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四六三章 虚惊一场
    沈云对五星无上聚灵阵充满了信心。但他还是低估了此阵的威力。月华之力一下来,立马尽数涌入阵中。其中,有七成以灌顶之势,注入了阵心,也就是他的身上。其余的,平均分成二十分,注入到各阵点里。

    发觉这一情形之后,他吓了一大跳。

    他是幸运的:先是从紫瑛真君那里传承了大手印,能够随心所欲的从外界“借”用灵气、日月精华。日积月累,周身经脉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其柔韧度远远超过一般的大武宗;然后,又先后两次进入千年白果树精白柯的气海。两次洗髓伐筋下来,不但他的丹田、周身经络之柔韧度不让寻常的筑基期修士,而且身体的强横也大幅度提升,堪比上品法器。

    再加之,他有筑基三层的灵力撑着,故而,不怕这些凝成一条白练状的纯正月华之力,可以将之直接注入头顶的天灵穴灌顶,进行第三次洗髓伐筋。

    可是,看到余下的三成月华之力分成二十缕,第一缕都比成年男子的大拇指还要略微粗一些,齐刷刷的注入到了各阵点的引灵柱里,他差点儿跳了起来。

    胡宁他们虽然是武者,但是,严格的说起来,他们仍然是凡人。不管是身体的强横度,还是丹田、经脉的柔韧度,他们其实比普通的凡人好不了多少。一下子接纳这么多的月华之力,于他们来说,无异于将一只斗烧得血红的铁水浇到一只仅能容纳一升水的木碗里。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怎么办!沈云的心思转得飞快,搜肠刮肚的想着对策。

    然而,月华之力沿着各阵点的引灵柱下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是他这边的十倍还不止,根本就容不得多他想。

    沈云好久不曾碰到问题心慌过了。这回,他着着实实的慌乱起来。额头上象雨后春笋一般的冒着豆大的冷汗。

    完了!

    他只能绝望的瞪着那些飞速下落的月华之力:是我的错。我太自负,自以为能驾御得了五星无上聚灵阵,害死了阿五他们。

    眼见着,它们都已然抵达引灵柱的底端,就要向胡宁等人劈头盖脸的浇灌下去。

    孰料,就在这时,情形突变!

    那些月华之力无不雾化。它们化成一片闪闪发光的银色小光点,徐徐飞洒而下,极其轻柔的落到胡宁等人的头顶、双肩等身体各部。不一会儿,胡宁他们的周身覆盖上薄薄的一层,发出一圈淡淡的银色光晕。

    沈云看得真切,这些月华之力象春风化雨一般,悄然的滋润着胡宁他们。

    首当其冲的是替他们疗伤。

    胡宁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带有旧伤暗疾。

    因伤势的不同,月华之力的消耗速度也各有不同。总的来说是,伤重一些的,多一些的,月华之力便消耗得又快又多。

    十来息之后,伤势较轻的胡宁等人,已然伤势痊愈。

    这时,月华之力继续内渗,先后进入经脉、丹田等处。所到之处,含在肌体、经脉里的废血、废渣,化成黑色的泥泞,通过肌肤上的毛孔,一丝丝的排出体外。

    也就是淬体了。

    沈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终于完全放下心来。祖师传下来的玉简里没有说明,五星无上聚灵阵还有这般操作,虛惊一场。

    没多时,他这边的月华之力也下来了。

    沈云敛心,将之尽数引入丹田里——月华之力被抢夺得一点也不剩,北山镇的那只邪魔不可能不会发觉。是以,眼下不是他洗髓伐筋的好时机。

    在祖师传下来的玉简里,有提到过将月华之力、灵力等储存在丹田里的经历。

    之前,他的丹田里满满当当的全是白雾状的五行灵气,不见一丝空隙。

    他寻思着,这应该是有无灵根的区别所在。对于祖师提到的法门,他也就只是看看而已。

    不料,经下午之变,他的丹田里突然空出来了那么大的一块来。

    虽然搞不懂是什么原故,但并不妨碍他翻出那枚玉简里,细细研读用丹田储存灵气等的法门,以备不时之需。

    很顺利的,浓郁如米浆的月华之力被引进丹田里,紧紧的凝聚为团。其体量堪比成年男子的拳头那么大。

    不过,紧接着,银白色的光团晃了晃,眼见着就轰的一下,重新散开。

    沈云右手的指诀仍然护在胸前,左手的指诀内旋,正对着丹田正中,飞快的祭起“凝”字诀。

    顿时,指尖迸出一道白色的灵光,嗖的钻进丹田里。

    一入丹田,它便象一张细丝渔网,罩在了那团踊踊欲动的光团之上。

    “啪”的一声,“渔网”紧收,牢牢的缚住光团。

    紧接着,白色的灵光一闪,细细的“渔网”消失不见了。

    光团稳稳当当的浮在灵气大光团的旁边。

    事毕。沈云睁开眼睛,抬眼再看各阵点。

    引灵柱已尽数散开,它们象一朵朵吐蕊绽放的白玉兰,散发出浓浓的……恶臭之味!

    呵呵,二十个人同时淬体,并且都是生平头一次淬体,从体内排出来的废物都在体表结了厚厚的一层壳,这味道能不大吗?

    不要说别人,这会儿,胡宁他们自己都被自己通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臭味熏得“欲仙欲死”,呈浑浑噩噩之状。

    沈云一一细看众人的情形。

    见淬体已经全部结束,他呼的站起来,将双手的指诀再一次高举过头,大喝道:“五星无上聚灵阵,收!”

    呼——,一直笼着他们的龙卷风应声散去。

    狂风将胡宁他们身上结出来的黑色硬壳刮得粉碎,连同恶臭之味,一并带走了。

    胡宁他们齐齐回神,难以置信的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旧伤。

    好了,真的全好了!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欢呼,沈云已然走到他们的面前,急声催促道:“走,快离开这里!”

    这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一是,沈云预料北山镇的那只邪魔吃了大亏,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寻仇。他们不能连累丰成县的数万余口人,必须出城去,在半道上劫杀那只邪魔;二是,在南郊山坡上摆阵的那位,至今没有露过行迹。沈云担心他看到这边的动静,也会寻过来。不管是敌是友,眼下都不是与他有牵扯的时候。

    “是。”众人心中一凛,跟着他,仍然保持先前的阵列,纵身翻跃一人多高的青砖院墙。

    “哎呀”,余头轻呼。呃,老伤腿突然好了,身体又从未有过的轻盈,力量也陡然增加到不知深浅……总之,诸种因素叠加,他刚才的那一跃,竟然向冲天炮一般,直往月亮上飞窜。

    还好,虎子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把他拉住了。

    两人相对一笑,都从对方那流光溢采的眸子看到了难以言状的喜悦与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