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战国时代 > 第88章 符破符
    酒楼之外,空旷长街,只有夜色和雪。

    子午峡的田棱将军要和一个少女比试,这传出去毫无疑问会是一件吸引全镇上的人都来观看的大事,但此刻已是入夜,街上早已没有了行人,唯一即将见证这一幕的酒楼掌柜,老板娘以及小二,都躲在门内不敢踏出去,先前李迹说道要和那边军将军比试的时候,他们可是吓了个半死,主动挑衅边军,这真的是江湖少年胆气足啊!

    还好那年轻将军看起来虽然冷漠,但心底还是不错的,如果他们在店里打,那估计他们这小酒楼就要被直接拆了,他们听到李迹先前说了若是那将军输了,就要说出他的修行功夫是从哪里学的,也就是说这位年轻将军还有那对年轻主仆,都是修行者了?据说江湖中的修行者都是飞檐走壁呼风唤雨的神仙,这要拆他们的店,还不是念念咒语就能做到的?

    寻常的百姓对于那些传说中的修行者,大多都是这么认为的,虽然秦国由于商鞅刑法治江湖,修行者大多匿迹了,可这并不影响底层江湖中的那些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们知道商鞅,却从不知道尸子。

    李迹走到外面,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空,空中飘下的既有零星小雪也有大片的绵雪,他摊开手掌接住雪花,感受着手心里的冰冷,喃喃道:“雪好像要下大了。”

    他抬头看了看二楼的某个房间,果然见到窗户稍微推开了一点,便放下心来。

    黑漆漆的马厩里头,也有一位车夫正倚着栏杆看着这边。

    年轻将军和尹莲一人站街道的一头,风中飘过残落的梧桐叶,更显肃杀。

    年轻将军颌首为礼,说道:“请!”

    尹莲眼睛微眯,也颌首为礼,“请!”

    话音未落,先前滑过少女发丝处的雪花还未落地,她已经掠身而出,化为裹雪的一道风,朝着田棱的胸口刺去。

    田棱知道她手中没有任何武器,那么此时她的攻击手段应是手刀无疑,这在拥有修行者的军队之中是很常见的格斗技术,他在边军自然也练过,并且自认为练得比谁都熟,所以尹莲此刻这记手刀无疑是班门弄斧。

    这是他第一眼的判断,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于是也出一记手刀,横切而去,正巧切在尹莲并拢的五指侧。

    周围的大片绵雪,炸成细微如颗粒的碎雪。

    碎雪再爆,炸成一粒粒尘埃。

    淡淡的白雾在他们二人的身体周围形成,朦胧地仿佛晴空之夜的点点星辉一般,这些都是天地灵气碰撞形成的灵沫。

    尹莲和田棱,两只手掌死死相抵,谁都压不过谁,手掌间蓬起一阵阵气浪,噼里啪啦,雪爆不停。

    一股接着一股,如同两圈波纹相遇,气浪不断地向二人身体外扩散开来,街道上刚积了不深的雪被一**地震开,光洁的青石板表面上也被刮出了一道道白痕。

    两人都没有退一步,这是单纯地对拼修为高低,无关战斗经验,无关杀人技巧,最直接的修行者交手方式。

    李迹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们二人脚边的青石板都已经遍布刮痕了,可见他们二人的修为境界此刻看上去是不相上下的,那位年轻将军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尹莲和自己差不多,也就是将近**年的岁差,尹莲即便是观音莲花目的天才,也不可能在修行境界上和他持平,二人现在看似修为差不多,实际上应该是对方把修为压到了和尹莲同等的水平。

    对方年纪轻轻便能在秦国边军中当一位将军,想必定有丰富的战场经验,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修行者,绝对比寻常的修行者强上不多,他估计是觉得若用本来的修为来和尹莲交手,会显得太过不公平,干脆压低修为,让比试不至于太过无趣,而以李迹对尹莲实力的了解,这本来也就是一场不可能会胜的比试。

    李迹的目的,只是想通过交手探探这个年轻将军的底,无论是道德宗或是别的宗门存余下来的弟子,还是秦**方培养出来的兵家修行者,对于此次尸子入秦的行动来说,都不算是友方。

    而不算是朋友的人,向来都被他认为是敌人。

    既然是敌人主动找上门来,那他自然要解决得干干净净。

    至于尹莲输了就让出房间的承诺,他李迹会遵守?无耻是他的本质,骗人是他的专长,反正有尸子在,对方真有本事让他们睡大街去?

    尹莲和田棱并不知晓某人在这种时候还在算计着他们,他们已然各自后撤一步,既然双方的修为持平,那再拼下去也毫无意义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决定这场比试胜负的关键就在于他们各自对敌的经验和战斗的技巧。

    在动手前,田棱说了一句:“你可以用武器。”

    尹莲在函谷关中待过几年,受过军队的训练,但说起真正杀人,她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经验,只有真正被战场磨炼过的军人,才称得上是杀人机器,无论是什么武器在手,甚至没有武器,他们都可以做到完美的杀人。

    尹莲没有太多杀人的经验,她不知道怎么有效地杀人,所以田棱说她可以用武器,这样稍微可以懂得如何去杀人。

    田棱并不想在这么一场比试中就杀死对方,他只是在战场上习惯了那种生死间的搏杀,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叫比试。

    这又算是一种轻蔑了,尹莲就算不知道先前他压低了修为,这时候也能明白他是在看不起自己了,她很生气。

    她是天生的观音莲花目,天之骄女,又有着尹家这样的百年家族传承,居然有人看不起她?

