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回档型领主 > 第三章 你屎到淋头了
    砰砰!

    “少爷!少爷!”

    熟悉的一幕再度上演,充满了强烈的既视感。

    夏亚定了定神,提起裤子推门出去。

    这次他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再踩空。

    一开门,妮可就忙不迭的迎上来:

    “少爷,管家先生让我告诉你……”

    “把手摊开。”

    “诶?”妮可愣住。

    夏亚不由分说地抓起她的手,摊开。

    少女掌心果然密密麻麻地写着几个名字。

    「卡米洛·科里昂,鲨齿帮,谢尔顿·弗里德里希……」

    “真回档了?”

    夏亚喃喃道,他回头看了眼马桶,光洁如初,门上也没有被金光洞穿的痕迹。

    心理作用下,现代文明的工艺在此刻多了些莫名的意味。

    这是个金手指。

    是个存档点。

    是个宝贝……马桶。

    “少爷?少爷?”

    妮可弱弱地挥了挥手,“管家先生让我告诉你……”

    “他让你告诉我,一个小时后,来自苦砂港的这些人会抵达男爵府,他们分别来自你手上这些名字很长的家族以及一个很可怕的帮派,对吧?”

    夏亚说完,妮可的表情先是愣住,接着变成尖叫鸡。

    “少少少少爷你怎么知道!!!”

    “我啊,当然是猜得了。”

    夏亚笑了笑,浑身舒坦,见妮可张嘴就要问出十万个为什么,他抬手一指。

    “去,刷厕所。”

    “哦哦,是!”

    单线程的小女仆立刻把惊讶抛到脑后,被万恶的统治阶级支配着钻进了厕所。

    夏亚哼着不着调的曲子,带着发现金手指的喜悦四处走走转转。

    他很清楚,一个小时后,会有一个叫卡米洛·科里昂的狗比带着一个戴空间戒指的法师和几个不入流的喽啰来会客厅搞他,他此刻一点准备都没有,但是却一点都不慌。

    这就是被剧透的好处。

    有的人看起来稳如一匹老狗,实则比老狗还稳。

    因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夏亚来到院子里,管家正在亲自浇花。

    十秒后他会发现夏亚的到来,然后躬身说“午安,男爵大人”,并询问妮可是否将消息传到。

    他说话时,旁边的木槿花会落下一片,被管家踩在脚下,嵌进泥土里。

    一分钟后,会有仆人拎着水壶来到管家身边,替他的洒水壶加满水,并说一句“马厩那边出了些问题”,接着管家会向他告辞,前往马厩忙碌。

    夏亚静静等着这一切的发生。

    十、九、八……

    十秒过去,管家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稍显惊讶地躬身。

    “午安,男爵大人。”

    夏亚笑了笑,目光落在他身侧,一片枯烂的木槿花瓣正缓缓落下。

    管家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稍稍往前走了半步,没有将它踩在脚下。

    一分钟后,一个仆人拎着水壶前来,与管家耳语几句,然后欠身离去。

    “男爵大人,马厩那边出了些问题,我要过去看看。”

    “去吧。”

    “是。”

    管家也离开。

    目送两人走远,夏亚微微颔首。

    “微小的改变不会引起世界线的变化……所以这也就不是剧情杀了。”

    他转回会客厅。

    对方虽然是一个法爷带五条狗,只要钳制了法爷就不构成威胁,但夏亚也不敢贸然出手。

    在夏亚·名字很长·拉塞尔的记忆里,法爷是神秘、高贵的存在,空间道具甚至不存在,可眼下二者都出现了。

    之前一战,明明是贴身,卡米洛一行明明只争取了不到五秒的时间,就让他给自己套上罩子硬抗亚瑟一击,接着击晕骑士长。如果双方拉开架子打,鬼知道他会不会搓个大出来,又或者从戒指里掏出什么大规模杀伤武器。

    所以,他要尽可能在自己熟知的流程上隐秘地动手脚。

    夏亚踩着地板上的纹路,脑子里回忆着卡米洛六人各自的位置。

    “好像那个红头发的一直站在这儿半步没动……对的,后来他被亚瑟逼退了半步,靠了下桌子。”

    夏亚大概确定了几个人的站位,最后站在费洛的位置上。

    正上方是黑漆漆的穹顶。

    男爵府修建完成有段年月了,地理偏僻,漂亮的玻璃花窗运费昂贵,所以会客厅的采光一直很糟糕,照明全靠蜡烛和几盏嵌了照明水晶的大灯。眼下为了节省开支,白天也不会点亮,之前与卡米洛几人的会谈就在这样略显阴暗的环境中进行,所以大门一直开着。

    夏亚挥手招来几个仆人,对他们吩咐了两句。仆人各自散去,不一会儿就搬来一只花瓶、一架梯子、一桶臭烘烘的热马粪、一捆黑布和几根绳子。

    “布置吧,小心点别把马粪洒出来,最后开窗换换气。”

    “是,男爵大人。”

    半个小时后,一切安排妥当,夏亚从会客厅外抬着头步入其中。

    身后是光,即便抬头也看不清与穹顶颜色融为一体的黑布包裹,也看不清悬在高空的绳子。

    夏亚很满意,吩咐仆人各自退散,和之前一样等着。

    既忐忑,又激动。

    ……

    半个小时后。

    “男爵大人,客人到了。”

