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黑风山 > 第四十一章 寨主,我给你送礼了
    “寨主,大喜啊。”

    赵羽离开云成县,与被他派遣出去的典韦汇合。

    结果,刚一见面,典韦就一脸憨厚笑容地朝他报喜。

    “大喜?你有什么大喜?是替天行道,灭了什么恶霸?”赵羽笑道,从残月峡谷附近的山神庙回来之后,赵羽到云成县查探消息,典韦则到各个村落,直接从各个乡民手里购买粮食。

    然后购买粮食,深入乡间的,能让典韦大喜的,估计就是听闻什么横行乡里的恶霸,然后一戟杀了恶霸。

    这种事情,典韦在汉朝的时候,就这么干过了,现在到了这块残梦大陆的,再做一回也理所当然。

    “不是,是寨主你的大喜,我乡间购买粮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昏迷的人,寨主你一定喜欢。”典韦兴奋道。

    “我一定喜欢,谁啊?”赵羽问道。

    “寨主你看后面担架上。”典韦憨憨笑道。

    “后面?”赵羽一脸疑惑地看去,见着担架上躺着一个身形瘦削的黑衣女子,一头黑发遮面,还带着淡淡血污,赵羽也看不清容颜,只是见着这身似曾相识的打扮,表情不禁古怪起来,起身走向黑衣女子,伸手分开黑发,发现果真是不久前在破庙中遇见的女子。

    “你从哪儿找到她的?还有她这情况是怎么回事?”赵羽问道。

    “这是在西岭乡那边的稻田上捡来的,当时的村民们还吓了一大跳,我好奇的走过去,发现就是这女子,我心想这应该就是老天爷赐给寨主你的天赐良缘,所以我就把她带过来的。寨主,直接带上山,晚上就洞房吧。”典韦道。

    “我不过说说,你却真当真,还有这洞房的,你要强抢民女啊。”赵羽没好气地训斥道,“这种说法,听听就好,如果你真做了,休怪我家法处置。”

    “是。”典韦一个孔武有力的黑大汉听着赵羽的命令,却吓得缩起了脖子,模样甚是滑稽可笑。

    赵羽也不理他,伸手在女子经脉上一把,他虽然不是大夫,但练武的,对人体多少有点了解,感应一番,只感觉这女子浑身经络混乱,像是丝毫没有修为,又像是受了重伤。

    皱着眉头,在这个时间点忽然受了重伤,又出现在残月峡谷不远的地方,要说和那批货没有关系,赵羽说什么都不信,伸手在女子身上摸了摸。

    典韦见状,暗暗撇嘴,心道,寨主让我不要当真,那你这直接上手是干什么?不更加无耻?这种事情,怎么能趁人之危,怎么说也要等人清醒。

    赵羽在女子身上一番摸索,最后摸出了一块写着“神卫司”的金色令牌,一个印刻着漫天云霞的木盒,还有一面古怪的铜镜和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赵羽打开盒子,刚露了个小口子,顿时间,一股强烈的药香味扑鼻而来,赵羽只觉身体没来由的轻了几分,心中暗喜,绝对是个宝物,轻轻推开盒盖,一根如鲜血般红艳的人参映入眼帘,见着几乎成了人形的人参,赵羽心中暗暗惊叹,他不是鉴宝方面的专家,只是老话说的,这快成人形的人参,都是千年以上的。

    重新将盒子盖上,赵羽看着女子的神情越发复杂起来,能从云溪商行当中带走一件东西,是好运逆天,还是实力逆天。

    如果说实力逆天,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玉罗刹?

    可没听说过玉罗刹隶属什么组织啊,神卫司,又是什么东西?

    赵羽苦思不得解,又自嘲的笑了笑,就算是玉罗刹真的隶属什么神卫司,也不是自己这个连上庸城都没有打出去的人,所能知道的。

    不过抢了云溪商行的东西,看来是同行,起码不用担心是什么官府的人。

    “找人给她诊断过没有?”赵羽问道。

    “还没有,要赶着和寨主汇合嘛。”典韦道。

    “那算了,找辆马车来运送她回山寨,再让山寨的大夫治疗吧。”赵羽起身道。

    “寨主带她回山寨治疗,找个客房住啊?”典韦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替天行道,看见有人有伤,便救,至于住,就住我隔壁吧。”赵羽道。

    “哦。”典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道,这都带回山寨了,还不是当压寨夫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你就是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嘛!

    亏得,赵羽此刻不知道典韦心中所想,否则他定然一脚踹过去。

    虽然,说的是真的,如果不是赵羽一见钟脸的话,他虽然会有些怜悯之心,但是基本上也就是随便治疗一下,哪里会安排在自己隔壁?

    说白了,看人家姑娘长得好看,心里喜欢呗!

    但是当小弟的,想这么多干什么?老大的**,是你能乱想吐槽的?

    一行人回了山寨,赵羽请来山寨的大夫,给女子做了详细的诊断。

    “寨主,这姑娘像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感觉身体经脉乱得不行,而且双腿的经脉彻底堵塞,似乎是废了。”大夫小心道。

    “你说什么?双腿经脉堵塞,废了?”赵羽惊讶道,看着床上如天仙般的女子,一想到从今以后她便无法行走,心中就阵阵惋惜,佳人纵绝世,难逃残缺命?

    “多半是的,似乎遭受了很强的攻击。”大夫道。

    “那还能不能保住一条命?”赵羽道。

    “这个倒是容易,这姑娘也是命硬,只要喝下几服药,温养心脉,保命无虞。”大夫道。

    “好,你先下去吧。”赵羽挥了挥手道。

    大夫领命下去,屋子里也就只剩下赵羽和女子两个人,赵羽看着阳光下,女子苍白的容颜,熟睡中的她没了那一夜的清冷,反而让人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或许也是老天爷都见不得有这么美的人出现,所以才故意让她有所残缺。

    赵羽忽然一声哂笑,自己是怎么了,也不是没谈过恋爱,而且算上这次也只不过见过两次,说过一句话,怎么就有种非她不可的冲动。

    难道自己是这么纯情的一个人?

    还会像那些青春荷尔蒙旺盛的小男生一样一见钟情?

    亦或是,身体只有二十岁,所以身体不受灵魂压制?

    赵羽一下子,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直到耳边一声轻响传来,见着旁边女子修长睫毛微微颤动,似是即将醒来。