    她面无表情地看了李迹一眼,李迹会意,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扔给了她。

    匕首在飘雪之中划过冰冷的弧度,被她牢牢抓在了手里。

    田棱能感到这个少女的气息变了。

    自从那天在巷子里把天元的侏儒用匕首凌迟虐杀后,尹莲就喜欢上了匕首,路上她也向李迹请教过匕首的用法,李迹教了她如何用匕首杀人,如何最快最有效地杀人,这些都被尹莲深深记住了。

    李迹看着她,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初时的自己。

    握着匕首的尹莲,此刻的脸色很冰冷,就像那天的她一样,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之中。

    不过这是因为在下雪,天上没有星光,也无月光,所以只有酒楼边上的一侧灯笼光照到她脸上,形成了这种半光效果。

    李迹不得不自恋地承认,这个时候的尹莲很帅,很像他。

    田棱的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他开始认真了。

    寒风骤起,尹莲握着匕首,以直刺刺向田棱的头颅,脚下带着一阵残影,由于速度过快,匕锋上甚至串着几片雪花。

    虽然这一刺的速度很快,可田棱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匕锋上串着的雪花是如何断掉的他都看清楚,如果这一刺放在寻常的江湖高手对决上,无疑是很快,可在修行者的对战中,便不算是什么强大的招数。

    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已,即便刺得再快力道再强,他甚至都有信心徒掌接下。

    他伸出了手掌,直接以掌心迎向这刺来的匕首。

    但就在匕锋与掌心之间只相隔一寸的时候,情况变了。

    变的是尹莲的匕首,原本只串着雪花,带着冰冷的匕首,突然间变得炙热了起来。

    匕锋的尖头,出现了一抹红光,炙热的气息便是从那红光上而来,仿佛是雪上烧起了火。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田棱心中一惊,想要撤手已经是来不及了,匕首狠狠地扎进了他的掌心之中。

    尹莲的眼中露出了狰狞的快意,她当然不会愚蠢地用一把普通的匕首去对付一个第三境的修行者,这把匕首是画过火符的,是她几日前在马车中用了三天的时间画的,只要意念一动,火符的效果便可自动生效,从而让一把原本普通的匕首具有能够一击刺穿一位修行者的威力,当时完成后她故意交给了李迹保存,为的就是能在某个时候起到令人出其不意的效果。

    毫无疑问,它的确起到效果了,让田棱认为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从而自大地徒手来接,却不料这是一把带着火符的匕首,威力足以穿透他的手掌令他重伤。

    原本尹莲没有想这么做,毕竟只是一场比试而已,一个小小的冲突而已。

    但是田棱就错在他表现出了对她的不屑,这触动了她内心如李迹那般疯狂的一面。就像她那时对李迹的分析一样,这种自尊,其实是一种不甘。

    因为不甘,所以内心偏执,所以想要不顾一切变强,所以疯狂。

    所以她决定这么做,不管这位秦国的年轻将军会不会因此而重伤甚至是死去。

    死便死吧,谁管你是什么人。

    ……好在田棱并没有因为一把画有火符的匕首而真的死去,那一道带着火光的匕首,没有如尹莲意料之中地一下穿透田棱的手掌心,而是就这么抵在掌心的肉上,半点都刺不进去。

    火光幽幽黯淡。

    尹莲眼中的狰狞变为震惊。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不是因为她的符失效了,而是田棱的手掌之中,多了一串奇形怪状的文字,歪歪扭扭,如同蚯蚓。

    但尹莲完全不觉得这些符号难看,因为这也是符。

    符一向是道家最常用的手段,它不仅可以被道家弟子灵活运用各种天地灵气将其描绘烙印与符纸上,还可附在任何物体身上,只要写上符文便可,就比如墨家的机关经常就搭配道家和阴阳家的符咒,比如她在匕首上画符。

    而此刻让尹莲震惊的,不是田棱也会画符,许多道家弟子都会画符。她震惊是田棱能在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之下,破掉了自己的符。

    田棱做的当然是以符破符。

    她的符是提前暗中画的,田棱不可能会提前知晓,也没有人无聊到提前在自己手掌上画符,那样的符既保存不了多久,对身体也会有风险,所以他只可能是当场画的。

    就在他发现她的匕首上带有符的时候。

    这才是让尹莲所震惊的地方,意念画符。

    她以前是道德宗弟子,所以她知道当年秦国道德宗,曾经以符道问鼎秦国江湖。

    他们最擅长的最强大的一个本事,便是以意念画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