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八六一章 糟糕,露馅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云景道长说话算数,送走清成真人等三人后,立刻动身回到寻仙客栈,一五一十的道出三人去洞府找他的始末,末了,又道,“主公,对不住。我贪慕他们的嫡系地位,松了口。”

    在来的路上,他思来想去,有些后悔——不该松这口的。因为以主公的修为与才能,出人头地是迟早之事。他太沉不住气了。

    沈云不以为然的摆手:“其实,他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们。”

    “主公要找上门去,替那个弟子治伤?”云景道长讶然,心道:难道主公也是畏着正清门的权势?

    沈云向他解释道:“白天的那个女娃子,象是我的一位故人。”

    “原来如此。”云景道长恍然大悟。他就说呢,好端端的,主公为什么会盯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平常,再漂亮的女子,也不见主公多看一眼的。

    “道长知道凡人界选仙童的事吗?”沈云问道。

    云景道长点头:“这个知道的。仙庭与仙门之间有约。仙门不在凡人界自行收徒。每年,仙庭选送一批有灵根的六岁童男童女过来。我听说,在凡人界,这些被选送过来的童男童女,都被称作仙童。”

    “是的。”沈云笑道,“我那位故人就是一名仙童。她那时不过六岁。小孩子相貌变化大。我只是觉得那个小姑娘看着象,也拿不准。所以,当时多看了她一眼。没想到,竟然闹出一场是非来。”

    提起这茬,云景道长就来气,冷哼道:“就他们正清门事多。我活了两百多岁,也是头一回听说,旁人看一眼女修士就是轻薄,当师父师伯的,还要找上门去,喊打喊杀。我对正清门的印象一直都还不错。他们的门主泰阳真君,我素来是敬重有加。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盛名之下,其实难负。”

    沈云也不认识几个正清门的人。先前就认识一个叶罡,现在又多了玄玉真人一群人。而正清门现在已是仙门的第二大门派,门中弟子必定众多。单纯从这么几个人,去评判整个正清门,无异于管中窥豹。再者,真正说起来,他还欠着泰阳真君一份人情呢。当年,如果不是泰阳真君托叶罡送给他一份担保书,他也没法将让青木派过明路。

    是以,他不置可否,话锋一转,说起替正清门弟子治伤之事:“道长,明天还要参加金丹法会。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过去给那名正清门弟子治伤罢。”

    “是,我马上给玄玉传讯。”云景道长也是这么觉得的。仅仅是多看了他们正清门的女弟子一眼,就要打上门来兴师问罪。由此可见,正清门的人行事有多嚣张。所以,今晚若是不能治好玄玉真人的弟子的一双膝盖,明天的金丹法会上,指不定正清门的那些真人会发什么疯,闹成什么样子呢。到时,主公的计划就要被他们给搅黄了。

    一来一去,很快,他与玄玉真人通过传讯符说好了:他与沈云赶去正清门弟子们下榻的客栈,替受伤的弟子治伤。

    也没多远,就是半条街的距离。

    两人走过去,也就是半盏茶不到的工夫。然而,就这么一会儿,整座客栈是灯火通明。正清门的人,从长玉真人,到门下的弟子们,盛妆在大门口等候。

    吴弘毅他们师兄弟几个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两人,脸色刷的全变了,齐齐的倒抽一口冷气。

    啊,真的被师尊说中了。那人就是医修大能!

    长玉真人等三位真人听到背后的抽气声,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没有了。尤其是玄玉真人,好比是刚嚼了一大把黄连似的,苦不堪言:这回可是被这帮小兔崽子给坑苦了……

    盈玉真人望着走过来的医修大能,目光流转,禁不住在心里大赞:好俊啊!便是天神下凡,怕是也不过如此丰姿!

    她一时看得痴了。以至于云景道长跟在沈云身后一步远的地方,也再清楚不过的感受到了她那**裸的目光。后者好不容易才没笑出声来,心道:原来,正清门的规矩是,旁人不许看他们门中的女弟子。但是,他们的女弟子却可以肆意的盯着陌生的男修看。今儿真是大大的长了见识。

    长玉真人看清楚云景道长前面的年轻人,终于确定了。没错,这位肯定就是那位医修大能。

    一是,他无法看出对方的修为;

    再者,对方不管是穿戴,还是举止,无一不显露出大家风范。

    只是这位前辈面生得很,再加之,云景道长先前对其身份语蔫不详,他无法知道这位前辈是否也是仙门中人。他决定先笼统的称一声“前辈”。

    “烦劳前辈亲自前来,真是罪过!”他率先快步迎上前去,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自称“晚辈”,“长玉见过前辈。”

    沈云抬手,虚扶了一把:“师弟莫客气。”

    这个辈份定位,是他仔细思考之后,才决定的——出门前,他又特意问过了云景道长。得知叶罡现在也是金丹真人。而他与叶罡一直是平辈相称。

    长玉真人不由愣住。难道这位不是什么元婴大能?而是一位金丹后期的师兄?

    他这点小心思,沈云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笑了笑,问道:“我与你们叶师兄有些年头不见了。他可还好?”

    “叶师兄?”长玉真人的脑海里现出一张意气风发的脸,“宗门里姓叶的师兄不少,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位?”

    “叶罡。”沈云又笑了,“你们正清门里,我也就认得他一个姓叶的。”

    长玉真人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原来,自己能被这位唤一声“师弟”,全是沾了小师叔的光。而这位以修为定辈份,将小师叔当成了他的同门师兄,可见也是没有说谎。这位是真的对正清门知之不多。

    这年头,消息闭塞到这一境的修士,真是少之又少啊。

    他心里猜测道:这位该不是闭关太久,不曾问过世事了吧?

    云景道长在一旁暗自着急:糟糕,露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