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四二一章 功法不是米饭
    沈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没有灵根,却轻轻松松的通过了祖师设置在玉简里的考验。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研读那小半部《青莲无上功》。

    与修为境界相对应,功法也一样分成小境界。最开始的是入门诀。沈云读着读着,心中豁然开朗——原来,《金刚拳》的心法就是一套入门诀。它与《青莲无上功》的入门诀可以说是异曲同工。两者都是以炼体、洗髓伐经为主要目的。

    而他自行修改的《小***》也是奔着这两个目的去的。不同的是,在《小***》的起始阶段,他根据自己的修行经验,编了一套沿着任督二脉的按摩手法,将口诀具体化,形象化。与通常的“冥想法”要容易上手得多,同时,效果也要显著得多。

    读到最后,沈云看到旁边的注解里提到了“气感”,即,入门诀练至大成,修炼者的五感变得超乎常人的敏锐,能够感觉到灵气的存在。

    这时,就可以尝试用先天境初期的口诀,也就是引气诀。

    沈云连连点头: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有了气感之后,再练《金刚拳》的心法,就没有多少进益了。

    同时,又在心里寻思:难道《洗玉诀》是比《金刚拳》更上乘的存在?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接着往下看引气诀。

    引气诀,就是引气入体的法门口诀。沈云通篇看完,苦笑连连——入门诀是基于任督二脉,但引气诀则重在丹田与灵根。

    他先前的猜测没错。灵根于灵气,就好比磁石与铁屑。与灵气一样,灵根也有五行之分。不同的灵根只能吸附相应的灵气。而《青莲无上功》便是基于木灵根的修炼法门。这也是为什么在开头的注解里,祖师强调一定、必须要有木灵根才能修行此法的根本原因所在。

    可是,我什么灵根也没有啊!

    但我照样通过了祖师设置在玉简里的灵力考验!

    还有,紫瑛前辈说过,凡人是可以修行的。并且,修至高阶的话,有没有灵根的差别会越来越小。

    所以,肯定有绕过灵根的法门。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又重读引气诀。

    一遍,没什么发现,他再读一遍……如此反复,不知道读了多少遍,额头上又生起细密的刺痛感。

    这种痛感,在沈云读到第五枚玉简时,得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原来,他所知之“丹田”,与修真里的丹田并非一回事。具体的来说,他知道的丹田,是针炙上的丹田穴,也是修真里的下丹田所在。

    在修真里,除了下丹田,还有中丹田和上丹田。

    其中,上丹田又名泥丸宫,位于印堂穴之后。它与下丹田一样,主存储。不同的是,下丹田存储的是灵气,而上丹田存储的是神识。

    神识又名精神力,是人的意识凝炼而成。和灵力一样,它也会消耗。当消耗将尽时,上丹田内缩,从而牵动额头,产生象无数针刺一样的痛疼感。这时,只要立刻停下来,调息养神即可。

    因为位于胸中的位置,有中丹田的存在。它有调和五脏之力,蕴生神识与气血。

    随着神识的渐渐恢复,上丹田会自行恢复。于是,刺痛感渐消。

    一言以概之:额头生出刺痛感,意味着神识消耗到了一个危险的水平。

    解决的法门有三:一是,立刻停止神识的消耗;二是,运转心法,有助于神识的恢复;还有,可以立刻服用蕴神丹。

    三种法门相比较,最后一种最为快捷,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然后,第二种法门次之。最慢的是第一种。

    通常,修士们都是选择服用蕴神丹。

    祖师是高阶丹修。她在一枚关于粗讲炼丹的玉简里特意提及,传下的百余枚玉简里,有近一半是关于炼丹的。她毕生收集的丹方,以及炼丹经验与心得,都在这些玉简里。

    沈云因为手头没有炼丹炉,所以一直没有去看那些玉简。想来里头肯定有蕴神丹的丹方。

    而眼下,他只能用第二种法门,恢复神识。

    沈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屋角的钟漏。唔,才过子时。

    他才读了不到两个时辰的功法。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做,竟然也消耗了这么多的神识。这样的消耗速度都快赶上画符了。

    深吸一口气,沈云闭上眼睛,沉心静气,运转《洗玉诀》。

    哪知,读了几十遍的引气诀,冷不丁的出现在脑海里。沈云不由眉尖轻蹙,努力的想忽略它。

    但那一百来个黑字此刻好象是刻在脑海里一般。

    沈云无奈,只能尽量把精力集中,不去“看”那些黑压压的文字。

    事实上,引气诀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沈云好象又回到了初练《洗玉诀》的时候,尽是磕磕碰碰的。

    神识恢复的效果也大打折扣。以往,只要运转一遍便能神清气爽,也就是神识完全恢复。然而,这一次,一遍《洗玉诀》下来,额头上的刺痛感才刚刚消失。

    照这样的情形,没有个三五遍的,神识没法完全恢复。

    沈云都快被气哭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引气诀不但没有用,反倒是尽添乱了。以后还能正常的练功吗?

    一时间也没了练功的心情。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烦躁的向后一倒,枕着一双胳膊,躺在炕上,慢慢回想刚才运功的过程。

    不想,还真叫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状况——在运功的时候,他竟然催动了引气诀而不自知。于是,他刚才运功的情形就好比,一辆马车上套了两匹也。一匹叫做《洗玉诀》,另一匹叫做引气诀。前者与他这个车夫早就有了默契,熟得很,所以,在步履、速度上都要快一些。而后者是新加入来的陌生者,野性未改,不是他这个车夫眼下能驾御得了的。幸运的是,两匹马行进的方向大致相同,是以,马车方能磕磕碰碰的往前走。

    而解决之道,无非两个:要么将引气诀舍弃,彻底不用;要么就是将引气诀与《洗玉诀》彻底融合,合二力为一。

    前者,沈云本能的就试过,实践证明,做不到。如此一来,就只剩下融合这个法门了。

    沈云抚额。功法不是米饭,想吃就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