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回档型领主 > 第五章 继续泼不要停
    夏亚发现了一个事实。

    他就像一个巫妖,而护命匣就是马桶。

    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立刻找了柄锤子朝马桶狠狠挥过去。

    只听见“咣”的一声,锤子被弹开了,马桶丝毫未损。

    很好,这个护命匣硬度足够。

    夏亚这才放心离去。

    ……

    前往地窖的途中,他看到两个仆人正抬着一具灰布掩面的尸体离开。

    “等一下。”

    仆人停下,对他躬身。

    “这是谁?”夏亚问。

    “是可怜的约翰,老爷。”

    “他怎么了?”

    夏亚揭开灰布,看到一张被泡得微微肿胀的脸。

    这个面孔……他似乎见过。

    他仔细想了想,初临这个世界时匆匆见过,这家伙应该是上一个存档里最后时刻被卡米洛杀死的倒霉仆人,自己这次回档并未复活他。

    这次没有卡米洛他们来杀他,可他照样死了。

    “他是个可怜的家伙,老爷。”仆人表情古怪,明明很悲伤,却又忍不住想笑。“他是喝凉水噎死的。”

    “啊?”夏亚愣住了。

    “是的,他喝凉水呛到了,于是拼命咳嗽,一边咳嗽一边后退,一脚踩在钉耙上,被弹起来的握把狠狠击中后脑勺,一个站不稳翻身掉进了井里……等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淹死了。”

    “……”

    夏亚无语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去。

    看来,只要是死掉没能复活的人,在回档时便会有一个哭笑不得的死法。

    ……

    他来到地窖,一进来就听到凉水泼脸,以及一个人大声抱怨的声音。

    没错,是那位费洛法师。

    夏亚对这个世界的魔法很好奇,而且带着向往。

    毕竟大小伙子的,谁不想徒手搓火球啊!打起架来就是雷霆闪电暴风骤雨,是整条街最靓的仔,比什么**丝近战拉风多了有木有啊!

    但夏亚·名字很长·拉塞尔记忆中的法师与夏亚理解的贵族职业一样,神秘、强大且稀少。

    更遗憾的是,夏亚没这个命。

    所以他对费洛就更感兴趣了。

    夏亚来到费洛面前,红发年轻人面部高高肿起,虽然已经止血了,但那张英俊的脸完全破了相。他眯着眼,看清是夏亚来到后咧着嘴笑了笑。

    “嗨,厉害的贵族。”

    啧,一上来就舔,这小子挺上道的。

    夏亚露出受用的微笑,转身拎起水桶照脸就是一泼!

    真·泼冷水。

    谁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可记着你tm是怎么对待我的!

    “我劝你老实点,费洛法师。”

    费洛被泼得找不着北,定了定神,这才接茬。

    “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前来苦砂领游玩的法师,听说这里有罗素家族的成员才特意来拜访,却没想到阁下这么粗鲁……”

    “得了吧您内,”夏亚笑了笑,这货果然做一套说一套。

    “你的空间戒指里藏着五人份的武器,还特意准备了几个法术对付亚瑟骑士长,真觉得我不知道这些吗?”

    费洛的表情陡然凝固,像是见了鬼一样。

    法师的记忆力再出色不过了,可他不记得自己拿出了武器,更不记得自己暴露给对方如此重要的信息……

    对方连他准备的法术都知道?

    费洛的大脑迅速冷静下来,过去半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

    画面倒退,退回夏亚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话说你叫费洛是吧?

    没错,是这句……

    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见费洛表情认真,眼神闪烁,夏亚就知道这家伙是个聪明人。

    法师都是加智力的,想来不会太蠢吧。他应该不会再强调自己只是一般路过,与此事无关这种鬼话了。

    果然——

    “抱歉,领主大人,我在金钱的诱惑下失去了理智,我向您献上真诚的歉意,虽然这并不能够抵消您所受到伤害的千分之一。”

    豁……

    夏亚不禁挑眉。

    这熟练的贯口,比流量小生的公关团队还强,你到底道过多少次歉了啊喂……

    “那么你呢,费洛法师,你来自哪里?”

    “我啊……”

    费洛苦笑,在夏亚身上扫了一眼。

    “我也许和您来自同一个地方?”

    王城洛斯特?

    夏亚没说出去,反问:“哪儿?”

    “王城洛斯特,阁下。也许您没有听说过我,但罗素家族的大名我可是有所耳闻。”

    “呵呵,费洛阁下说笑了,罗素家族的大名可与我无关光,而且这一枚空间戒指就足够我这种凡人仰望了……”

    “不,领主大人,就像罗素家族的大名与您无关一样,那戒指本不属于我。我只是一个卑鄙的窃贼。”费洛的目光暗淡下去,然后起了个话头。

    “故事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哗——

    夏亚又泼了他一桶水。

    费洛的话被堵了回去。

    冷水顺着脸颊流淌,费洛费力地睁开眼。

    “您这又是……”

    “怕你在施法,成了,你继续说。”

    “……”

    ……

    费洛的故事曲折动人。

    他说自己是一个没落贵族家庭的四子,与夏亚身份相当,但他的家族却没有罗素家族这么强大。

    万幸他从小被检查出法师天赋,洛斯特城的格雷泽**师收他为学徒,费洛这才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

    原本这是一个十分美好的开局,他会成为一名高贵的法师,甚至加入宫廷,成为法师团的一员,为家族带来名望和财富。

    但他偏偏有一个愚蠢的父亲。

    他的父亲不懂什么叫从长计议,一味施压,催促他从法师塔带值钱的东西回去补贴家用,同时还不断向人吹嘘自己的法师儿子多么优秀,自己的家族即将崛起之类的话题。

    终于,他被一群骗子盯上,他们设了一个局,让费洛的父亲欠下一大笔钱,他不得不连夜找到费洛,恳求他帮家族度过危机。

    万般无奈之下,趁着老师外出,费洛铤而走险,偷了法师塔值钱的东西出逃,其中就包括这枚戒指。

    “它叫【武装之戒】,能存储5副铠甲和5件武器,此外与之体积相当的金属物件也能装进去。”

    “那你的家里人呢?”夏亚问。

    “被抓起来了。”费洛神色萧索:“我没能救得了他们,甚至,甚至还害了他们。”

    夏亚若有所思。

    他将故事暂时抛到脑后,又问起卡米洛和鲨齿帮的时,费洛对答如流,毫不藏私。

    沉默片刻,夏亚微笑道:“我们合作得很愉快,费洛法师。”

    费洛的眼神亮起。

    “那我……”

    “但考虑到你的危险性,我还是得将你冷助理一段时间。”夏亚摊手。

    然后对看守耳语几句,示意他们继续泼不要停,最后转身去了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