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四三四章 民生多艰
    总结这次的玉周山坊市之行,沈云得出:自己能进出玉周山坊市,有如无人之境。自己的实力大增,变强大了,是一个原因。便更重要的是祖师的恩惠。

    玉简里的知识,令他眼界大开,在坊市里行走,竟有游刃有余之感。最明显的事实就是,如果不是学会了玉简里的破阵术,还有知道五煞阵是怎么一回事,他就算有筑基三层的灵力,今天极有可能也折在那贺老大的手里了。

    而贺老不过是炼气期后期的修为。

    在修真的世界里,虽说是“修为高一阶,压死人”,但是,有了符、阵、器等诸多外因的加持,修士越阶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本来,沈云打算十天之后再去一趟玉周山坊市,现在,他改主意了:一是,那四名身着守卫服饰的压阵人虽不是他亲手所杀,但是,他确实脱不了干系。而守卫在坊市里公然被杀,想来坊市的主人不会善罢甘休。在风口上,他还是暂且不要再去坊市为好;再者,他发现自己对于修真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所以,他现在最迫切的不是学会炼丹,而是要尽快将祖师传下来的那些玉简读完;当然,还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即,身上的灵石不够,近期又找不到赚灵石的门路,十天之后,去了玉周山坊市,也只能是白走一趟,浪费时间。

    理清这些后,他沉下心来,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如饥似渴的研读玉简。

    转眼,又到了年底。除了那些记录炼丹和《青莲无上功》等内容的玉简,其他的,沈云终于读完了。

    本以为读完这些玉简之后,自己会从中找出来,什么是道。结果,他发现自己仍然是一头雾水。

    在玉简里,他多次看到祖师提及“以丹入道”,是以,他禁不住猜测:莫非答案藏在记录炼丹的那些玉简里。

    如此一来,他确实需要一个炼丹炉了。

    与上一次去玉周山坊市,时间已过去了大半年。沈云寻思着,四名守卫被杀的风波应该也平息了。这天,他从藏书阁下了差回到家里,跟齐伯说:“明后两天,我要出门一趟。”

    就在这时,李忆与赵宣跟火烧屁股似的从外面进来了——李忆是大掌柜,一年多来,渐渐的也得了沈云的器重。他与赵宣是唯二的进东厢房不用通传的人。

    沈云向齐伯摆了摆手,问道:“出什么事了?”两人都是极为稳重之人,如果不是发生了十万火急之事,不会急成这副模样。

    齐伯从不过问铺子的经营,见状,抱拳向两人见了礼,转身出去了。

    “主公,大事不好了。”李忆是真着急。大冷天里,他连外衣都没有穿,身上只穿了一件寻常的夹布袍过来,偏偏还是满脑门子的汗珠子。一看就知道是急出来的冷汗。

    相比之下,赵宣穿戴整齐,但也是急白了脸。

    “你们俩先坐下来。莫急,慢慢说。”沈云招呼道。

    如清泉一般的声音,令李忆心中大定。他歉意的笑了笑,与赵宣两人在下首坐了下来:“这几日,来铺子里转悠的衙差突然多了起来。先前,我以为是年关将近,衙差们出来捞几个过年钱。这是常有的事。所以,命各铺子跟以前一样的接待。不想,那些人收了钱,越来越过分。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分明是背后有人。这样的话,事情就大发了。我请伯堂帮忙打听。”说到这里,他偏头看向赵宣,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接下来的,伯堂你最清楚,还是由你来说吧。”

    赵宣见沈云没有反对之意,点了点头,说了起来:“我们的人跟着这些衙差,顺藤摸瓜,很快找到了顺王府。是顺王爷看上了我们的铺子。”

    自从生意上了正轨后,沈云是连铺子里的账本都很少看了,全部交给了齐伯。去年,铺子里总共交了三十万两的红利上来;今年,据齐伯猜测,红利会少一些。总归还是赚钱的。为此,齐伯没少赞沈云看得远,早早的将所有的铺子都整合了起来,抢了先机。

    “顺王爷?他不是仙帝的小叔叔吗?”沈云冷笑,“铺子里一年到头就那么点赢利,堂堂的王爷居然也好意思伸手!”

    赵宣答道:“要是搁在几年前,顺王爷是看不上我们的。现而今,生意越来越难做,能不亏钱的正当营生,全仙都不到四成。象我们这种一年到头,还能赚些钱的铺子少之又少。顺王爷是想通过衙差们递话,他要我们依附他。”

    “竟然到了这种地步?”沈云好不意外。这一年多来,他一心练功,读玉简,两耳不闻窗外事。陡然听到外面的行情坏到了这种地步,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李忆与赵宣双双点头。

    “大伙儿都是坐吃山空,日子越过越紧张。还有,南边的叛军没见打下来,官道一个月里能堵上二十来天。今天夏天,几个主要的产粮区都七灾八难的没安生过。收粮的伙计们跑断了腿,才勉强收上来秋粮。粮米这一条商路,也越来越不好走了。就算今儿没有顺王爷伸手,我们的铺子,怕也撑不到多久。”李忆忧心忡忡的叹了一口气。

    去年,经沈云整合,七十多家铺子全转到了粮米生意上,收粮、运输、存储、售卖……各施一职。七十多家铺子赚的全是汗珠子钱。

    “明年的夏粮,不好收?”沈云在庄子里呆过几年,知道庄户们的日子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大多没有什么积蓄,全是靠天吃饭。所以,是最禁不住灾难的一批人。年景好,还能勉强糊口。一旦灾难临头,他们唯有拖家带口的逃荒。没有他们种田了,哪里还有明年的夏粮?

    李忆点了点头:“自从整合后,我们按计划也渐渐的在各产粮区添置了一些庄子。去年的秋粮有三成就是出自这些添置的庄子里。但要是明年的夏粮全指望这些庄子,怕是不成。一来,人手不够,二来,庄子大多在南边,官道越发难走,有粮也运不上来。还有,估计过了冬,周边的流民会不减反增。种下的粮食,届时能抢收到多少,我这心里完全没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