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一四一章 障眼法
    吃罢早饭,收拾妥当,离开考的时间不到半个时辰了。

    本以为门主大人还会吩咐几句,众弟子自发的在正屋的门廊下集合,整整齐齐的站成两排。

    吴旺财身为队长,上前一步,对着敞开的大门,双手抱拳,正要大声请示来着。这时,他们的门主大人与寻常一般的穿戴,自屋里出来,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之后,问道:“都准备好了?”

    “是。”众人齐声应道。

    沈云微微颌首:“从这里去后山,半刻钟足矣。你们不用着急。”说罢,撂下他们,径直往外面走去。

    这就完了?身后,吴旺财等十名弟子大眼瞪小眼,只差没在额头写上“难以置信”四个大字。

    眼见着门主大人出了院门,连背影也看不见了,他们再也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不行啊,门主大人一走,我心里就完全没底了,越来越紧张,怎么办?”

    “看你这熊样,门主大人在,你就不紧张了?”

    “哟,说的好象你不紧张似的。看这一脑门的细汗。”

    “唉,我还以为门主大人会亲自带我们去后山呢。”

    “我也是。好想门主大人为我们压阵。”

    ……

    越说越不象样了!吴旺财皱了皱眉头,轻声喝斥道:“大老爷们叽叽喳喳的,跟群小媳妇一样,象什么样子。

    议论戛然而止。

    沈云脚下不停,侧耳细听着。

    吴旺财的声音再度响起:“门主大人亲自送考,不送的话,就心里没底,紧张得不行?得了灵根就飘起来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有几斤几两重了?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是不是!也不看灵根是怎么来的!我跟你们讲,门主大人能赐给我们灵根,也就收得回去。还有,记住你们的身份,身上的任务。我把话撂在这里,我们青木派的规章制度不是摆设,可不管你有没有灵根,只管你犯没犯事。”

    “队长,我不是这意思。”

    “我错了……”

    其余弟子嗡声嗡气的认错。

    沈云听到这里,两只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吴旺财没有骂错。得了真正的灵根后,有那么几个人确实是觉得底气足了,胆子也肥了起来。这几人自己生了新的心思不说,还在他在的眼皮子底下,暗地里兴名堂。

    而他不闻不问,也是有意看他们能闹到哪一境。同时,也想看看在这些弟子的心里,青木派的各项规章制度到底是个什么分量。

    暗中考校的结果,他比较满意:吴旺财等大部分弟子都稳得住,心里也是真正敬畏着青木派的规章制度。

    至于那几个暗中生事的,有两个本来是被鼓动起来的,被吴旺财这一顿训,猛然省悟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为首的那个人也心虚得很,暂且被吴旺财压制了下去。

    照此情形,他们十个通过这次的考试,问题不大。

    进入演武堂后,他们又会有什么造化,那是往后的事。总之,几番经历生死,最终走上强者之路的经历,让沈云无比深刻的认识到,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身为门主和引路人,他早已将规矩和目标摆在那里。在前进的路上,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是紧跟上来,还是所谓的见好就收,中途离去,甚至另攀高枝。同样,选择的结果,也只能各自承担。是福是祸,怨不得旁人。他这个门主能够做到的是,对紧跟上来的门人,一视同仁,不离不弃。

    思量间,沈云发现自己已走到了后山的山脚。

    早在三天前,试心路进行了最后一次验收。验收合格后,叶罡亲自启动了守护大阵。

    刹那间,从守护大阵里释放出阵阵迷雾。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整座后山被便迷雾笼住。从外面看不到真颜。只在后山的山脚有一小截三尺宽的山路。每一级台阶都是用汉白玉石砌成。

    这便是试心路的入口。

    按照公开宣布的考试规则,所有的应考者可以提前一个时辰进入演武堂。

    是以,此时此刻,入口的前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筑基士。

    人数也达两百之多。

    他们之中不少人见周边没有守卫,心中窃喜,决定先试走一回试心路。哪知明明就在眼前,看着抬腿就能踏上去的试心路第一阶,却在他们的脚踏上去的那一刹那,呼的一下,飞出去数尺远。然后,停在那里,一晃一晃的。在场之人都能感觉到来自这级台阶的嘲讽。

    “哈,这是成精了啊!”有个家伙一脚踏空,险些当众摔倒,见状,更是恼羞成怒,竟一扬手,打出一道金雷符,嘴里还喝斥道,“妖怪,看道爷把你轰成灰!”

    “啊!”“呀!”

    人群里,反应快的无不惊呼出口。

    还有人疾声阻拦:“不可……”

    然而,晚了。

    刹那间,那金雷符破空而去,化成一道蓝莹莹的闪电,有水桶那么粗,叱咤着落到了玉台阶上。

    就在这时,玉台阶猛的往内一缩,变形到了夸张,好象一张拉满的强弓一样,包圆了那团闪电,接着,它又是一颤,呼的将闪电吐出来。

    在场之人只觉得一道蓝色的亮光闪过。紧接着,又是一声“噼嚓”巨响。人群的前面腾起一股浓墨般的焦烟。

    “怎么回事?”

    演武堂的守卫终于出现了。

    两名全副武堂的守卫分开人群,走上前去,挥袖驱散黑烟。

    应试者们看清楚地上的情形,无不感到彻骨寒。

    刚才的那个冒失鬼,筑基六层的修为,这会儿已经成为一根人形炭棒,面目全非,死得不能再死的横在那里。

    原本闹哄哄的现场立时能听到一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

    应考者们再去看那级台阶。

    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归原位。

    任他们怎么看,它都是一级汉白玉石砌成的台阶。恰好一个脚板宽,三尺来长……

    这就是他们马上要走的试心路!

    我能退考么?很多人两鼓战战,脑门上的冷汗刷刷的淌了下来。

    沈云这才收回目光,无声无息的从一旁走进了迷雾之中。

    很快,他的前面出现了一座草亭。

    在草亭的前面,有一个年轻男子迎上来,向他见礼:“沈副堂主,早。”

    如果外面的那些应考者们看清楚这名年轻男子的脸,肯定会惊落下巴——这不是刚才那个被自己的强雷符劈成了人形炭棒的冒失鬼么?

    沈云笑着颌首:“方才,你配合得很好。”

    这一出只不过叶罡想出来的镇住应考者们的法子而已。

    用的也是再简单不过的障眼法。

    施法者就是叶罡本人。

    在筑基境的修士面前,元婴大能们便只是用个再简单不过的障眼法,也是这般的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