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战国时代 > 第十三章 身为医者
    洛河医庄的门口在刮一场风雪,这场风雪只有那两人才能感觉地到。

    寒冷、恐惧、绝望……这是风雪中某一瞬间姚三公子在越晗雪眼中看到的东西。

    她在恐惧绝望什么?害怕自己把她怎么样?不,不可能,因为自己显然没有要杀她伤害她的意思,为什么她的反应会这么大?

    姚三公子脑中突然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念头,或许那是她要送给自己的东西。

    越晗雪眼中的风雪在寂灭,本就病色苍白的脸,愈发结满冰霜。她呼出的气息里,似乎也充满了湛蓝色的细小冰砂,飘落到背后青年的断臂伤口处,凝结成洁白的冰雪。

    原本连包都止不住的血,此刻却是完全被冻干了,但青年的脸色并不是很好,深入骨髓中的寒冷令他脑袋里都快失去了意识,嘴唇干硬连颤抖都做不到,就像风雪中迎冻受冷的小草。

    最直接面临风雪的二人完全没有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姚三公子感觉着这如同实质化的冰冷气息,仿佛是最致命的杀气,绕是他一向以自己的修行天赋而自豪,此刻也不禁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看上去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子,一个据说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医仙,居然也是一个修行境界达到第三境“心动”的天才?

    姚三公子在只有他能感受到的极度冰冷中,咬了咬牙,没有把那只手从越晗雪的肩上松开,另一只手一抖,横置竹扇于身前,红色扇面上起舞的无数女子翩然飘进了寒风中,可就在这些女子刚刚点着赤足在冰雪上,就冻为了一座座冰雕,舞都还没起跳就被寒风吹成了一粒粒湛蓝色的冰砂。

    姚三公子脸色大变,立刻把手掌从女子肩上移开,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浑身大汗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在初次单纯境界的交锋中,他竟是完败。

    满头青丝上长着无数冰花的女子漠然立于寒风中看他。

    雪似飞刃风似镰,片片的坠落,在一卷寒风的带动下汇聚在越晗雪左边后背,化为一只巨大的蝶翼,扑动扑动,若非不是双翼,倒真的似翩翩起舞的蝴蝶。

    面无表情的越晗雪,不再懒散的越晗雪,满脸冰霜的越晗雪,不是救死扶伤的活菩萨,而是催人性命的女修罗。

    其实她不是懒得去生气,而是因为不能生气,为了不生气还特意养成了懒散平和的习惯。吵她睡觉她可以忍,砸她大门她可以忍,甚至在她面前当众行凶她也可以忍,可一旦有人越过她的底线,她的生气就会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后果就很严重。

    每一次怒火,都会带来一场风雪,风雪在她体内肆虐,进一步加重她的病的同时,还可能会席卷到他人。

    这件事情从来都只有李迹才知道,所以在知道这么多人跑去医庄找麻烦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她生气了,有麻烦的不是越晗雪而是那些闹事的人。

    真的是会出人命的。

    现在的越晗雪就已经打算杀人了。

    医者杀人,无情更甚冷血杀手。

    就在她抬起手,满世界的风雪即将化为冰矛刺穿姚三公子的头颅时,街道上奔来一个少年,一眼便望见了医庄门口的这一幕,在别人眼中只是正常的两人站着不动的画面,在他眼里却是凶险万分,眼看就要无法阻止这一幕,医庄内血溅三尺,他急忙大喊:“长生不老!”

    越晗雪抬起的手掌停滞在半空中,视线侧过那满脸恐惧的姚三公子,望到了不远处的少年身上。

    风雪骤散。

    那股能让姚三公子仿佛看到自己流血的雪景消失了,犹若雪后初晴,脸上冰雪代替胭脂的女子也重新变回了胭脂医仙,阳光温暖大地,背上的青年在这突然的一起一落中也彻底失去意识昏了过去,被女子甩到了地上。

    李迹急急忙忙跑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女子身体,眼中充满了焦急和担忧。

    “抱我去床上。”越晗雪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

    动作和言语都有些旖旎的气氛在内,但此刻李迹感觉不到任何这方面的东西,她会变成这个样子,说明事情的确是有些严重了。

    “还有,这个断了一只手的家伙,你等会儿给他紧急处理一下。”她在昏迷前最后说了这一句,然后就沉沉睡了过去。

    李迹脸色凝重地将她柔软却又冰冷的身躯拦腰抱起,径直往医庄里面走去,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姚三公子和躺在地上的断臂青年一眼。

    留着一群只会凑热闹看热闹的人在外面窃窃私语。

    ……

    李迹将越晗雪轻轻放在了她的床铺上,小心地为她盖上了被褥后,看着女子苍白更甚以往的脸色,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个傻娘们,干嘛要这么生气?他吃你豆腐了还是什么?”

