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地下城许愿树 > 第十七章 索西亚的故事
    一个人做出一个决定不难,难的是做完这个决定不后悔。

    林轩是一个小人物,他没有强横的背景和那些衣着以及谈吐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拼实力。他所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其实早在一年前哥布林暴动的时候,林轩就曾想过去赫顿玛尔学习武技,怎奈那个时候的林轩一没有生活经验,二没有亲戚亲戚照应。唯一的叔叔还总是将自己喝的伶仃大醉,偶尔会念上几句当年和四剑圣喝酒弹琴之类的话,林轩也只当叔叔是在吹牛。

    就这样,瘦削少年在生活的逼迫下学会了生火煮饭,耕种缝补。寒冬腊月里摔在雪上,少年也只是踉跄着爬起,第一件事是看看捡来的干柴有没有漏掉。

    挨过了冬,挺过了春,经历了夏,等来了秋。

    一年过得很快,瘦削少年也在这一年里长大了。

    决定去赫顿玛尔闯荡一番之后,林轩回到自己的小屋里收拾东西去了,而摩卡则是拿着那枚印章在门口端详起来。不远处以唐莉为首的三女凑在一起,听着唐莉讲述有关赫顿玛尔的故事。

    “那个时候我在赫顿玛尔学习拳术,附近有家酒馆,我为了找一些质量上乘的酒瓶会经常去那坐一会,酒馆里经常会有一个醉汉出现,好像是叫什么卡拉卡斯,每次他一去,就只会点一杯索西亚姐姐挑的酒,要是其他人调的酒,醉汉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唐莉说的很慢,一旁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艾萌听得有些入了迷,见唐莉顿了一下,艾萌连忙问出心中所想。

    “那个卡拉卡斯是不是喜欢那个索西亚姐姐?”

    唐莉摇了摇头。“估计是的,说起来那个索西亚姐姐脾气也是真的好,要是我啊,早就赶那个醉汉走了。”

    “兴许那个索西亚姐姐也喜欢拉卡拉斯也说不定呢。”艾萌换了一个姿势,念起了那个绕口的名字。

    唐莉楞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索西亚姐姐才不会喜欢那个家伙。我看啊,索西亚姐姐之所以没赶他走,是因为要留着他镇住酒馆。”

    “镇住?酒馆?”艾萌如是问道。

    “对啊,你想要是一个地方经常有醉汉出现,是不是要经常发生争斗呢?”

    被唐莉这么一问,双马尾魔法师托着下巴思考起来,几秒之后,艾萌点了点头。“恩恩,我爷爷喝多了就经常被奶奶打……”

    在听到艾萌的回答之后,唐莉有些无奈的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那是你爷爷没正形儿。”

    “才不是呢。”艾萌依然托着腮,嘟着嘴。“我爷爷可是西海岸最大的商人,他才不是没有正形。”

    “那他还喝多,就是没正形。”

    “才不是!因为爷爷要经常忙着做生意,所以会有很多应酬,喝多了很正常的。”

    “还是没正形,又没有人非得让你爷爷喝酒。”

    “唐姐姐你……”托着腮的艾萌一阵气结,胸口一阵起伏。“哼,不和你好了。”

    说罢,艾萌直接站了起来,快步朝林轩的屋子走去。

    “我去找林哥哥玩!”

    艾萌的声音很大,似在有意说给唐莉听。

    唐莉倒是根本不理会被气走的艾萌,见赛丽亚依然认真的盯着自己看,唐莉又接着讲了起来。

    “酒馆里面经常会发生争斗,但不知怎么的,只要那个卡拉卡斯在,争斗的双方都好像很有默契一般各自收手,我还因为这个专门去问索西亚姐姐,你知道索西亚姐姐说什么吗?”

    静静的听着故事的赛丽亚摇了摇头,目光恬静淡然。

    也是这时,跑进林轩家里的艾萌停下了脚步,身子倚在墙上,歪着脑袋试图听清唐莉在说什么。坐在门口把玩印章的摩卡慢慢抬起头,手中的印章顺势转到了另一面。

    “为什么不去那边听故事?”

    “闭嘴!”

    “……”

    那一刻,摩卡忽然觉得还是安静一点的好。

    见赛丽亚摇头,唐莉嘴角微微上扬,凑到了赛丽亚的身旁低声耳语。然而她说的并不是索西亚的故事,而是在和赛丽亚打赌。

    “赛丽亚,我现在开始数,如果我数到五的时候,艾萌还没有回来,那就是你赢了。”

    赛丽亚正要和唐莉说她不想玩这种游戏,未等开口唐莉已是自顾自的数了起来。无奈之下,赛丽亚只得点了点头,默认了与唐莉的赌局。

    “一,二……”

    唐莉数的很慢,嗓音嘶哑而又平稳。

    “三,四……”

    “哼!”

    就在唐莉数出第四个数的时候,身侧传来了艾萌的一阵哼声。赛丽亚转过身,正见到艾萌嘟着嘴站在一旁。

    “哟,这不是圣魔法师艾萌殿下吗?”唐莉如是念道。

    气鼓鼓的艾萌依然嘟着嘴,挨着赛丽亚坐了下来。两腮微微鼓起,视线看向门口的摩卡。“我爷爷才不是没正形。”

    由于艾萌正在气头上,所以这话一出口就多了有些娇蛮的意味。嘴角微微上扬的唐莉强忍住笑意,轻咳了几声。

    “咳咳,你爷爷有正形。”

    艾萌楞了一下,但又似乎觉得这话哪里不对,气鼓鼓的转过了身,也只是盯着唐莉看。直到身旁的赛丽亚拉了拉艾萌衣角时,艾萌才又哼了一声,自顾自与赛丽亚聊了起来。被冷落到一旁的唐莉也只当艾萌不存在,开始在原地活动起身体来。

    见唐莉起身,艾萌连忙凑到了赛丽亚身旁。“赛丽亚姐姐,那个索西亚姐姐到底怎么说?”

    那一刻,赛丽亚很想笑,但又觉得那样很不礼貌。换了一个坐姿之后,赛丽亚将唐莉的话给艾萌重复了一遍。

    “她没有说索西亚的故事,唐姐姐只是说在她数到五之前你会回来。”

    “可恶。”艾萌再次嘟起了嘴,视线落在了正做着伸展运动的唐莉身上。”

    几秒之后,艾萌转过了身。“那唐姐姐数到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