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战国时代 > 第82章 白歌镇外银鳞河
    尹莲依稀记得,她对李迹说过如果他能胜她,她就给他做侍女。

    那天说过这话后,李迹是毫无气魄地逃走了,她也就自然而然地忘记了,之后二人也没有交过手,尹莲本是以为李迹没有胆量和自己打,估计是觉得没有自己厉害,但是元宵节那天的事情发生后,她就不这么想了,一个能一出手便制服天元两仪生的人物,会比她弱?她在那之后就在心里认定李迹是她所需要追赶的对象了,虽然没有直接交手,但若真比起来,应该会是她输。

    所以这场赌局是她输了,李迹说这个身份很符合,倒没有说错。

    虽然内心很不甘,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记性很好地想起那件事后,给了自己接受这个身份的理由,但也只是暂时,因为记性很好的她似乎没记得她说过的是一辈子的侍女。

    五人牵着马车缓缓走向那座风雪中的小镇。

    此镇名为白歌镇,是函谷关通往关中草海路径上第一个城镇,由于地处偏僻,所以向来冷清,尸子等人的到来也算是为这个西南小镇增添了一缕生气,有吕靖早就准备好的文书和伪造的身份证明,这队商旅很快就通过了检查,做买卖的商家老爷子,老爷子的孙子和侄女,姑侄俩的侍女,还有车夫,完全没有引起守镇边将的怀疑。

    进镇后首要的事情是去买酒,由于往北天气变冷,越晗雪喝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已经从每晚一坛增加到午晚各一坛,马车上的酒坛子几乎都是空的了,好在秦国因为天冷和民风彪悍而盛产烈酒,想买多少便买多少,买酒的酒楼老板都乐开了花,白歌镇中虽然家家喝烈酒,但一次性买这么多的客人却是少见,一看便是外地来的。

    秦人彪悍热情,所以说话也直接,酒楼的老板便问道:“客官是从何处来?往境外去还是去往大郡去?”

    尸老头拍了拍那些上好烈酒的酒坛子,满脸陶醉地道:“其实我们要往关中草海去,我们是做生意的,那里有我们需要的珍稀草药,所以要大老远跑过来去采。”

    酒楼老板惊讶地啊了一声,说道:“关中草海?那地方可是荒无人烟啊,而且据说猛兽特别多,尤其是现在冬天里经常出没的雪豹雪狼,那里虽然有不少荒原奇宝,但寻常人可都不会选择在冬季进入草海啊,老先生,你们一共也就五个人,我劝你们别去了,等过两个月春天到了再去吧,现在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尸老头笑了笑说道:“无妨,我们队伍里有武功高手,野兽什么的还是不需要担心的,倒是老板你这儿的生意看着挺冷清的啊。”

    酒楼老板叹气道:“这也没办法,这里远离官道,本就是个偏僻地儿,又靠近秦川里最让人闻之生畏的关中草海,这些镇民们能在这住下都算好的了,以往整年没有外人来都是常事,所以镇子上干脆就没人开客栈了,也就我这么一家酒楼,勉强地开下去,但这个地方再这样,也没几年能开了呀。”

    李迹和尹莲走过来,说道:“怪不得我在镇子里转了半天,也没发现一家客栈,师父,要不我们就住这儿算了。”

    生意临门,酒楼老板自然是喜笑颜开,帮他们分配房间的时间还不忘好心提醒:“对了各位客官,这镇子虽然偏僻,可也有官家的将军坐镇,夜禁也是有的,所以晚上了就不要出去了,反正这附近除了雪地就是冰河,没什么好玩的。”

    听到冰河,李迹眼前一亮,兴奋道:“我活到现在都没看过冰河,哪里有?”

    酒楼老板无奈地道:“镇子西边两里地外就有一条银鳞河,是这附近风景最好的一处地方,半年冰封,半年流水,但是那附近是曾经万雪阁的领地,据说死过很多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是不要过去了,万雪阁里现在都是一些修行高人在留守,惹不得的。”

    尸子和李迹眼中同时凝现精光,回头看了尹莲一眼,然后很好地掩盖过去,随意和老板客套了几句,便去各自的房里休息了。

    西庚喂马去了,这个性子古板的汉子丝毫没有跟随高人出行的觉悟,没有把马交给酒楼里的下人而是自己亲自喂马拴马,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普通马夫了,明明身手强的可怕,弄得李迹好几次想找他请教墨家机关术到底是怎样的,他都爱理不理,而越晗雪又毫无疑问是去睡觉,所以现在闲着的,就只有尸老头和尹莲了。

    他大手一挥,对尹莲豪气说道:“走,小侍女,本少爷带你买衣服去。”

    尹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不得用眼神把他千刀万剐,瞪完之后转身就走。

    但听到李迹懒洋洋又可恶的声音后,她的脚步又顿住了。

    “你不想见识一下那万雪阁里的修行高人?”

