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战国时代 > 第35章 紫藤花下,一对师徒
    老头儿停笑问道:“你知道女娲吗?”

    李迹点了点头,女娲造人的传说,他还是听过的。

    老头儿抬头望着碧蓝苍穹,向往说道:“当初女娲以神力创造万物,使得万物能够修行,后来众神离开人间后,人就成了大地的主宰,仿之众神修炼之法,将其称为修仙,亦是修行。”

    “修仙之路漫漫修远,但能大成者亦不在少数,当时的大成者们按照修行方法的不同划分为了两个阵营,阐教和截教,经过数千年的斗争后,截教终于在八百年前随着殷商一起覆灭了,现如今道家正途唯有阐教,所以我这里主要讲的是阐教的修行方法。”

    “阐有阐发、阐明、开辟之意,阐教主张‘奉天承运’,以顺应天道之势、遵守天道之意为立教准则,所以修行的依据便是利用天地灵气,其按阶段主要为五个段落,称之为五境。”

    “初境名为筑基,是凡人迈向修行之路的第一步,所谓筑基,就是打好地基蜕变凡身。凡是天生体质符合,十七气窍通其十三者,经过百日筑基后,灵气便会成功汇聚在丹田,丹田内便会出现‘莲台’,那时候便到了第二境界。”

    “二境名为开光,开光即开悟,乃悟性开窍之意,能看到凡人所看不见的,比如感受到实质的天地灵气,久而久之会对世间万物有不同的理解,等到理解足够了,就会进入三境。”

    “三境为心动,指修行者已经能够明白天地灵气的流动规律并且加以利用,以意念将灵气附在外物之上便形成法器,法器可以是任何东西,也可以是自身法力凝聚之物,但其强弱由修行者自身的念力强弱和对灵气的掌控程度决定。所以,从这个境界开始,天下修行者便不再仅限于道家,可向诸子百家的不同派别演化,比如儒家的仁义正道,阴阳家的五行诡道,兵家的铁血杀道,墨家的机关霸道,医家的长生人道等。”

    “四境为元婴,这个境界的修行者已经能够把自己的意识与天地灵气融合为一体,即‘炼气化神’,炼出的精华会在体内的莲台内变成莲子,莲子足够多就能诞生出元婴,借由元婴,修行者可以做出许多格外玄妙的手段。”

    “有什么玄妙的手段呢?”李迹饶有兴趣地举手问道。

    老头儿悠悠说道:“比如意念可直接离体化为神识攻击敌人,可以施展出各种各样的法术,可以飞檐走壁,破山裂石,许许多多,变化无穷。”

    李迹惊叹道:“这么厉害,那最后一个境界呢?”

    “第五个境界,称作洞虚,这个境界的修行者已经可以称之为大成者了,他们可以真正的堪破红尘,洞入虚空,超凡入圣,从本质上掌握天地灵气的运行规律,知晓从凡人到神仙所需要的是什么。进入这种境界的人,才可以看为真正的得道。”

    李迹津津有味听着这些东西,发现他讲完了,赶紧又问道:“师父,五个境界之上,是不是就是神仙了?”

    “我不知道。”老头儿摇了摇头,道:“但神仙是存在的,虽然从来没有人见过,五境之上肯定也还有更玄妙的存在,只是自古以来没有听说有人达到而已,况且成了神仙,便注定不能再待在人间,去记住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迹点点头,忽的神色一动,问道:“那截教呢?修行方法和阐教有什么不同?”

    老头儿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这一段你不要记,以后在外面也不要和别人说。因为对大周而言截教是一个忌讳,它的教义是违背人道的,你如果走到大街上说你是截教的人,那么当场被人打死都不会有人管你。”

    “是,师父。”李迹当然知道这一点,看似遵从,实则眼中微微一亮。

    “原本截教和阐教差别并不大,因为他们同出自仙道门下,只是后来因为教义不同而产生冲突,阐教的‘奉天承运'和截教的‘破而后立’,本就水火不相容,后来又爆发了商周大战,截教站在了商朝那边,商朝灭亡后成为败寇是应有的下场,而且他们本身的作派,也注定了他们的灭亡。”

    “破而后立,有教无类,脱离大道定数,这就是截教的修炼。没有道德观,就容易祸乱,当时的截教不乏兽类,不分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群共处,一群妖魔野兽聚集在一起,又能做出什么样的好事来。截教之所以会覆灭,正是由于他们广纳门人,又没有律法管制,造成天下大乱。直至今日,依然有人称呼截教为‘魔教’。”

    “连妖魔野兽都有……”李迹目瞪口呆,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恭谨问道:“那些野兽是怎么修行的?”

    “一般都是通过秘法改造身躯,有些原本是人,但经过邪法洗礼后就变成怪物了,而且这个过程通常都极其血腥残酷,失败的人死状都极为凄惨。”

    “会变成什么怪物?”

