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梦中氪命 > 第九十二章 根部一期的特殊游历(九)动乱的铁之国(二)
    已经完成了九胴切,杀了多少平民?

    一加二加三加四加五加六加七加八加九等于......

    四十五人!

    瓜平早就听说铁之国的武士不拿平民当人看,见到街头不少武士杀人取乐也算见识到了,但这试个刀已经杀了四十五人,这也太尼玛过分了吧?

    也难怪之前听说铁之国民生凋敝了,这么个搞法,有几个平民愿意留在这鬼地方?听说铁之国将军庆喜的先祖家康为此还颁布过一项法令,严格控制出境,违者杀无赦来着,双重压力之下铁之国还能有活的平民,真是个奇迹了。

    得,拖走就拖走了,反正瓜平一点也不虚。

    一套安排上,瓜平被反绑了双手,然后被人推到一个小广场上。

    “十胴切了!!!”

    一起太监样的尖细声音传来,无数围观的武士们猴子猩猩一样怪叫着,也使得即将被继续试刀的其余平民瑟瑟发抖。

    这把新铸造的刀,已经杀了五十五人了,即将开始十一胴切的试斩。

    瓜平本不想管别国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的,因为太麻烦,他一个火之国人管了闲事的话,一不小心可能引发战争。

    再说了,入乡随俗吧,这也算是铁之国自己的风俗,虽然是陋习,但他管了说不定还会起反效果。

    但真的见到那一地的尸体和已经要干涸的鲜血,触动内心的不再是简单的文字和一个两个他已经见惯了的尸体,他真的是忍不住了。

    反绑的手照样结印,风遁·真空连波从嘴里吐出去,精准击中束缚其他平民的绳子但又不伤到他们,这小广场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是忍者!反叛军雇佣了忍者当奸细!围住他,围死他,别管逃窜的平民,一会儿随便抓!”一个穿着夸张铠甲的家伙指挥着,从他手里还在滴血的刀来看,他就是那个试刀的城主。

    “噢啦!!!”一帮武士向着瓜平为了过来。

    这些武士早已与时俱进,虽然会的忍术不多,但都会使用查克拉了,靠着手里由查克拉传导金属锻造的刀,一道道查克拉刀气朝着瓜平破空而来。

    只见瓜平左右腾挪,为了节省查克拉只用手里剑就放倒了一片武士。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奥义·达摩脾胃示现!”

    那个城主拿着新晋的十胴切不止怎么回事,竟出现在瓜平身侧,拔刀一斩,迅疾如风的一刀朝着瓜平的腹部斩去,从刀的长度和轨迹来看,刚好能破开瓜平左半边腹部,贯穿脾胃,难怪叫脾胃示现。

    “嘭”

    被开膛破肚的瓜平突然变成一截树桩,并散开大片烟雾。

    真的瓜平已经出现在这城主的背后,手上苦无一送,轻松从背后扎穿城主的心脏。

    这是正义的背刺...

    “流派是达摩流吗?怎么说也是个城主了,明明知道我是忍者,居然还敢全力一斩,不是找死吗?”

    武士的刀法和忍者有很大区别,武士在斩击时,要么一砍一架,是为受身,要么为了劈斩的力道更大,会摆出独特的站姿,缺点则是不利于回避,若一刀不能把人宰了,那这个武士也就凉了。

    所以所谓剑圣,就是无数次抓好时机一击必杀,拿命赌博却从没有输过的武士。

    最基础的条件,就是靠这种打法击杀一百个武士。武士的内耗,也是铁之国还有活的平民的原因之一。

    铁之国两郡十八城,每一个城主都是铁之国将军亲自认可的剑圣。可别的剑圣知道对手是忍者绝不会托大,从不会用这种赌命的打法,眼前这个,姑且认为他是太小看瓜平了吧。

    或者靠海的武士没怎么和忍者战斗过,所以没经验?

    “把我当下忍吗?以为能在我使出替身术前就斩杀我?那你时机抓的还不够快哦,下辈子好好再练练吧,可怜又可鄙的剑圣!”瓜平在他背后架住他,对他耳语。

    “噗...”城主喷出一口鲜血,前边的空地上红了一片,“你...究竟是谁?”

    “木叶团藏。”

    可惜这城主已经死了,听不到了。

    铁之国少了一位剑圣。

    少数围观的武士作鸟兽散,瓜平给他们一人补了一个轮回大礼包。

    他这才想起,他是想搞情报来着...

    “罢了,反正这些武士像疯子一样心理扭曲,一个赛一个的嘴硬,没有精通幻术的上忍也撬不开他们的嘴,还是随便找几个平民问一下吧。”瓜平挠挠头,作下了决定。

    “你,就是你小子了,看你也是个胆子大的,被我救了居然也不跑,还敢躲在栅栏后边偷看,来跟我聊聊吧。”

    狼狈不堪的铁之国小伙子从栅栏后边站起来,知道跑不掉,亦步亦趋地往瓜平这边走过来。

    “您,您杀了城主大人?他可是庆喜将军认可的剑圣啊!”

    “剑圣?哈哈哈,剑圣?时代变了!这是忍者的时代。”

    小伙子还能咋滴,当然是唯唯诺诺点头

    “说说看吧,那个死掉的城主说什么叛军,这是怎么回事?”

    瓜平也只是随便问问,没指望一个平民能掌握多少信息,了解各大概就足够了。

    “是是是,我都说。是西边船越城的城主船越三船大人造反了,亲自领军已经打下来两城,松平庆喜将军让各城出兵去前线,我们城的织田涤泉大人准备试完刀就出发去前线。”

    “三船造反了?”瓜平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这个信息有点重要啊,“三船为什么要造反呢?你可听说什么?”

    “额,那些大人物的事情,我哪里知道多少啊?只知道三船大人年纪很轻,对我铁之国很多事情非常不满,再加上因为之前的战争,三船大人对庆喜大人的有些做法非常气愤,水之国和土之国还在我国境内大战的末期,三船大人就开始抗旨不遵了,甚至率部众冲击过两大**阵,而两大国撤军之后他就直接反了。具体细节方面,小的是真的不知道了。”

    瓜平便挥挥手让了走了。

    “有意思,看来我这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他回到客栈,把根部一期三十人全部喊出来:“好了,有事情做了,铁之国内战,我们木叶来添一把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