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战国时代 > 第三章 胭脂医仙
    李迹带着一坛酒和一袋花生米,推开了医庄的门,里面已是黑灯瞎火,他习惯性地摸黑走过厅堂,走到内屋,正要点灯时,一个迷迷糊糊的女子声响起:“你回来了?”

    李迹愣了一下,说道:“我走路那么轻都被你听见了,看来你没睡。”

    轻轻点亮烛火,悄然绽放的火花将屋子里照亮,只见那张摆着厚厚医书的桌子上趴着一名女子,年方十七八左右,一身蓝白相间的的衣裙,乌黑秀发于身后扎起一束细马尾,头上绑着一条雪白色发带,额前颈侧垂挂着整齐的发丝,她的一双眉又细又长,淡如舒月白雪,唇单薄而粉嫩,双眸乌黑明亮,如同白雪中的黑珍珠,清丽绝俗,不食人间烟火。

    她的美丽让洛州城的人们称她为胭脂医仙,其中有一点就是因为她的皮肤很白,尤其是脸,是那种病态的苍白,像是涂抹了白粉胭脂一般,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此刻懵懵懂懂半睡半醒的病美人神态,更是让人怜惜无比。

    她叫越晗雪,人如其名。

    “你怎么趴在桌子上?”李迹看着这名美丽的女子,惊讶地问道。

    “我只是在打瞌睡,书还没看完。”越晗雪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既然知道书没看完,那就起来点灯继续看啊,打瞌睡不是浪费时间吗?”少年恼火地教训道,说话的语气全然不似对自己的“小姑”。

    “太麻烦了。”

    “……”

    李迹知道自己又被这个极美但却又极懒的女子打败了。

    他挥了挥手,拿了张小凳在她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把酒和花生米往桌上一放,说道:“算了,吃夜宵吧,我以为你已经睡了,所以只带了一坛。”

    “别压到我的书。”越晗雪埋怨道。

    “你自己趴在书上睡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李迹反问。

    “太困忘记了。”越晗雪不好意思地道。

    李迹叹了一口气,把那卷她看了才将近一半的帛书收了起来,空出了放酒碗的地方,拿了两个碗过来,打开酒坛子,一股浓烈的辛辣酒香顿时传出,弥漫了整间屋子。

    面色苍白的越晗雪捧起少年为她倒的满满一碗酒,直接就灌进嘴里去,咕噜噜地开始痛饮,那两碗便能抽翻一个大汉的烈酒,竟是被她像是喝水一样,几下便空了,她又端起少年已经盛满的另一碗,再咕噜噜下去又是一碗,而另一个空碗也再次被李迹倒满了,似乎他特意拿两个碗不是为了两个人,而是给她不断倒酒的。

    整整一坛的烈酒,就这样被她一刻不停地喝干了,这已经不是豪迈,而是诡异了。喝完后她还打了一个轻轻的嗝,在如此烈酒的熏蒸下,她的脸多了一丝微微的血色,不再是苍白,一双好看的眸子也微眯了起来,只是并没有几分醉意,看着面前的少年,显得媚眼朦胧。

    李迹把碗收起,顺便又替她把那卷医书拿了过来,摊开好在她面前,道:“喝完之后半个时辰再睡吧,虽然只有一坛,但也够你睡到明天中午了。”

    “你饭吃过了没,我给你留了一点在厨房里。”越晗雪微带了点关心的语气说道。

    “我等等去热热再吃。”

    他沉默片刻,才又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救了一个被诛候追杀的女子,她说她是来自楚国九歌的湘夫人。”

    “九歌……就是那个在江湖传言中,屠灭太师府李家的楚国杀手组织?”越晗雪微微一愣神,问道。

    “是啊,他们正是因此才被诛候追杀的。”

    李迹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说道:“真是讽刺。”

    ……

    京城太师府血案,是两年前一件令全天下都震惊的事。

    大周王朝权利的最高点,除了那名奉天登位的周天子之外,便是二王三公四将五司六大夫,太师就是三公之一,辅佐周天子处理政务,虽无兵权但乃文臣之首,当代太师李承光,深受周天子信任,曾权倾朝野。

