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苦海慈舟 > 第十三章超度
    金城“坐地虎”李志并非世家外门之中,也不入任何江湖帮派,凭着手腕灵活,游走在诸多势力之间,被春三十娘看中,并招揽到麾下,看着怡红院的场子。

    这位资深的大泼皮得贵人提携,手里掌握稳定的进项,跟着他混饭吃的地痞就更多了,由于乐善好施,喜欢结交各路英雄好汉,也算是江湖道上,一位有点名气的“及时雨”。

    坐地虎李志自诩见过世面,也曾经用下三滥的卑鄙手段,放倒过眼高于顶的江湖少侠,可是当他率众前往漏泽园,准备向一位疑是帮凶的僧人兴师问罪,结果看到此人行走在断肢残骸之中,拎着血糊邋遢的首级走来走去,当下毫无颜面地吐了。

    一大帮随行的混子,何曾见过有如十八层地狱般的景象,也是纷纷呕吐不止,断绝了问罪于人的想法,纷纷转头逃出园子,连滚带爬地,十分狼狈。

    白衣僧人对于本地混混、泼皮的举止,自然是了如指掌,可是他懒得分心旁顾,反而专心致志地在尸堆里,按照衣服样式、伤口形状,找到合适的断肢残骸,给死于非命的江湖中人,以体面的下葬。

    一则,免除暴尸荒野,被野狗秃鹫撕食,没了全尸,魂魄无依。二来,也是全了自己的誓愿,尽量将快要爆发的瘟疫,扼杀在襁褓之中。

    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破戒僧慈舟的精心整理下,在各自的预定墓穴旁组装成形,安静地躺在地上,由于生前激烈的战斗,却像是随时都会醒来,爆发出最后一击的态势。

    前后半个时辰,白衣僧人才将凌乱堆放的尸体收拾好,瞧见它们脸上狰狞的面目,忍不住轻轻摇头:“这可不行!”

    于是,破戒僧慈舟来到一具尸体前,伸出双手按在它脸上,口中诵念“往生咒”,双手缓慢地揉搓,将那刚硬的肌肉线条揉地软和,不让亡者带着生前的怨恨进入幽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利哆,毗迦兰帝。阿弥利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仅仅念了一遍,尸体脸上的狰狞面目,顿时有如春阳融雪,化解成平和的面目。不可思议的是,它的嘴角微微上翘,仿佛聆听到往生咒,露出欢喜、满足的笑容。

    青灰苍白的脸色,在白衣僧人极具韵律的按摩下,褪去亡者的颜色,泛起淡淡的红晕,简直就像是睡着了似的。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普度众生!顶礼地藏菩萨,度得亡魂,超脱苦海。”

    忙完了这具尸体,破戒僧慈舟立即起身前往下一位,肉眼不可见的瘟疫,因着他的功行,未来的亡者少了许多。

    漏泽园外,坐地虎李志等人扶墙狂吐不止,不知为何,听到园子里传出的“往生咒”,内心烦闷的心情转好了些。

    有混子忍不住隔墙望去,便看见白衣僧人不顾血腥污秽,念诵着经文,超度众多江湖中人的亡灵,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坐地虎李志发现手下的混子,受到莫名感召地聚集在园门,看着里面的神情,由嫌恶变成崇拜,忍不住纵身一跃,双手攀住墙头,也好奇地看过去。

    稍倾,他叹了口气,松开了扣住砖石的十指,轻轻地落在地上,显露出一身不俗的轻功:“这位大师!依我看……才是真正的佛门大德高僧啊!”

    坐地虎李志被刚才所见,圣洁的超度亡魂仪式感化,一时间也失去了兴师问罪的想法,伸手招呼一声手下,就率领众多心神为之所移的混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不过,当他们远远地离开了漏泽园,生存的压力呼啸而至,坐地虎李志知道没了怡红院的日常进项,可养不起手下几十号人。

    倘若没有大群人马前呼后拥,江湖上的名气,丝毫不能给予他安全感,不由地沉下脸色,疯狂地搅动脑汁,准备抢别人的地盘,以弥补自家的损失。

    故此而言,世上哪有天生的恶人,不过是被生活所迫罢了。权势倾轧产生的余波,远远还未平息。为了争一口饭吃,老实巴交的市井百姓,也会明火执仗地投身江湖,充作新血,源源不断地填补空缺。

    与此同时,白衣僧人将五十五具江湖客的尸体,都专心致志地超度了,不顾袖子、衣摆沾满的斑斑血迹,挥起不知道从哪里翻出的锄头,给它们准备下葬的墓穴。

    有武功在身的好处,寻常农夫一锄头下去,也就一块泥土,破戒僧慈舟稍微用力,有如牛拉犁铧,能翻起更大块的浮土。

    白衣僧人不过挥了十几下锄头,一个深三尺,宽两尺,长六尺有余的墓穴,就顺利挖成了。紧接着,他如法炮制地挖出几十个墓穴,额头微微见汗,才满意地停下手。

    可惜,破戒僧慈舟身无分文,即便是薄葬,也买不到棺材,只得自行解决。

    随后,白衣僧人寻遍漏泽园,差点将偌大的园子翻了个底朝天。所幸的是,他在佛祠的干物间,终于找到许多积灰的草席。

    “不定是僧人睡过的凉席!嗯,其数五十五,正好与外面的尸体有用,也算是一场功德罢。”

    破戒僧慈舟扛着几十领草席卷成的圆筒,迳自离开佛祠,来到空无一人的院子里,轻轻地放下,并抖开草席,分别将超度亡魂的尸体,用草席小心翼翼地裹住,下放到挖好的墓穴里。

    一切准备就绪,白衣僧人信步走动,以双脚作锄头,将挖出来的泥土,均匀地推进墓穴里,还是双手合十,默默诵念着“往生咒”,直到所有尸体安葬完毕,封土成坟茔。

    如此一来,魔星出世,试图掀起瘟疫大疬,就被破戒僧慈舟的举动,至少削减了五成,不知道拯救了多少生命。

    可是,白衣僧人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功德,一身白衣反而染上斑斑血迹,尤其是袖子和衣摆,宛如绽放出无数红莲。

    “我岂是贪天之功,心存侥幸之辈?仰赖菩萨示警,如此才有小僧之行,都是因果缘法使然。再说了,我所行举止,不求尽如人意,但求问心无愧罢了!”

    破戒僧慈舟双手合十,禅唱一声“善哉,善哉!”,看了一眼院子,誓愿才践行了一半,还有重整漏泽园之事,便去水井边上,汲水洗去身上污秽,取出一条汗巾,将脸面擦拭干净,才施施然地离开院子,准备出去化缘了。

    可是,当他离开没多久,停放在佛祠里间的棺椁,吱呀一声,浑厚棺盖被一股大力,从内部往外推开,探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手背掌心遍布青黑尸瘢,更有灰黑色积尸气,从缝隙往外弥散开来。

    很显然,漏泽园有僵尸鬼怪作祟的事,并非空穴来风,市井百姓的闲谈,果然有几分根由。

    乱世将至,必有不祥,妖孽现世,群魔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