不由充满了期待。

    “所以,你们才是亲姐弟啊。”钱姑姑摇了摇头,领着钱柳抢先动手收拾席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