    亚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身旁是一行六人。

    “辛苦了,亚瑟队长。”

    夏亚连对白都没有变化。

    卡米洛依旧瞪着一双三角眼,身后几人表情各自凝重且忐忑,因为紧张而动作僵硬。

    在明确他们的来意后,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先前夏亚还以为他们是被鲨齿帮胁迫着前来,现在自然清楚,这些人与当年秦殿上的秦舞阳差不了太多。

    而费洛的眼神——悲悯,好奇,平等……也都很好理解。

    首先,他是个法师,所以毫不畏惧贵族。

    然后,他自信,认为在自己的帮助下夏亚一定会死,所以那完全是看死人的眼神。

    “很抱歉,男爵大人,耽搁了这么久才来拜会。”

    卡米洛依旧嗓音低沉的开口。

    “没什么,你们这不还是来了嘛。”

    夏亚笑笑,示意他们各自落座。

    仆人端着茶水上前,亚瑟依旧紧张地横亘在夏亚与一行人之间。

    夏亚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骑兵队长放松,然后靠着桌边,打量几位客人。

    卡米洛几次想要开口,都被夏亚古怪的眼神逼了回去。

    他莫名感受了到一种压抑感。

    就好像……好像对方看穿了他们的来意……

    但这怎么可能?

    卡米洛自嘲地笑笑。

    他们花了一个月时间来调查对方,确认他只是一个斗争失败后被驱逐的普通男爵,既无能又无助,只是凭着家族的荫庇才走到今天,即便杀了也不会引来罗素家族的报复。如果对方能一眼洞悉他们的来意,又怎么会被放逐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大概只是多虑。

    定了定神,他开口道:“男爵大人,这几位都是……”

    “都是苦砂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吧?”夏亚笑笑。

    “呃……”

    卡米洛表情微滞。

    ——那不是我准备好的台词吗??

    在他的目瞪口呆中,夏亚来到谢尔顿旁边。

    “这位是管理着一百二十名码头工人的谢尔顿主管……”

    然后移步。

    “这位是苦砂港7成以上货仓的拥有者安德鲁先生……”

    “这位是煅火者协会的会长凡瑟尔先生,苦砂领所有的铁匠都由他颁发营业许可……”

    “这位是金月商会的负责人罗登·罗兰先生……”

    夏亚挨个介绍了一圈,每说出一个名字,卡米洛的脸色就难看几分。

    最后,他很自然地走到费洛身边,手搭在法师肩上。

    并没有触发法师身上的蛋壳罩子。

    “至于这位……”夏亚微微皱眉,拉长了语调。

    卡米洛突然紧张,肌肉紧绷,眼看就要站起来,但费洛向他投来一个不要紧的眼神。

    “这位倒是生面孔。”

    夏亚自言自语道。

    卡米洛轻轻舒了口气。

    这可是他们此行最大的杀手锏,千万不能出问题。

    但就在这时,他听见夏亚礼貌地问:

    “话说你叫费洛是吧?”

    ——什么!?

    一瞬间,卡米洛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寒意窜上后背!

    同一时刻,年轻的法师也略感诧异,狐疑地转头。

    “阁下是怎——”

    费洛的话被一个花瓶打断。

    是真正的“打”断。

    他失去意识前所见的最后一样事物即是不断放大的花瓶,然后——

    砰!

    费洛倒下,满脸鲜血,但这还不够,年轻的领主后退半步,好像先前那一幕与他完全无关,接着抬起右手,重重挥下。

    潜伏在二层的仆人接到信号,拽断顶上的绳子。

    哗的一声,冒着热气的马粪从天而降,重重砸在费洛脸上。

    马粪拍脸,臭气熏天,法师没哼一声就直接晕了过去。

    事出突然,卡米洛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费洛就已经不省人事,他一激动,居然暴喝一声“动手”便拍案而起,然而还没完全起身就被亚瑟抓着脖子掼在了地上。

    骑兵队长的懵逼不比其他人少多少,但身为骑士,领主的意志就是他的意志,眼下夏亚动手,他自然不能干看着,立即掀翻桌子,挥着带鞘的佩剑在几息内解决了战斗。

    没了费洛,这群人的战力根本不够看。亚瑟也知道分寸,在搞清楚事情前没有见血。

    当然,费洛就……

    这个和他无关,那是领主亲手干的。

    会客厅的骚乱扩散开,外面的护卫和两边的仆人迅速围上来,管家也急匆匆赶来。整个会客厅充斥着马粪和鲜血的气味,夹杂着倒地几人的痛苦呻-吟,气氛一度十分古怪。

    “男爵大人,这是……”

    “一点点小麻烦,管家先生。”

    夏亚擦了擦手,将手帕扔在费洛脸上。

    “除了这个红头发……唔,你们可能看不清他是红头发。总之手帕盖住的这家伙,把他剥干净关在地窖里,吊起来,每半个小时泼一桶凉水。除此以外其他人关在牢里,没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

    “是,大人。”

    管家说完,才略微诧异地看向亚瑟。

    骑兵队长耸耸肩,但他隐隐意识到,卡米洛当时喊了句“动手”,他们显然暗地里谋划着什么,被男爵识破了。

    可他是怎么识破的?

    算了,这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