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七八零章 不用管他
    说话音,飞船已经抵达海岛的码头上空。

    码头呈半圆弧型,伸出二十三个象触角一样的长长的停靠点。每一个停靠点可以在左右两边各停一艘飞船。以沈云的目力,明显可见周边有灵力波动。从这一点,他不难看出,金岛主应该不是正儿八经的阵修,且其修为境界最多也就是元婴中期。

    现在,码头上正停着十五艘飞船。它们有大有小。有的是静静的停在那里,周边不见人影,有的刚象是凡人界的客船和货船一样,陆陆续续的有人上去,或者进进出出的搬运货物。

    总而言之,金桔岛给沈云的第一印象是,与边界的其他定居点和海岛都不同,它的烟火气十足,不象是仙山之地,更象是一座凡人海岛。

    他本以为上岛之后,会有人过来,例行一些检查程序。却没有想到,飞船在一个空档停靠稳当之后,直到他们三个都下了船,走出了码头的地界,也不见有人过来问一声“你们是谁啊”。

    以前,他觉得半月山庄的环境挺宽松的。但不管是谁,头一次到山庄,首先必须去大堂那边办理入住事宜。

    而这里,竟然来去自如,无人过问。

    这个金岛主挺自信的,就只在码头上,还有全岛布了一些防御阵,便如此敞开门户,也不怕仙门暗中派人来使坏。

    真有意思。

    端木光之前一直是以散修的身份,潜伏在仙山。看得出来,他对这里熟悉得很,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他带着沈云和袁峰接连穿过数条偏僻的小巷后,再拐一个弯,出来之后,热闹扑面而来。

    他们已然到了集市之中。

    “金岛主自称姓金,不缺钱财伴身。所以,岛上的集市象极了凡人界的市集,只收取商贩的摊位费。而过往的客人可以随意进出和闲逛,不管最后有没有买东西,都不用交纳任何费用。”端木光向他们低声解释道,“因为不用交费,所以,进入集市,不一定要走集市的正门。久而久之,周边便有许多条小巷通往市集。我曾经在这个岛上住了十几年。我们刚才走的是我往日里惯走的一条路线。这么多年了,它就没怎么变过。”

    沈云微微颌首,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街道上有一家瓦片的铺子。铺子象极了凡人界的小作坊,门口支了一个小小的竹架子,上面整齐的码着一行黑瓦片。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标志,连个招牌也没有。他说道:“对面有一家卖瓦片的。”

    “那家的店主是凡人。我看着它新店开张。到现在,少说也应该传了三代了吧。以前,它的信誉一直还不错。”端木光介绍道。

    “那面我们去看看。”沈云说着,带头穿过人群往来如织的街道里。

    待走到那瓦铺前,他顿住脚,示意端木光上去交涉。

    “小张老板,生意兴隆啊。”端木光一反常态,突然之间,也变得烟火气十足,象极了一位常常光顾这里的老街坊。

    话音刚落,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自里头快步出来。他确实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腰间系着一块洗得发白、沾了不少泥点子的蓝布长围裙,两只袖管高高挽起,现出精壮的一双胳膊。上面也沾着泥浆。

    他应该是正在店里做事,听到外面有人招呼,急忙放下活计,出来回应。

    年轻人憨厚的抱拳长揖到底:“托您厚福。小张老板是小子的外公。外公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小子在家里行二,随的母姓,也姓张。打小一直在外公身边长大。外公出世后,就将这个铺子交给了小子打点。街坊们都唤小子‘小小张’。”

    端木光长叹:“哦,我最近一次见到你外公,还是二十几年前呢。那时,你母亲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呢。一晃,她儿子都这么大了。你外公什么时候去的?”

    “有五个年头了。”小小林看来与外公的感情很好,如今提起来,眼里还浮现出悲色。他抓了抓围裙,垂眸应道。

    端木光又是一声叹,言归正传:“我今儿来买些瓦片,你看看,能不能都给我备齐。”

    “好咧,三位大人里边请喝口粗茶……”提到生意,小小林抬起眼帘,又恢复了之前的热忱。

    端木光打断道:“还要采买其他的,今天不得空喝你家的茶,改天吧。”接着报出了瓦片和瓦当等物的数量。

    小小林笑得更加阳光灿烂:“前儿才出了新窑,恰好够数。”

    端木光便转过身来,看向沈云。

    后者点头:“行,就这家吧。你抓紧点时间,我们俩就不进去了。”

    “是。”端木光应了,与小小林一道进了铺子里。不多时,他复又出来,禀报道,“大人,都买齐了。”

    于是,换下一样。

    果然如端木光之前所言,他们先后光顾了十家铺子,真的买齐了清单上的材料。

    最后买的是石灰。从铺子里出来,端木光拿出一只储物戒指,双手奉到沈云面前:“大人,今天买的材料,都在这里头。”

    沈云发现戒指上沾阴煞之气,立时明白了端木光此举的用意,便拿了过来,吩咐道:“回去后,你去伯堂那里销账。”都是些凡物,总共才花费了十几块下品灵石。所以,货款全是端木光掂付的。他没有过手。

    “是。”

    这会儿也是下午时分了。路上还要花费两个时辰。是以,他们没有再逗留,径直离开集市,回到码头,驾船离去。

    从头至尾,真的没有人过来拦住他们,盘问一句。

    袁峰感叹道:“对于散修和凡人来说,这里算是一个难得的易居之地了。”不过,还不能称为乐土。倒是在石头岛上住了一晚,他从弟兄们的脸上,看到了身在乐土的幸福之感。

    端木光笑了笑:“岛上也是龙蛇杂处,复杂得很。只是相对于别处来说,这里的管束和乱七八糟的捐税要少一些。寻常的凡人或者筑基境以下的散修,要想在这里混口饭吃的话,相对轻松一点,但是,要想出入投地,也是很难的。而且,散修一旦筑基,必须选择依附金岛主。不然的话,只能离开。”象他就是这样,筑基之后,离开了这里。

    “哦,还有这样的规矩啊。”袁峰了然。就说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金岛主也不可能完全无所图。

    在回来的路上,他们远远的遇到了一个黑袍人。然后,那人一发现他们的飞船,直接往身上拍了一张遁水符,扑腾跳到水里,飞也似的逃走。

    “也是个魔修!”端木光看向沈云。

    后果早就看到了,微微一笑:“是雨前岛的探子,来找我们的。不用管他。”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司徒钰彤的香囊和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