    她没有回过头,只是冷声道:“无非只是一些会算命装神弄鬼祈平安的道士,乡下小镇边上多了去,有什么可看的?”

    李迹神秘兮兮地道:“如果不是呢?关中草海以前是谁家地盘,你应该很清楚。”

    尹莲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被他的忽悠所打败,和他一起去了,尸老头反正也闲着无事,索性跟上。

    向西庚要了三匹马,三人出酒楼入风雪。

    小镇外是无穷无尽的白雪,风声呜咽,干冽而冷清,如刀子一样割在脸上,李迹稍微拉高了点脖子上的围巾,在掌心呵出的气都变成了白雾,他在马上转头看了一眼尹莲,发现这姑娘连围巾都没有戴上,在风雪中板着一张比风雪还要冷的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尸老头反正常年都是穿着那件厚棉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脱下来洗过,虽说不至于闻到那棉襟上过旧的霉味,但看上去也是脏兮兮的,和那些乞丐捡来穿上的没区别,这老头居然一点也不介意,襟前的脱色绒毛在风中抖着,仿佛随时都会被吹脱掉。

    同是北方,秦国的冬天和魏国韩国燕国等不同,它在西边,所以是干冷,每逢鹅毛大雪纷飞之际,飘落的白雪和地上的黄沙混在一起,便成了白沙,远远站在雪地上望着地平线尽头好似一片银白的沙漠般,偶有白松立于视线中摇曳,山坡起伏间,更添素白。

    行了一会儿李迹便发现了雪松旁缓缓流动的小溪流,水面上都是松枝和冰块,看上去并未完全冻住,这应该是银鳞河的支流,那酒楼老板说银鳞河号称半年冰封半年流水,连小支流都未冰冻,那银鳞河此刻也是流水期了?

    李迹没有来过秦国,对这边的地貌气候都不太了解,与他同行的尸子和尹莲当初可在秦国生活了很长时间,秦国的冬天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尸老头便指着溪流上方的那片高高雪坡说道:“万雪阁应该就是在那个位置,我以前来的时候它就存在了,算是曾经某个修行门派的遗址,传说有宝物封存,有一些修行者占据那儿是正常的,我以前也去过那儿,可也从未发现过有什么宝贝,但那里有个阵法将万雪阁和外界隔绝开,此阵便是以银鳞河水起阵,这么多年一直未被人所破除,算是当年那个门派护阁之用,也正因隔绝,才有所谓的雪降天暖雪融天寒,此处是在阵法之外,寒气变弱所以解冻,可阵内的银鳞河必定是冰封一片。”

    老头儿的见多识广让得李迹很是羡慕,也更为好奇了,问道:“那我们要不要进去转转?”

    尹莲冷声道:“不是说那里已经被人占了吗?就算有宝贝,轮得到你拿?”

    李迹嘿了一声,伸手在尸老头肩膀上一拍,拍掉一根绒毛,说道:“被人占了又如何?本来就是个没有主人的地儿,我们去抢过来便是。”

    老头儿抖掉他的手掌,没好气道:“臭小子又在拿我当枪使呢,记不记得之前跟你说过的,要低调,你怎的还想让老夫去干那种丢人现眼的事儿?”

    尹莲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李迹无奈地道:“就只是随便说说,别当真嘛,我也没说一定要进去拿宝贝啊。”

    尸老头也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进去看看可以,别给老夫闯祸就行。”

    李迹一脸严肃地点头。

    过了高坡,瞬间仿佛坠入冰窖之中。

    李迹原本以为这几日感受到的已经是秦国最冷的冬天,却不料这高坡之后的寒气居然更甚,仿佛让人置身冰块之中,外面的寒冷比起这里面来简直就是暖春,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全打在了尸老头的身上,老头儿脸顿时就黑了。

    看着他即将爆发的神情,李迹赶紧转移话题道:“这个阵法果真强大,居然能封锁住这种级别的寒气,真难相信当初那个门派是怎么覆灭的。”

    尸老头脸上的愤怒消失,望向那高大的雪楼,神情居然出奇的平静,说道:“修行者本就是人群中的凤毛麟角,广广众生之中,要找出一个修行者不容易,更别提要建立起一个修行宗门了,秦国虽然在七国中疆域算大的,但地处西北的穷山恶水,实际上国民并没有多少,得到老君传承的尹家足足用了一百多年才建立起道德宗,而万雪阁没有尹家那种底蕴,是光靠当初的祖师爷一个个收徒弟,徒弟再收徒这样建立起来的,至少也花了百年,而即便强如百年宗门,要毁灭也不过就是一朝旦夕的事情。我很清楚它是怎么毁灭的,因为本就是我和商鞅毁了它的。”

    李迹呆滞,尹莲默不作声。

    尸老头抬眼望去,眼中那条绕城长河果真如酒楼老板所说,冰封一片,在阳光的反射下亮如银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