    李太师膝下二子,大儿子李昌不学无术,整日流连青楼,镐京城大大小小的歌姬舞女,不管卖身不卖身的,只要看上眼他都会一掷千金,愿意的便行鱼水之欢做嘉赏,不愿意献了自己身子的,也和他做了琴棋书画的知音,可以说这位李家大公子,是京城出了名的风流郎,家中妻妾就多达十多位。

    而李家二儿子李定方,那可就和他哥完全不一样了,他从小就不喜玩鹰犬、闹青楼、风流花过的世家子弟勾当,只喜欢练武。李家为文臣之家,他却舞刀弄枪,六岁便展现习武的惊人天赋,被称为大周第一神童。

    李定方进入军中后更是进步神速,很快便成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十四岁随二王子姬朝攻打连续三年不纳朝贡,并且自立称王的楚国,在那一战里,被天下人称作剑圣的楚国国师,一剑拦江守国门,将大周三十万水军拦在江面上三天三夜,直到力竭不支,才自刎沉江而死。他十五岁的女弟子,已是当时楚国有名的美人,李定方却毫不怜香惜玉,亲手将此女手撕分尸,投入江中喂鱼,还说了一句:“女人长得再美有什么用?能吃吗?”

    一时间,这句话广为大周所流传。

    后来,李定方成为了大周最年轻的正一品大将军,被周天子授“天宝”之名,与定海将军楚离、武安将军赵广、飞龙将军秦秋并称为大周四大王将,位同七国诸侯王,后代可世袭罔替,而后他又成为王宫禁卫虎贲军右统领,二王子的贴身带刀护卫,对宫中除了姬姓王室之外的任何人,可先斩后奏。

    李家一时红极京城,登门行贿交礼者往来不绝。

    可是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这太师府却被一神秘组织屠戮灭门,上下一百四十余口人命,只有当晚恰巧不在家的太师和天宝大将军逃过一劫,其余尽数死绝。

    那个可怕的神秘组织,来自楚国,以九歌为名,组织内那九个各自以楚国的信仰神为代号的成员,皆是可以以一己之力抵挡千军的存在,似乎是为当年李定方征讨楚国,杀死楚国国师而报仇。

    所有人都是那么认为的,然而只有在那个夜晚活下来,亲身经历过那场地狱的人,才知道那不是事情的真相。

    越晗雪看着李迹的神色,说道:“今天雨很大,你的心情似乎也不怎么好。”

    李迹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好,两年过去了,他们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中,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女子低头看着帛书上那些扭扭曲曲的文字,沉默片刻,说道:“每一次你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都很不开心,我劝过你尽量不要想不要去提的。”

    少年的手指摩挲着并不平整的红木桌脚,叹道:“可我只能对你倾诉了啊,毕竟只有我们才知道,屠灭太师府一百四十余口人的,不是楚国的九歌余孽,而是那个号称维护大周王朝国威,杀死过无数背叛大周,以及其他别国修行者的诛候。”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少年的拳头忽然一下子捏得极紧,声音变冷了起来:“自然是要行动的,今天放走了那个叫做湘夫人的女子,就是我的第一步。”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你并不是这么好心肠的人。”越晗雪抬头看他,很不给面子地说道。

    少年没有否认她话里对自己的描述,淡淡说道:“没错,我帮她的确另有目的。湘君死去,湘夫人逃走,诛候一时间找不到她,便只能先将湘君的尸体送回京城去,这样一来诛候的高手在一日之内就会全部撤离洛州,但既然是在洛州附近的伊阙关发现湘君和湘夫人的踪迹,他们必定需要留下人来盘查清楚,是否有人蓄意窝藏他们,或者还有其他余孽。”

    “那个人,就是我第一个目标。”

    “你有信心?万一他是厉害的修行者呢?”越晗雪的脸色有些担忧。

    “我也是修行者啊,如果没有信心,我何必拒绝那个女人?”李迹一脸轻松地道。

    “别死了啊。”越晗雪并没有否认他话里的某个事实,神情认真地说道。

    李迹的神情也开始认真起来,说道:“放心吧。”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雨洒胭脂巷,这样的雨夜,只有两人的洛河医庄里,少年的声音即便是在这满室的烈酒香中,都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