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八八零章 戏精
    “不管他们。”沈云安抚的轻拍云景道长的肩膀,“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走,去你那里煮野菇汤!”

    “好咧!”后者一想到素玉秋菇那鲜美的味道,所有的不满都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欢快的应道。

    云景道长的宝山叫做“闲云山”,在问天峰西北方向,差不多隔了将近两百来里。

    反正主公已充分了解了旁系的尴尬,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将当年选宝山的经历和盘托出,末了说道:“象我们这些侥幸从外门混上来的旁系,选宝山时,只能选嫡系们挑剩的。这是没写出来的规矩。所以,闲云山的位置偏远。灵气也远不及这边的浓郁、纯粹。景致也充满了野趣。不过,相比于外门,好太多。想起当年一起被分到外门、陆续殒落了的师兄弟们,我能混出来,落得这样一座宝山,已经很足了。”

    “有道是,知足常乐嘛。”沈云笑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话虽这么说,但到底有些意难平。云景道长回头看了一眼问天峰方向,“仙途漫漫,走得长,走得远,才是真。其他的,都是过眼云烟。”

    沈云呵呵:“道长对自己挺有信心嘛。”

    “那是。”提起这一茬,云景道长脸上的郁色全无,真正开颜了,“以前,我可不敢说这话。所以,给自己的宝山取名时,我想的是‘闲云’二字。那时想着,我一辈子能混到金丹,平白又多得了两百年的天寿,真是嫌大发了。要想结婴,无异于痴人说梦。那时,我就打算好了。结婴的话,也不过是再多添四百年天寿。我既然做不到,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将多得出来的这两百年天寿当成六百年过。一天当三天使,每一天都务必要活得逍遥自在。对于修为,也没有太高的期望,主要是顺其自然。能够提升一点点,就是赚到一点点。”

    “你这是得过且过啊。”沈云没有想到道长还有这等消极的时候。

    因为自结识以来,道长给他的印象都是积极上进。这才几年,道长接连突破,修为由金丹一层晋升为金丹三层。以前他对于修士的修为进展速度不是很了解。在仙山呆了这些时日,他方知道,这样的提升速度是相当之惊艳了。哪是“顺其自然”能够做到的?完全是修炼狂人啊。再者,不管他分派了什么任务下去,道长都是非常之积极,不见半点闲散之意。

    是以,刚才听到其宝山名为‘闲云’。他内心里还挺好奇的——怎么取了这么一个名儿?

    没想到,道长还真有这么一段心路。

    云景道长乐呵呵的点头:“那时确实是如此。好在,我走了大运。玉溪镇的除魔任务,因为是在凡人界,又是金丹任务。所以,根本就没人去接。也就是我,在一众金丹里资历最浅,又没有什么根基可言,所以,只能接了这个谁也不愿意做的宗门任务。结果,却成了我的大机缘。在灵气等于没有的地方苦熬了三年,等来了您。然后,我的气运完全变了。我也不怕您笑话。早在三年前,我就没再想过当什么闲云野鹤。跟着您混,我必须上进,少说也要混成元婴上人来才行。否则,真是给您丢脸。”说着,他自己先开怀大笑起来。

    沈云也被他逗笑了。笑过之后,他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个玉溪镇的除魔任务是谁发布的?”

    云景道长轻轻摇了摇头:“详情不是很清楚。当时,是任务堂的掌印管事师兄召见我。他跟我说,这桩任务是宗门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尊长亲自发布的。任务不是很难,算得上清闲,就是费时了些,但奖励相当丰厚。又说,他查过了,我身上正好没有兼别的差事,恰好有这个空闲,便向那位尊长推荐了我。尊长应允了。您看,整件事就没商量的余地。我只能应下,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以前也没怎么去凡人界,这任务既然是这么清闲,索性就当给自己放三年大假好了。”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偷笑,“跟您说。刚刚玄诚师伯果然问了我,是怎么结识您的。我跟他实话实说,说,就是前次去凡人界做任务,偶然结识的。玄诚师伯绝对是查过我这些年的经历了。我都没点明是什么任务,他已是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听了我的回答后,他的神色很是古怪。”

    沈云笑道:“那位尊长是谁,我这边倒是收到了一些风声。”

    “是谁?”云景道长又是一通大笑,“您告诉我,我一定要诚心诚意的去给他老人家叩个头。唔,叩一个太少了。至少要叩三个头,才能如实表达我的诚意与感激之情。”

    “道长说话要算数哦。”沈云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被飞快的远远抛下的问天峰,促狭的笑道,“文远师伯等着你去叩头。”

    “啊!”云景道长顿时慌了神,脸上笑意全无。

    因为他知道,主公绝对没有说错。

    他之所以进了玄天门之后就改口称主公为“师伯”,说话也注意得很,是因为再清楚不过,只要老祖动了心思,在内门里,象他这种金丹弟子的一言一行,等于都是摊开了,摆在老祖的眼皮子底下。

    主公从天而降,又甚得泰阳师伯祖的器重。老祖能不感兴趣吗?

    而打探主公,最便利的,就是从他这里入手了。

    老祖不是玄诚师伯。后者想见他问个事,都要先想个说得过去的由头。老祖更甚。没什么由头的话,轻易不可能召见他。现在,他自个儿将这个由头递到了老祖面前……

    啊啊啊,什么也不能再说了。

    这会儿说得越多,稍后在老祖面前便越易露馅。

    他只能回去焚香沐浴,等着老祖传召了。

    一时间,云景道长再无刚才的得意,看上去颇为失神落魄。

    看到他被吓成了这副德性,沈云忍住笑,提醒道:“哎哎哎,注意着点啊。快要撞到前面的山尖了。”

    云景道长使劲的打了个哆嗦,正色道:“想着有机会给老祖叩头,我真是万分激动啊……”

    戏精!沈云看了他一眼,在心里点评完毕。

    不过,相比于玄诚上人他们这些所谓的嫡系精英,道长还是很纯朴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絜妤姐妹的月、票,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