    老头儿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知道,不过曾有人按照形貌习性以及能力为一些截教门人分了类别,如兽魔、食人魔、影魔等等。”

    “听上去是有些可怕。”李迹装出被吓到的样子。

    老头儿似乎是话说的有些累,端起桌上的茶杯,缓缓饮了一口,道:“我跟你讲这么多,只是想让你知道修行这条路不好走,再加上你的资质又差,想要赶上别人,要吃的苦头不知要多多少,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

    李迹嘿了一声,说道:“我可不会因为难就退出,这样差的资质,师父你都不担心教不好我,我有什么理由连自己都不相信?”

    老头面露赞赏之色。

    “对了师父,你是哪一家的?”

    “在洛溪门下,我自然是法家。”

    李迹好奇地问:“法家也能出修行者吗,他们和正统的道家修行者有什么区别?”

    “在到第三境心动之前,所有的修行都一样,只是你能够触摸到自己的道的时候,便是各人选择的时候了,诸子百家其实也都只是选择,有的人只追求安安稳稳的探寻天道,那便继续走正统阐教道家,修无为,清寡欲。而有的人追求武道的巅峰,追寻强大的个人修为巅峰,便可入兵家,上战场杀人,磨练杀人的道心。有的人想做只是治世良臣,便读儒经,学仁义,像孔子那般做个心怀天下的圣人。这些都只是个人的选择。”

    “你现在不必急着做选择,先走上这条路再说吧。”

    这次李迹起身,曲膝跪地,用左手压在右手背上,身体缓慢前倾用前额触及左手背,行了大周王朝之中最重的大礼“九拜”。

    老头儿看着这院子里盛开的紫藤花,苍老的脸上浮现出缅怀曾经的神色,开怀说道:“我以前是杂家出身,向很多人学习过也指点过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是我真正承认的弟子,希望你可以做那个人。”

    “师父你这么厉害,指点过的那些人肯定也都很有成就了吧?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都死了。”

    李迹吓得从地上跳起来,问道:“他们怎么死的?”

    老头儿平静地道:“被人杀的,死法基本都不相同,其中最惨的那个,是在万人瞩目之下,被五马分尸。”

    李迹的脸色有些发白。

    老头儿从竹椅上站起身来,他明明不高只是胖,此刻却给了李迹一种他的身影遮蔽了整片天空的感觉,他似乎还听见了锁链轻响的声音,叮叮咚咚。

    “放心吧,这次,不会再发生了。”

    风划过院子的紫藤架,紫藤像铁索,哗啦啦。

    ……

    ……

    拜师第一日,老头儿除了那几次刁难性的考验之外,就也没有再让李迹做任何事了,吩咐让他好好休息后,明日清晨再来上修行的第一课。李迹本想留下来蹭顿晚饭,却被老头儿毫不客气地赶走了,他气得在墙外大骂师父小气。

    当然,他留下来的愿意是弄清楚林旗的晚饭会在哪儿吃,若在外面又去了哪家酒楼,行走路线离去时间之类的细节,这些都是要长时间的观察的,可老头儿既然不留他吃饭,他也没借口再在幕人府待下去了。

    不过既然有了每日都去幕人府的理由,他也就不急于这一时,反正苏秦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要杀林旗来日方长。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融入幕人府里,并且在洛溪重新回来之前弄清楚林旗的所有动向,至于自己修行的进展,他倒是不急,走一步算一步,先将《本经阴符七术》拿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洛河医庄,为了庆祝他拜师成功,李迹决定带越晗雪去吃顿好的,越晗雪也难得的愿意出门一趟,二人关上了大门,李迹带着她穿街过巷去了那座销金淌银的温柔乡春雪楼,并叫出了宁画姑娘,三人点了四楼的一处临窗雅间,开窗后抬头可见挂着无数点缀星辰的清新夜空,低头洛州城的夜景各种灯火通明尽收眼底,美不胜收,甚至可隐隐见到远处那碧水幽幽的洛水河。

    感受着十一月份的习习冷风,李迹不像越晗雪那样没出息地裹紧了裘衣,而是敞开领口,靠在露台的栏杆上,手里捉着只酒杯缓缓地饮着酒,像是纵酒狂歌的诗人般豪气。

    两个女子在里面细细品着春雪楼的上等菜肴,越晗雪的吃相很淑女,速度却是极快,满桌的美酒佳肴,李迹吃了点便出去露台上吹风了,其中一半都是飞快进了她的肚子,这位书痴俨然已变成了吃货。饶是见惯了各种奇葩客人的宁画姑娘也是微张小口不掩吃惊,想着李迹的胃口可能就是跟这位胭脂医仙学的。

    而倚栏吹风的少年显然并没有去里面争夺美食的意思,他只是眯着眼享受这初冬渐来的寒意,看着夜空里的繁星,口中喃喃说道:“这样凉爽的夜晚,不杀人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