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六八九章 传言当不得真
    如此强者……沈云瞬间明白过来。原来,问天峰上的人们是在迎接这位。他们的狂热,也全都是因为这位而起。

    什么样的强者驾到,能够令仙门的金丹法修们为之癫狂?

    从云景道长那里,他对仙门的法修圈了解甚多。是以,答案呼之欲出。

    沈云定了定神,对着紫袍男子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晚辈沈云见过泰阳真君。”

    他猜得没错,来者正是泰阳真君。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泰阳真君受了他的礼后,竟然笑盈盈的说道:“沈门主,说起来,你们青木派与我也颇有渊源呢。你不应该唤我一声师伯吗?哦,忘了告诉你,我俗姓曾。”

    沈云错愕。心思一转,听出了话里所指——这是跟他说之前的那份保书。

    好吧,泰阳真君说得没错。没有那份保书,青木派基本上没有公开加入仙门的可能。从这一点上说,泰阳真君确实是青木派的大贵人。青木派与之有很深的渊源。

    至于师伯……沈云心中暗忖:看来泰阳真君也认为我是元婴修为。

    也就是说,他丹田里的情形,连泰阳真君也看不出任何异常来。

    那么,他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沈云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向泰阳真君再次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自称“小侄”:“小侄见过曾师伯。”

    “哈哈哈……”泰阳真君爽朗的仰头大笑,捋须赞道:“好!”

    这时,从后面驶过来一艘金色的豪华双层大飞船。船头立着一位身着雪青色道袍,也手执一柄拂尘的金冠道人。他看上去有三十五六的样子,留着三缕尺余长的美须。

    “师尊。”金冠道人恭敬的向着泰阳真君行了一个道礼。

    泰阳真君转身向他轻轻招手:“棱儿,过来。为师给你介绍一下沈师侄。”

    “是。”金冠道人展开双臂,自船头飞掠下来,在空中虚踏两步,转眼间,稳稳的落在了金色祥云之上。他走到泰阳真君的身后侧,站住身形。

    “这位是我的大徒弟,俗家姓邹,单名一个棱字。道号孟灵。”泰阳真君先将大徒弟介绍给沈云,“他就是罡儿的大师兄。”

    显然,曾师伯很清楚我与叶罡以前的交往。沈云了然,向孟灵上人抱拳行礼,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道:“原来是邹师兄。以前听四正兄时常提起过您。久仰久仰。在下沈云,见过邹师兄。”其实,他与叶罡长谈的那几次里,后者根本就没有提过师兄师姐。倒是昨晚回到客栈后,云景道长给他恶补了正清门的一些情况。孟灵上人身为泰阳真君的首徒,也是五兄弟里修为、名望最高的存在,自然是介绍的重点。所以,他这会儿说“久仰”,也不全是虚言。

    “这个老五!”孟灵上人脸上现出宠溺的微笑,手执拂尘,还了一礼,上下打量了沈云一眼,直接问道,“沈师弟看着不象是法修,也来参加这次金丹法会?”心里止不住的冒问号:沈云是老五的朋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呀,修为竟是元后!也不知道多大岁数了,看着还挺面嫩的。

    “邹师兄好眼光。我不是法修。”沈云答道,“恰好有友人相邀,我又恰好有空闲,所以就来了。”

    泰阳真君轻捋长须:“好一个‘恰好’。沈师侄这回倒是与我一样。我本来没想来的,结果,这两天也是恰好得了空,所以就来了。”

    孟灵上人岂能听不出师尊话里对这个面生的“沈师弟”的维护之意,心里诧异极了——难道师尊刚才说要赶到前面见一位小友,说的就是这个沈云?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竟得师尊如此看中!

    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沈云,他心里的疑惑更重了。眼前之人就象是从天而降似的。如此风流人物,从名字,到面相,到出身……等等,他竟是一无所知。

    偏偏师尊对这个沈云甚是熟络的样子。

    而听沈云自己说,好象跟老五很熟。

    老五啊老五,你小小年纪,可真是厉害啊!为兄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小看了你……

    这种逃脱自己掌控的感觉,很不好。孟灵上人垂眸掩下心底的不适。

    对面,沈云又是心头大震。一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能看破孟灵上人的心思。明明对方也是元后修为;二是,昨晚,云景道长跟他介绍说,泰阳真君座下的几位弟子兄友弟恭,团结一心,堪称仙门典范。然而,看破了孟灵上人的心思后,他发现传言什么的,果然当不得真。至少,孟灵上人对叶罡就甚是提防。

    也不知道泰阳真君知不知情……想到这里,沈云立时打住,定神敛去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泰阳真君。

    后者好象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思,脸上的笑容不减,依然是那位温暖谦和的长辈。

    用拂尘指着身后的豪华飞船,泰阳真君热心的邀请道:“去问天峰还有几步路,沈师侄与我们一道坐船过去吧。”

    孟灵上人闻言,看向沈云的目光里,现出一丝探究之色,心里猜测道:师尊如此抬举沈云,必定别有缘故,不全是老五之故。

    到底是什么缘故呢?他决定等会儿离了师尊的视线,就一定要着人暗地里好好的查一查这个沈云。

    沈云也知道这是泰阳真君对自己天大的抬举。而此行,他本来就是想与仙门的高层搭上话。所以,泰阳真君的邀请,正中他的下怀,他乐意之极。

    “多谢曾师伯。”他爽利的应了下来。

    “好!”泰阳真君又笑盈盈的赞了一句,身形一晃,下一息,人已在船头。

    金色的祥云之上,只留下孟灵上人。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沈师弟,请!”

    “邹师兄,请!”沈云也请道。

    “哈哈哈哈……”孟灵上人也笑了,“沈师弟真豪迈。难怪如此合师尊他老人家的眼缘。”

    “能得曾师伯青睐,在下荣幸之极。”沈云滴水不露。

    离开角斗场后,魏清尘说沈云哪儿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即,不会应酬。所以,他一得空,就抓着沈云恶补各种场面话,还有应对。沈云曾经觉得没有什么用。现在看来,魏清尘是对的。不然的话,面对孟灵这只老狐狸,他还真应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