    虽然是很平静甚至是调侃语气地说出这话,但若是越晗雪醒着,就能看出他其实一点都不平静。

    冲进来的时候,他没有去管那被砸了一个个拳印的大门,没有去理会那跪在地上的闹事祸首,更没有去看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断臂青年一眼,不以敲诈为第一优先级的目标,可不是李迹以往的作风。

    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女子,这个与他相依为命两年的女子。

    ……

    洛河医庄门口发生的大事很快就把刑事府惊动了,幕人洛溪亲自带着几十个捕役,还有几位衣衫独特极像是修行者的人,冲进了胭脂巷中,发现那姚三公子居然还未离开,傻愣愣地站在医庄的门口发呆,身后的人都不敢靠近他,连和他玩得好的狐朋狗友们也以为他此刻是中邪了,喊了好几声都没应,跟丢了魂儿似得。

    但洛溪和众衙役并没有放松警惕,几位修行者更是将自己的气息牢牢锁定在年轻公子的身上,闹市中出现伤人的修行者,这可不是小事,更何况是来自阐院的修行者。

    不过抓捕过程倒是比他们原来想象中的轻松,回过神来的年轻公子一脸落寞,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他们架着自己往刑事府而去,洛溪也松了一口气,能够避免修行者之间动手,那自然是最好的,否则波及到寻常百姓不说,还会给医庄内那名女子带来麻烦。

    留下来详细调查的洛溪随口问了几句事情的发生经过,听到越晗雪在和姚三公子在门口对峙后也莫名地昏睡过去,洛溪显然一呆,完全没有将他们随后讲述的姚三公子突然丢了魂的话听进去,眼神担忧地望着铜门大开,里面却没有一点声响传出的医庄,暗暗为那女子担忧。

    等到手下的捕役脸色古怪地催他现场还有重伤的人,他才回过神来,满脸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让人立刻送那青年去医治。

    谁料捕役们刚刚才将青年抬上担架,几个似乎是亲属的人慌慌张张地跑来,见到这一幕大惊失色,随后哀嚎哭叫,就像是人死了一样。

    当然这种级别的伤势,离死了也没多远了,洛溪好不容易才劝住他们,让他们赶紧送人去医治,否则这血止不住,伤者的性命就难保了。

    那几位亲属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随即又想到,这里可是鼎鼎大名的胭脂医仙的住处,这种几乎近于垂死的伤势,除了她洛州城里还有几人能医好?

    洛溪劝他们先找别的医师做紧急处理,他们在冷静下来之后也意识到了,胭脂医仙名气是大,但眼下不便医治,也只好另寻神医了。

    就在他们刚准备抬人走的时候,李迹从医庄内走出来了,见到有人,几个妇女立刻泪眼凄凄地围上去,满怀希望地说道:“越姑娘醒过来了吗?让她救救业儿吧,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出。”

    李迹沉默片刻,说道:“我小姑现在还在休息,没有办法救人,你们还是先抬着伤者去找别的医师吧。”

    妇人们又哭哭啼啼。

    “断臂不是小事,如果不以最快的速度处理,那就再也接不回来了,不管你们此刻有多急,她现在也帮不了你们。”李迹沉声说道。

    “我能帮你们。”一个虚弱的声音忽的在身后响起。

    李迹转身,愕然发现越晗雪靠在大厅门的门沿后,脸色苍白无血,像是涂满了白胭脂。

    他急忙走过去,扶住她,埋怨道:“你才休息了多久就下床了?”

    越晗雪看了他一眼,无力地道:“把伤者交给你,我不放心。”

    李迹:“……”

    她推开他的手,走到那被亲属们架到担架上的青年,看他由于失血已经深度昏迷的脸色,而伤口也又重新缠上了几层布条,但还是止不住那越发浓重的血红色蔓延开,她的神情很凝重,说道:“必须尽快处理,不然这只手就接不回来了。”

    青年的亲属以及洛溪在吃惊的同时,心底同时也有了几句不愧是胭脂医仙的感慨,原本过来的时候看到这种伤势,他们甚至都以为没救了,这可是被称为废人无悬念的断臂伤啊!能保住性命都算好的了,在越医仙口中既然还有把手接回来的可能?

    那青年的双亲顿时哆嗦着想要下跪,却被李迹扶住,李迹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小姑会努力救治他的。”

    几位亲属双目含泪连连点头。尤其是几位妇人,依依不舍地洒泪,不断地念着把孩子的命交给你们了,面对着这种生死间的承诺,他不得不慎之又慎,本想说你们要有点心理准备之类的话,谁料越晗雪却是强撑着连站都站不稳的身子,对他们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还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给你们。”

    那几位亲属感激的痛哭流涕,不断道谢,在他们的眼中,似乎只要这女子这样说了,就绝对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