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三九七章 沈云点卯
    李坊主等人的行动非常迅速。他们当即召集各家的家主开会。

    家主们的反应与他们仨差不多,面上都现出庆幸之色,欢呼“主公仁义”。

    吴坊主伸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展开一卷纸,提笔说道:“各家有多少人要安置,男、女,还有孩童具体各几何,大家现在就来我这里报备。被褥等物品自带,每人按一天一斤米、半斤白面、肉一斤的标准,一共要交纳七天的口粮。于今明两天之内,送到李兄那里。逾期不交者,一律视为放弃安置。”

    “吴老爷,能不能晚上的时候再报备人数?”有人面色难色,“我自个家里的人数,好说。可是,亲戚家的,要通过气后,才能确定下来。”

    “对对对。我家也是。”

    家主们纷纷附和。

    吴坊主看向李坊主与王坊主二人。两人皆颌首。

    “好吧。”吴坊主放下笔,“那就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报备到我这里来。确定人数之后,我等还要时间布署,时间紧迫,不能再晚了。请大家务必要抓紧。”

    “是。”

    散会后,家主们火急火燎的回家坐车出门——既然说了不许走漏风声,他们只能亲自上门走一趟。

    晚上,戍时正,沈云身着一身青色短打,在齐伯与丁叔的陪同下,准时出现在陈家旧宅的前院空地上。

    这个时候,院子里泾渭鲜明的站了两路人马。

    左边的,统一穿着黑色劲装,人手提着一根齐眉哨棍,却是五人一堆,稀稀散散;右边的,衣着五花八门,其间还有衣着似火的年轻女子,一个个的都是赤手空拳,但是,他们的队伍却行是行,列是列,跟用刀切出来的豆腐块儿似的。

    不比不知道,一比高低立现。李坊主等人顿时觉得面上无光,不敢直视沈云。

    “开始点卯。”沈云自然也看到了两批私勇之间的差别。这也在他的意料之内。毕竟第二批私勇天天都有一齐出早操。而每次出早操,老罗都是按他的要求,列队集合。练得多了,于第二批私勇来说,列队集合俨然成了一种习惯。

    看到齐整整的队伍,沈云心中感慨不已:兵书诚不欺我也。兵,果真是练出来的。

    为了这次点卯,齐伯特意在院子里搭了一个木质的小高台。

    沈云站在台上,环视全场。

    所有人都被他那双寒星般的眸子镇住,连第一批私勇里那些站得歪七扭八的少爷们也心中一凛,连忙挺直了腰背。

    “在正式点卯之前,我宣布一下点卯的规矩。这也是以后我们点卯的规矩。”沈云朗声宣布,“凡被点到姓名者,当即应一声‘在’。一遍不应,杖十;二遍不应,杖二十,插箭游街;三遍不应,斩!”

    所有人都不由屏息敛神,连大气都不敢出。晚风习习的前院空地上,突然间,好似连空气都变得凝固了。

    这些规矩,在集合之前,李坊主与老罗他们其实都已经提前跟两批私勇宣布过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听到主公再宣布一次,众人只觉得好比高山压顶,后背上不禁冷汗淋淋。有胆小者,甚至已然两股战战。

    以沈云的目力当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他顿时反应过来——呃,忘了底下的人,大多数都是开蒙没几月。我刚才说话时,动用的真气好象有点儿多……

    好在,他已经训话完毕。接下来的点卯,事先也安排了老罗。

    “你来点卯。”他回头看了一眼。

    “是。”老罗翻开名册,开始点名。

    有沈云的威摄在前,点卯很顺利,没有人敢以身试法。

    很快,第一遍点完。

    老罗合上名册,向沈云抱拳禀报:“大人,无一人旷缺。”

    “很好。”沈云再次环视全场,告诸这次集会的目的,“虎跃堂与色目族的比武在,为防止有人乘机滋事,制造事端,我令你等,从即日起,进入迎战状态。除了加强巡逻,各营在明天中午之前,进入指点的地点驻扎,设置关卡。从后天清晨开始,三条街全面警戒。任何人,无我的手令,不得随意出入。你等务必要严守各关卡。”

    “是。”众人齐声领令。

    接下来,沈云宣布了各营的驻点。

    他是配合小五行阵设置的驻点。外围,共计五个驻点。本来他的计划是第一批私勇领两个,第二批私勇领三个。然而,见了两路人马的集合情形之后,他临时改变主意,第一批私勇只安排了王坊主那一营;余下的四个,全给了第二批私勇。

    余下还有女营,以及三个营。

    女营负责一日三餐;李坊主所在的营负责送饭,还有守护粮仓;吴坊主所在的营则负责守卫陈家后院;剩下的最后那个营,交由齐伯,负责机动。万一真的交上手了,哪里吃紧,就由这个营上去支援。

    各营主领了任务之后,原本乱蓬蓬,堪比乱麻的心,立时清清楚楚。对于即将面临的动乱再无惧意——没错,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没把刘主簿的进犯当回事。所有人真正担心的,唯有比武带来的乱子。

    沈云分派完任务后,宣布散会,随即离场。

    各营主哪敢就这样放底下人回去?各自领着营中的小队长寻了个清净的所在商议。

    余下的队员们初次出这种任务,竟然一个个的亢奋不已。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大伙儿议论得最多的就是:大人,好威风!

    甚至有人猜测道:“大人这气势,也只有贝侯能相比了。”话一出口,居然引来一片附和!

    沈云这会儿才刚刚走出大门。他的听力超群,听到这样的话,险些扭到脚。

    呵呵,贝侯当初一战成名,现而今,名声更盛,好比战神下凡。

    惭愧啊!某人决定回去再多看几遍兵书。

    第二天中午,各家主陆续到吴坊主那里报备家中需要安置的人数。大家报上来的人数都比预期要多。原因很简单,近来仙都的四大城区都多了不少色目族人的面孔,这是有目共睹的。仙都的人们本来就比别处的要敏锐得多,现而今听到不好的传言,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抱团。听说这里有高个儿,这些老丈人、老娘舅、大舅哥们,包袱款款的带着家中老小,走亲戚来了。

    同时,他们也悄悄的给自己的老丈人、老娘舅、大舅哥们报了信。当然,报信时,是要再三叮嘱,保密!保密!保密!重要的事说三遍。

    一夜之间,好比一阵微风吹过全仙都城。

    到了比武的前一天下午,街上的行人竟然数得清。各商铺象是商量好了的一样,刚过晌午,便开始打烊。

    于是,第二天,披红挂彩的露天比武场尴尬了。

    眼见着比武即将开始,台上坐了半圈色目族人和仙官大人们。台下的观众……哪有什么观众!那些全是负责维持秩序的衙差和仙符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